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303章
作者:酱吵吵  |  字数:750873   |  更新时间:2020-11-26

他手里夹着根烟,对过来攀谈的人一律不理,一双眼睛紧紧的锁着大厅里的那道红色身影。

木子默今天美得让他根本抵抗不住,为了出席这个场合,她显然精心打扮过了。脸上的疤痕被她化成了一朵罂粟花,妆容少了平日里的清丽,反而成熟妩媚,再加上一身性感的深V红裙,显得妖娆多姿,是他平时没有见过的木子默。

尤其她刚生完孩子不久,身材比之前圆润一些,月凶也大了不少,穿成这样,更是吸引了很多男人的目光。

他看着那些男人的眼睛在她身上游移,心口被一股怒气堵着,难以发泄,只能一根烟接着一根烟的抽。

不知道过了多久,木子默终于和程靖远低头耳语了几句,就往洗手间的方向走去,他才灭了烟跟了过去。

这里是个独栋,所以洗手间不分男女,木子默洗完手,拉开门出来,一头撞在了男人身上,她还没来得及反应,就被男人给迅速推回了洗手间。

顾萧转身将她压在门上,一只手控制住她的双手,低头就吻住了她。

木子默挣脱不开,狠狠的咬-在他的舌-头上,他才退了出来,垂眸看着她:“穿成这样出来,不就是想勾-引男人吗?”

木子默怒急,真想一巴掌拍死他,但是手被他控制着,身子被他压制着,根本使不上力气,她气道:“我穿什么衣服碍着你了,还是勾引-你了?”

顾萧低头看着她露-出一半的月凶口:“这里的女人,都在使劲方法勾-引我,你难道不是?”

“你哪只眼睛看到我想要勾-引你了?我躲你还来不及,怎么会勾-引你!”

顾萧眼里腾起一股怒意,也不顾她的感受,另一只扶在她腰间的手从她礼服伸了进去,轻轻拨弄了两下,那两个白-球就暴-露在了空气中。

他将r-贴撕下,脸上的表情有些漫不经心:“我知道你看不上我,但是今天晚上一半的男人都被你给吸引了,我也不例外。”

他想了多久了,一直在顾虑她的感受,他不敢弓虽-迫-她,可是,现在她已经恨急了他,他也不在乎她再多恨一些了。

他今晚被她的穿着打扮刺-激的不行,她脸上的罂粟花有毒,他就是中了她的毒,从此一生无解。

木子默感受到前所未有的耻-辱,用力挣扎起来:“混-蛋,你放开我,被我吸-引的男人多得是,难道我就要被他们碰?”

顾萧根本就没有办法控制自己了,嫌她挣扎的麻烦,干脆直接抽-出皮带,将她的双-手绑了起来,固定在身-后。

他今晚不打算忍了,他一定要得到她:“你最好乖乖听话,否则疼的是你,我还是会爽。”

木子默完全不相信他会真的这样对她,还是在不停的挣扎:“混蛋,你敢弓-虽女1干-我试试?”

顾萧完全不理她,只是埋-头在她月凶1前,吸-取着那里的甘-甜,直到心满意足,他的双-手才辗转向下。

忽的,他眼中竟是怒火:“木子默,你居然敢不穿内1衣库,程靖远满足不了你吗?让你这样就出来!”

木子默已经快要失去理智了,闻言却是愣了一下,这种礼服肯定不能穿正常内1裤的,她以前也穿过这种,他难道不知道?

不过也只是几秒,她就抬脚踢他,又被他压制住:“滚,你这个混-蛋,你发1-情了,直接去找你的女朋友,你这样对我做什么?。”

顾萧直接将她翻-转了过来,掀-起了她的裙-子,在看到那条丁-字的布料时,才似乎明白了过来:“我的小女友,哪有你有引1诱力?”

木子默心里腾起一股绝望:“你敢这样对我,我绝对不会再原谅你了。”

顾萧将她抵在墙上:“那我不这样做,你回我身边,嗯?”

木子默紧紧的咬着唇,没有说话。

顾萧冷哼了一声,直接扒-掉了她那层没有什么布-料的布-料。

木子默挣扎的更剧-烈了:“混-蛋,你放开我,你敢弓虽女1干1我,我一定会去告你的,到时候你就名誉扫地,身败名裂!”

顾萧直接解-开裤1子上的扣子,-释放了身上的那处月中1月长,抵在她身上:“你觉得我现在没有名誉扫地?现在外面还不知道怎么笑话我呢?一个给我生了三个孩子的女人,还要穿成这样抛头露面出来找工作,是因为我给的分手费不够,还是我没有给你抚养费,导致你要出来挣钱养孩子?”

木子默从来没有想过这些,他给了她很大一比分手费,有多少个0她根本就没有数,她心高气傲,不想让人觉得她是为了他的钱和他在一起的,所以根本就没有在意那个分手费。

孩子们1个月的抚养费,也足够他们生活好多年,只是她不想用而已。

她只是想靠自己的力量去养孩子,可是却从未想过她这样,会让外界如何来猜想顾萧,会给他造成什么样的困扰!

不说那些认识顾萧的人,那些上流社会就算不认识他,也听说过他们的事情,更何况这样八卦丛生的娱乐圈。

一旦外界对他的评价不好,就会误导那些根本不知道他们之间真实情况的网友,很可能给他的竞争对手有可乘之机。

轻点的可能只是让他名誉扫地,严重点的可能会丢失很多大的项目,股票下跌。

她怎么之前从来没有想过这些问题?她一时有些愣怔,也忘记了反抗。

她愣神的这个时间,顾萧已经得手了。

“太久没弄,都忘记我的尺-寸了,这么难-进,嗯?”

木子默这才反应过来,觉得他这句话说的有些问题,他明明失忆了,失忆后他们也只有过一次而已,但是他的意思好像他们做-过很多次了。

不过此刻她根本没有心思去纠结他有没有恢复记忆这件事,他又一次刷新了她的耻-辱感,他真的弓-虽-女1干-了她。

哪怕上次他胃出血在医院,他弓虽按-着她进去了,但是她也没有像此刻这样觉得羞耻。

她咬着牙,努力的忍住不让泪水流下来,恨恨道:“q-兽,我会告你,我一定会告你!”

顾萧完全没有在意她的话,他只觉得身体不憋了,气也顺了,月凶口也不堵了。

身心都顺畅了的男人,不仅完全没有顾虑她的感受,反而在最后的时候,紧紧的贴在她的身上:“你要告我,我给你些证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