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295章
作者:酱吵吵  |  字数:750873   |  更新时间:2020-11-26

要问她真的能接受顾萧重新找个女人吗?她现在的回答是否定的,但是不代表以后不能接受!

就算他现在就找,她也会强迫自己去接受,毕竟他们已经不可能了,又何必耽误他?

木子默打完电话回到房间,顾萧正侧躺在床上,一只手支着脑袋,一只手在小宝宝的脸蛋上逗弄着。

木子默走到婴儿床旁,里面的两个小宝宝正在一个劲的吐泡泡。

木子默抽过纸巾,帮小宝宝们擦掉口水,无语道:“你可以把三个宝宝都抱到你跟前嘛,非要把他们俩留在这里吗?”

顾萧淡淡的“嗯”了一声:“男孩子就应该独立一些。”

木子默有些火大:“他们才两个月好不好?怎么独立啊?”

顾萧赶紧起身,将孩子抱到床上:“好了,不要生气,等会你挤完奶,我带你和孩子去公园转转吧,小朋友们也需要多去户外活动,你整天闷在家里也不好。”

一家五口到了公园,霸气的三胞胎婴儿车就立刻引来了众人的好奇。

年长一些的大妈虽然不认识顾萧和木子默,却也会热情的上前聊上两句,话语里不免充满了羡慕之情,直夸两口子好福气之类的。

年轻些的小情侣有些认出顾萧的,就开始拿出手机拍照,顾萧没有阻止拍照,却让保镖过去解释了一遍,希望不要影响到一家三口的出游。

顾萧推着婴儿车到了一处草地,保镖将带过来的野餐垫拿出来垫好,又拿出一条厚厚的毛毯垫在野餐垫上,将带过来的小零食和水果放好就去一旁远远的守着。

这个时候的G城,已经退去了寒气,也还没有真正热起来,阳光温暖和煦,阵阵的清风徐来,舒服的有些昏昏欲睡。

小宝宝们睡在婴儿车里,木子默弓腿躺在毛毯上,微微闭上眼睛养神。

突然眼前投下一片阴影,她刚睁开眼睛,唇上覆上一丝凉意。

顾萧唇贴着她的唇,低声道:“那边有记者。”

木子默刚想说就算有记者,也不用表现的如此亲密,她刚张嘴,给了男人趁虚而入的机会。

木子默手撑在他胸前,想将他推开,但是又不敢太用力,怕动作太大引起记者的怀疑。

顾萧吻了好一会才放开她,木子默直接坐起来观察了下周围,却并没有看到什么记者。

“哪里有记者?”

顾萧淡淡道:“走了。”

木子默有些咬牙,撇开脸不去看他。

顾萧轻笑一声,拿叉子叉了个草莓递到她嘴边:“我可没骗你,刚被保镖请走了,我只是觉得让他们留下些资料也挺好的,至少等孩子们长大了,也知道他们的爹地妈咪曾经甜蜜过,并不只是因为***才有的他们。”

木子默咬下草莓,看着远方,没有说话。

顾萧将她搂进怀里:“哎,我怎么总是觉得你不是不喜欢我,而是非常的不喜欢,好像和我有什么深仇大恨似的,你对别人从来不会这样。即使程靖远,他经常缠着你,你也从来没有讨厌过他,反而还能和他做了朋友。”

木子默没有挣开他,正如他所说的,留下这样甜蜜的画面并没有什么不好。

“你到底看上了我什么?我真的很不明白。”她不明白他为什么对她有如此深的执念。

顾萧笑道:“你这么美,难道还不允许人一见钟情了?”

“我可不觉得你会是这种人,你这样身份的人,什么样的大美女没见过。”

而且她之前化的妆很浓还有些夸张,并不能用美来形容。

他从身后抱住她的腰,将她往怀里紧了紧:“我也不知道看上你什么了,第一次在咖啡馆见到你,就被你深深的吸引了。看到别的女人抽烟,我其实挺反感的,但是看到你抽烟,我却一点不反感,反而觉得那些烟雾绕着你,增添了你身上那种伤感的气质;看到你脸上的疤,心口就会隐隐作痛;听到说你经常夜不归宿,就很恼怒;看到你和别的男人走的近,就很吃味;觉得你很有个性,其他女人和你在一起都会黯然失色;虽然你从来不笑,但是就是觉得只要你笑了,世界整个都会安静下来;冥冥中觉得你就是我的,是我把你给弄丢了。”

所以,他其实一直是因为之前对她的感情,才会在失忆后再次喜欢上她?

她不应该的,她应该躲得更远一些,去一些他很少会涉足的区域。

可是现在,想那些都没有用了,这几个孩子的到来,让她无法真的那么坚决的割舍。

“你觉得叶笑笑怎么样?”木子默的声音有些闷。

“跟你说了,我只把她当妹妹,小时候因为父母的关系,和她订过娃娃亲,不过那是很小很小的事情了,其实我也记不太清了。她聪明可爱,又很喜欢笑,笑起来像个小天使,给我们家带来了很多快乐,后来她为了救我,被人贩子给抓走,我就一直在找她。

这些年,我一直在偿还她的恩情,对她也完全没有男女之情。之前外公和大舅还希望我和笑笑完成小时候的婚约,我没同意,还和他们吵了一架。或许小时候真的喜欢过她,但是那是年少不知情滋味,喜欢和爱是不一样的,真的和她在一起才是害了她。

我记忆中,父母感情很好,一个幸福的家庭必须要建立在有爱的基础上,所以没有爱我是不会组建家庭的。

遇到你之前,我从未想过会结婚生子,遇到你之后,我也想给我的孩子树立一个正确的爱情观和家庭观。”

木子默眼底酸涩,她努力的抬头看天:“那在你心里,我和叶笑笑谁更重要?如果有一天,我和她掉进海里,只能救一个,你会救谁?”

顾萧的身体蓦然僵了一下,他将头埋进她的颈间,好一会才沙哑着声音道:“我救她,是不想以后活在良心的谴责下,她毕竟救过我;我不救你,是因为没有你,我也不会独活,我会一直陪在你身边,上穷碧落下黄泉,我都陪着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