当前位置: 首页
第304章
作者:酱吵吵  |  字数:750873   |  更新时间:2020-11-26

木子默被折磨了大半个小时,比起以往他的折腾,时间其实不算长,但是却是最绝望的一次。

他居然在这样的场地,完全没有在乎门外一波又一波的敲门声,就这样弓-虽了她。

直到他解开她手上的皮-带,她才无力的靠着墙蹲下,紧紧的抱着自己。

顾萧看着有些心疼,整理好衣服,便扯了些纸巾帮她擦拭身体。

他拉起她,帮她整理衣服,她狠狠地给了他一耳光。

他被打偏了头,却只是用舌头抵了抵脸颊,又继续给她整理衣服。

这个世界只有她敢打他,而他却拿她没有任何办法,不知道她会不会有一天能意识到这一点,重新回到他身边。

他帮她整理完,他才掏出支烟点燃,吸了一口道:“你要告我便去告,可以现在报警然后去医院取证,我不会拦着,也不会做什么手脚,更不会否认,我会接受法律的制裁。等三胞胎长大了,懂事了,他们会知道他们坐牢的父亲,是因为弓虽行和他们的母亲做-a才被关了起来。”

木子默不敢置信的抬头看着他完全没有悔意的脸庞,他是在逼她,这样的丑闻,她怎么可能让孩子们知道,所以他是吃准了她不能把他怎么样,所以才敢这么肆无忌惮的!

木子默紧紧的咬着牙关,心里一片荒芜,她想逃离这里,他却拦着她不让她走。

待他一根烟抽完,门外响起了有规律的三声敲门声,顾萧才打开门。

木子默看见门外的冷修将什么东西递到了他手里,就转身离开了。

顾萧将门关上,把手中的药丸递给她:“吃了。”

木子默不知道是什么,犹豫着没有去接。

顾萧脸上没有什么表情,只是淡淡道:“你还想再多个孩子像三胞胎那样,从小生活在单亲家庭里?”

木子默这才知道那是事后药,她的心一下坠到了深渊。

他居然让她吃这种药,原来他只是纯粹的把这次当作了发泄而已,他是真的被她“勾-引”来的。

那他为什么还要说什么让她回他身边的话?只是耍着她玩而已吗?

她努力的控制着自己的情绪,不想让自己在他面前输得一败涂地,接过药丸,干涩的吞了下去:“我现在可以走了吗?”

顾萧淡淡的扫了她一眼:“以后再穿成这样,见一次,我弓-虽一次。”

木子默没有再理他,绕过他,打开门离开。

她刚迈出一只脚,他的声音再次响起:“你也可以寻死觅活,我会给三胞胎找个后妈或者找好几个后妈,叶薇薇从来不在我的考虑范围之内。”

木子默紧紧的抿着唇,没再开口说话,直接离开了。

木子默回到大厅,一眼就看到叶笑笑挂着一脸意味不明的笑意看着她,她停了脚步,才注意到大厅里的人都有意无意的向她看过来,有的还看着她在交头接耳的说些什么。

她艰难的吞咽了一下喉咙,捏紧拳头想去找程靖远。

她刚走出去几步,程靖远就着急的小跑到她跟前,拉着她就往门口走:“今天也聊的差不多了,我们先回去吧。”

木子默点了点头,以为他有什么急事,跟着他刚走出去几步,突然一个人影冲了过来,她还没有反应过来,对方就抬手往她脸上扇,被身旁的程靖远给及时拦住了。

程靖远怒道:“你做什么?”

杨梓欣一脸愤恨道:“木子默,别仗着自己有几分姿色,就到处勾搭男人,顾总已经不要你了,别再去勾-引他。”

木子默还未开口,程靖远在旁怒道:“你算什么东西?跟在他身边就当自己是个人物了?”

杨梓欣根本不认识程靖远,气势上不甘示弱道:“你也是个男人,自己的女人跟别的男人在洗手间做那种事情,你也无所谓吗?”

程靖远咬着牙道:“你有本事就去管好自己的男人,我只知道木子默不会是自愿的就行了!”

木子默全身瞬间冰冷,她终于知道别人刚刚对着她指指点点是在说什么了。

顾萧今晚作为场上最受关注的人,自然到哪里都被盯着,他们在洗手间这么长时间,明眼人早就知道他们在里面做什么了。

而让她更没有想到,有人会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赤-裸-裸的揭穿。

她突然有些无地自容,想迅速逃离这里,可是对面的女人依然不依不饶。

“你不要被她的外表给蒙骗了,她就是个朝三暮四的女人,我听说她和顾总在一起的时候,就已经不安分了,和别人去开房,还被拍了,顾总和她分手,连分手费都不给,他那么大方的男人,如果不是真的被气到了,怎么会舍不得那点分手费?而且连三胞胎都不要,谁知道那三个孩子是谁的种?”

木子默原本心里很不堪,她刚刚被那个男人给弓虽了,现在还闹得人尽皆知,她很是窘迫。

就算听到对面的女人诋毁她,她也忍了,可是听到她说三胞胎,她就开始火大了。

程靖远还在旁和那个女人口舌,被木子默给拦住了。

木子默紧紧的盯着杨梓欣:“你说谁是谁的种?我的三个孩子惹你了?以为傍上顾萧,就可以平步青云了?就可以嫁入豪门了?我今天就放话在这里,只要他敢取你,我就不会让三个孩子姓顾!”

杨梓欣被她看得有些不自在,挺了挺月凶脯道:“顾总已经不要你了,你还真把自己当回事!”

木子默冷笑了两声:“他不要我怎么了?我又不是没有他就活不下去!我不像你,靠着男人而活!”

杨梓欣有些气结,指着木子默,气道:“你…我怎么靠着男人而活了,我是顾总女朋友,他对我好也是应该的。倒是你,整天勾三搭四的,和纪闵文开房,被顾总知道,顾总已经很给你面子了,只是对付了纪闵文,想不到你还是不知收敛,在A国被人搞大了肚子,又回来找顾总,你真是太不要脸了!”

和纪闵文开房?是指纪闵文和周楚楚对付她的那次?那个事情明明不是这样的,就算要诋毁她,也应该是说她被人弓虽了,怎么会说她和纪闵文开房呢?

难道是觉得她被弓虽了不如说是她主动的更能显示出她的劣行?不过,这个事情,当时顾萧压得很死,她是怎么知道的?

她想到刚刚叶笑笑那个意味不明的笑意,转头看向她,见她果然一副幸灾乐祸的样子,抱月凶在旁看热闹,她眯了眯眼,转头对着杨梓欣道:“我没做过的事情,你污蔑我也没有用,我和顾萧已经分开了,不会成为你的障碍,自始至终,不论你和他,还是我和他,唯一的障碍只有叶二小姐而已。”

她说着,仔细看了看杨梓欣,脸上挂起一抹嘲讽的笑:“不说不觉得,说起来,你和叶二小姐倒还有些相似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