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284章
作者:酱吵吵  |  字数:750873   |  更新时间:2020-11-26

他当时真的很害怕,怕她说的那句“不会原谅他”,他不知道为什么会那么害怕,但是他就是很怕看到她生气。

他浑浑噩噩的过了一个多月,直到听到唐辰泽在日本失踪的消息,才让自己振作起来,去找唐辰泽。

他找了大约半个月,就收到了唐辰泽的电话。

接到唐辰泽后,唐辰泽只说被人救了,具体被什么人救了他却没有多说。

顾萧有些怀疑,唐辰泽明显受的是枪伤,有谁会冒那么大的风险去救他?

唐辰泽原本劝他回国的,但是顾萧捏着烟抽了口道:“时间也差不多了,既然来了,就把该解决的都解决了吧。”

唐辰泽不知道他什么时候在山田家埋了眼线,自从他忘了木子默之后,也没人会特意在他跟前提木心愿的事情,他也没有主动提过,大家都以为他也忘了这件事了。

显然,顾萧的布局比他们早,比他们深。

所以这次,他们没有费太大的力气,就找到了木心愿的位置。

沈崇光将木心愿转移到了一处靠海的半山别墅里,他们去救木心愿的时候,还是惊动了沈崇光,两伙人不可避免的恶战了一番。

木子默其实一直都有在暗地里注意唐辰泽的动向,她知道顾萧来了,但是她怕他们有其他她不知道线索,所以虽然有被顾萧发现的风险,但是她还是偷偷的跟着。

事实证明,她想的是对的,唐辰泽和顾萧见面后,并没有直接回国,而是一直留在日本策划着什么。

这天,她发现顾萧和唐辰泽出门,带了不少人,就知道他们应该是去救木心愿了。

她这几天,每天都换不同的车跟着他们,所以也没有被发现,跟着他们到了一处半山的别墅。

这里只有这一栋建筑,隐在树林里,一般人应该不会找到这里来。

她在离别墅较远的地方停了车,悄悄的隐在树后。

没一会,小区里又传来了枪声。

过了一会,她听到枪声渐渐远了,好像往小区后面去了,她这才悄悄的绕着树林的外部往别墅后摸去。

一直到别墅后的一处悬崖,她才看到沈崇光扣着木心愿,和顾萧唐辰泽对峙着。

木心愿双手被绑在身后,嘴巴里被绑着一条毛巾,被沈崇光从后拥着。

木子默躲在一处石头后面,听到顾萧的声音冷冷的响起:“你放了木心愿,我放你走,我们有什么恩怨商场上解决,你拿个女人威胁算什么?”

沈崇光冷哼了一声:“这段时间我也想清楚了,那些什么恩恩怨怨对我有什么影响?死后不能和她同葬,葬在哪里不都一样?只是当初年轻,不懂得这些,活了大半辈子,总算明白了,你说我还会这么轻易的放手吗?”

木子默看到木心愿听到他的话时,眼里流露出那种伤感的眼神。

顾萧又继续道:“但是错了就是错了,你这样强制留着只会适得其反,她当初既然怀着身孕跑去自杀,就已经对你死了心。”

沈崇光脸上的表情也变得痛苦起来:“我不知道你怀孕,我真的不知道你怀孕了,我如果知道你怀孕,我…”

顾萧直接冷冷的打断他:“你知道了又怎么样?你就不会做那些事情吗?但是现在做已经做了,回不去了,她也不会原谅你了,你既然已经觉悟了,就更应该放开她,好好为你以前的事情赎罪。”

沈崇光突然冷笑了两声:“赎罪?她都不会原谅我了,我要这个赎罪做什么?今天要死,我们就一起死,想要我放了她,我宁愿死!”

顾萧再继续劝道:“你们一起死,你有问过她…”

他话未说完,木心愿突然用尽所有的力气,撞开了沈崇光,想往顾萧他们这边跑,才跑出去两步,又被沈崇光给扯了回去。

她露出一个绝望的表情,借着沈崇光扯她的力量,转身向悬崖跑去,回头看了眼沈崇光,直接跳了下去。

沈崇光第一时间去抓她,却什么都没有抓到,没有丝毫的犹豫,跟着她跳了下去。

空气中还回荡着沈崇光的那身撕心裂肺的:“心愿!”

事情发生的太突然,谁都没有想到这个变故。

木子默眼睁睁看着木心愿跳了下去,脑袋一片空白:“老妈!”

她想也没想的就冲到悬崖边,也想跟着跳下去。

顾萧只觉得心跳到了嗓子眼,好在木子默离悬崖有点距离。

等她跑到悬崖边,他也跟着跑了过来,他反应还算快,在木子默腾空的时候,快速的从身后将她抱了回来。

他紧紧的将她抱在怀里,身体不停的颤抖。

木子默剧烈的挣扎着,撕心裂肺的哭着:“你放开我,放开我,让我去找我妈,我要去找我妈。”

顾萧紧紧的抱着她的腰,深怕被她挣扎开了她会跳下去。

她哭得肝肠寸断:“她是我妈啊,你为什么不救她,为什么不救她?是啊,你连我都不救,我怎么能指望你救她呢?我不应该指望你救她的,都是我的错,都是我的错。”

顾萧已经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只能一遍遍的道:“对不起对不起,我没想到会这样,对不起!”

木子默最后哭晕了过去,被顾萧抱着送去了医院。

木子默醒来,看到顾萧满眼伤痛的在床边看着她,见她醒来,沙哑着嗓音道:“你知不知道自己怀孕了?”

木子默脸上露出难以置信的表情,她真的不知道。

那晚之后,她一直在忙着逃离,根本没有想到这个问题。

她本来就不是易孕的体质,怎么一次就怀孕了呢?

而且这段时间,她忙的也忘记了周期,她没想到自己真的怀孕了。

顾萧见她那样的表情,知道她根本就不知道,尝试着开口道:“那天晚上不是梦对不对?我们真的做了,这个孩子是我的是不是?”

木子默下意识的就去否认:“不是,你都说了,我那么多男人,我哪知道是谁的?”

她只否认了孩子不是他的,却没有否认上床的事情,所以这个孩子应该很大几率是他的,只是她不愿意承认而已。

“你否认也没有关系,等孩子生下来,验了DNA就知道了。”

“我不会生下来,我连孩子父亲是谁都不知道,我为什么要生下来?”木子默有些慌张道。

顾萧沉沉的看着她:“你讨厌我不要紧,但是这是两条生命,你怎么能这么残忍的不要?”

木子默不明所以道:“两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