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286章
作者:酱吵吵  |  字数:750873   |  更新时间:2020-11-26

木子默想想也没有拒绝,毕竟他说的也有道理,张婶照顾她,她自己也更放心一些。

而且周小雨工作也很忙,她也不想老是麻烦他,毕竟这是顾萧的孩子,他做这些她也受得住。

周小雨原本和温依依打算今年结婚的,但是因为木心愿这个事情,周小雨不想在这个时候结婚,就往后推了一年。

温家就希望温玉琛和陈若琳先把婚礼给办了,可是一向不反对两人的陈父陈母却不同意,说木心愿也为陈若琳付出过很多,让陈若琳至少守丧一年。

其实大家都觉得没那个必要,但是陈若琳愿意守丧,温玉琛也只能接受。

这天,周小雨陪木子默去产检,做完所有检查,去医生办公室看报告。

这个女医生是顾萧亲自安排的,木子默知道他也想知道孩子的情况,也没有矫情的反对,毕竟他安排的医生肯定是最好的。

女医生看着报告,笑了起来:“恭喜顾太太…”

她刚开口,木子默就打断了:“不好意思,我不是顾太太,我姓木。”

女医生的笑在脸上僵了几秒,才继续道:“不好意思木女士,非常恭喜您,您一胎得仨。”

木子默愣了愣:“之前在日本检查,说是双胞胎的,你确定是三胞胎吗?”

女医生点了点头:“我很确定,您之前检查的时候可能月份太小,不是很明显,现在四个月了,B超可以很清楚的看到三个胚胎,都很健康,不过你这样的多胞妊娠,要比一胞的辛苦很多,还有很多需要注意的,你如果有哪里感觉不舒服,要及时就医。”

她说着,递给木子默一个名片:“这是我的联系方式,您有任何问题,都可以打电话咨询我。”

木子默接过名片,脸上难得露出兴奋的笑容:“好的,谢谢你。”

女医生又给木子默说了一些需要注意的事项,将这些注意的事项都打印出来拿给她,又再三叮嘱她要好好休息,注意补充营养之类的,才放她走。

木子默拿着报告,刚一出门,就兴奋的喊道:“周小雨,周小雨,我有三个宝宝哎,不是两个,是三个,你一下多了三个小外甥了,哈哈哈。”

这边妇产科,不让男士进去,他等在走廊上,听到木子默的声音,更是兴奋:“真的吗?医生查清楚了?那有没有什么要注意的?是不是要卧床休息?”

木子默睨了他一眼:“我没有那么娇弱,这是医生说的要注意的事项,已经打印出来了。”

周小雨拿过看了看,又拿出手机拍了下来:“我得先存个档,万一你给弄丢了就麻烦了。”

“哪有那个万一,就算弄丢了再找医生要一份就好了,不过你存个档也好,以后依依用得着,哈哈哈。”

周小雨也是很久没有见她这么开心了,看她现在这样,也很替她开心。

如果不是这几个孩子的到来,她现在不知道会是个什么状态,可能精神早就奔溃了。

顾萧一直躲在办公室医生后面的屏风后,他透过屏风,看到木子默脸上难得的笑容,心里像融化了一般。

但是看到她第一时间和周小雨分享这个喜讯,他心底又腾起一抹苦涩,他在她心中,真的那么的可有可无,或许,根本没有这个“有”,只有那个“无”。

他准备开车回S市,接到了G城半山豪苑物业的电话,物业告诉他前段时间,他那套房子楼上的住户出门忘记关水龙头,家里被淹了,怕影响到他的房子,所以希望他过去看看。

如果不是这个物业给他打电话,他都忘了那处他还有套房产,想着反正自己也在G城,就自己去看一下吧,省的让家里的佣人过去,不一定能说清楚事情。

多年后,他真的很庆幸那个时候的这个决定。

那个房子装的是指纹密码锁,他按了指纹就进去了。

进去后,整个人立马呼吸困难起来。

不是因为长久不透气而难闻气味,让他呼吸困难。

也不是因为房子遭了水的浸透而难看的窒息,相反,楼上的水并没有影响到他的房子。

他只是被房间里的摆设震撼的有些想要窒息,他终于明白了木子默为什么会那么讨厌他,为什么会当他如敌人一样。

他也终于明白了为什么木子默对他有那么大的吸引力,为什么明明只是见过几次,他却对她如此执着!

可是为什么他会忘了她,为什么所有人都不告诉他,她那个离过婚的丈夫,其实是他?为什么所有人都瞒着他?他是做了怎样对不起她的事情,才让她如此讨厌他?

不,不是讨厌,她是恨,他一直以为的讨厌,其实是恨。

漫天而来的痛苦压得他喘不过气来,他痛苦的捂着头跪在了地上。

他忘了她,他怎么会忘了她?所以他一直以来的头痛,其实是因为忘了她而造成的?

他到底经历了什么导致她如此恨他,而他又怎么会选择了忘记她?

他疼的五脏六腑没有一处完整,却坚持着没有拿出止痛药。

他一定要求一个真相,他不能就这样忘了她,她是他的,一直都是,他不允许自己没有她。

他起身,拿起桌上的一本婚纱照,快速的离开了。

他刚发动车子,又有些害怕了,他不知道那些记忆究竟有多痛苦,他怕她真的做了让她无法原谅的事情,他如果真的记起那些回忆,会不会真的就一点机会都没有了?

他隐约想起那天在山崖上,她哭喊着说他不去救木心愿,又说他连她都不愿意救,他当时不明白什么意思,想问她,后来又因为她怀孕的事情,把这个事情给忘了。

现在想来,他是不是真的做过对她见死不救的事情,导致了她无法原谅他?

他不敢去问她了,头埋在方向盘上想了好一会,才拿出手机给高峰打了个电话。

高峰半年前自己申请调去了东南亚市场,他觉得肯定和这个事情有关。

“总裁,这个季度的财务报告已经发您邮箱了,是有什么问题吗?”

顾萧声音沙哑:“你为什么当初非要调走?是跟木子默有关系吗?”

高峰没有想到他会问这个事情,沉默着没有说话。

顾萧怒吼道:“你们都知道木子默和我的关系,都一起瞒着我是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