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296章
作者:酱吵吵  |  字数:750873   |  更新时间:2020-11-26

木子默艰难的吞咽了一下喉咙:“所以你还是会选择救她是吧?可是顾萧,眼睁睁看着自己心爱的人去救自己的仇人,那种绝望的痛苦你能体会到吗?我不怪你会去救别人,如果有那种情况发生,请你在我死后再去救人,不要再让我看到那样的场景了!”

顾萧没有说话,紧紧的扣着她的腰,害怕一松手,她就不属于他了,虽然她已经不属于他了!

忽的,顾萧将她转了过来,激动道:“你是爱我的对不对?你说我是你心爱的人!”

木子默一愣,她虽然一直在提醒自己他失忆的事情,不要说错话,可是刚刚她说的话的确有些忽略了他失忆这件事。

她撇开脸:“不是,我只是想到了我前夫。”

顾萧并没有生气,反而很开心,扣住她的脑袋就吻了下来。

这次木子默有挣扎,可是被他困的太紧,挣扎根本没用。

吻了一会,他又将她按进怀里,紧紧的抱着,一秒都不想松开她。

木子默声音有些闷:“顾萧,为什么不能给自己一个重新开始的机会,为什么还要来打扰我的生活?”

顾萧低头吻在她的发上:“上天注定了这辈子你都要和我牵扯不清,就给我个机会照顾你和孩子好不好?我发誓你担心的那些事情都不会发生,以后我只对你一个人好,其他人我都不在乎,包括叶笑笑!你不想,我以后都不会再见她了。”

木子默在他怀里,愣怔的看着远方的天空,仿佛看到了那场大火,良久她才低声道:“不是我不想给你机会,是我做不到,对不起。”

顾萧心脏剧烈的抽痛着,他到底伤了她多深,让她根本无法再接受他了。

他叹了口气,禁锢着她不让她挣扎开,声音透着淡淡的忧伤:“是因为你前夫把你伤得太深,让你无法再接受新的感情吗?”

木子默抬头看着他,已经伤到了极致,真的无法当作什么都没发生过,她暂时无法接受别的男人,但是也无法和他重新开始!

木子默从他怀里退了出来:“我不想再谈感情的事情了。”

“好,我们不谈了,我订了宝宝的百日照,满月照我们没有和宝宝一起,百日照一起照个全家福怎么样?”

木子默点了点头,顾萧见她答应了,又将她重新揽入怀里,目光看向远方,声音中透着几分甜蜜的幸福感:“到时候我抱两个你抱一个,三个孩子,还真是挺头疼的!”

木子默脑袋里幻想着他高大的身躯一左一右抱着两个小宝宝的画面,脸上露出一丝淡淡的笑意。

这一天,他们在公园呆到午饭时间才回去,吃完午饭,木子默上楼午休,顾萧在楼下拿着手机,搜索各种哄老婆的方法,又给唐辰煜打了个电话,问问他的经验,被唐辰煜嘲笑了一番,不过也把他自己的经验告诉了顾萧。

顾萧看着手机上的内容有些头疼,这些手段中,除了送礼物之类的糖衣炮弹之外,就是投票率最高使用率最多最有效的按在床1上做一次,一次不行就两次,做1到她求1饶为止。

礼物他一直都有送,但是其他的,他就做不了。

不要说木子默刚生完孩子,身体上他担心她恢复不好,就算没有生完孩子,他也不敢再强1她了,他现在连她发呆他都害怕,就怕她发着呆又把自己给绕进去,胡思乱想导致抑郁症复发。

他来到房间,看到木子默熟睡的脸,脑袋里都是曾经那些绮丽的画面。

他拿出手机,调出他把他困在别墅最后几天的录像,那三天,除了喂她吃东西,他一刻都没有离1开过她的身-体,就算再累,他也是趴-在她-身1上睡一会 。

他那个时候恨不得把自己做废1掉,恨不得就这样一直做得她昏迷,让她永远属于他。

可是那个时候,他并没有觉得很快乐,或许身体上是满足的,心里却是绝望的,她终将离他而去。

他就是想让她怀孕,来争取一次机会,但是她走了之后,就去买了避孕药,她连个孩子都不愿意给他。

让她怀孕的那个夜晚,他喝得很醉,其实根本就记不清了,他只觉得像做了场梦,梦到了什么其实根本就记不清了,只知道梦醒了之后,身心说不出的舒畅。

他在洗手间看着录像自己解决了一次,上床抱住她,木子默睡得有些迷糊,往他怀里蹭了蹭,软糯的声音低喃碎语:“老公。”

几乎是一瞬间,顾萧有些控制不住眼底的热泪,他不敢动,怕吵醒她,僵着身子想听她会说些什么,但是她吧唧了下小嘴,便没了声音。

顾萧的心底泛起一抹苦涩,他发誓,其实也不需要发誓,他从来就没有放弃过,他一定要再追回她,不管她还爱不爱他,他一定要让她回到他身边。

一连过了三天,微博上的热搜都被顾氏总裁豪掷20亿买下A国最贵豪宅的新闻占据着。

新闻之所以占据了这么多天的热搜,是因为顾萧在买下豪宅后的第二天,被记者堵在公司门口。

与以往顾萧不理睬不回应的方式不同,他这次难得的给予了回应,而且更少见的嘴角含笑的对着镜头道:“这座别墅买来是为了方便我太太在A国完成学业的,希望她会喜欢!”

木子默看到新闻的时候,心里其实比较平静,好像这个事情是发生在别人身上,跟她没有任何关系。

她知道自己生下那三个孩子开始,就跟他有了无法了断的关系,但是那也只是限于孩子,他于她,已经是过去了,始终是回不去了。

过了两日,顾萧又带她出席了一场拍卖会,又以两个亿拍下了一顶欧洲某世纪顶级设计师设计的皇冠,还在媒体面前,亲手给她戴在了发上。

世人都满怀羡慕的见证了他对她的宠爱,可是只有她面似乖巧的低头让他为她戴上皇冠,心里除了苦涩,已经没有多余的感觉了。

外人都只知道木子默离开了半年,也都看到她离开前回来后,他对她不变的情意,却并不知道两个人已经闹到了无法挽回的地步,更不知道顾萧已经失忆忘记了她。

当晚,木子默坐在梳妆台前,将头上的皇冠取下,也摘下了人前两人恩爱的那副面孔,换上了那副冰冷的模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