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283章
作者:酱吵吵  |  字数:750873   |  更新时间:2020-11-26

唐辰泽没有否认:“如果不是跟着尊夫人,还真难找到这里啊。”

木子默心下一颤,唐辰泽来了这里,那顾萧是不是也来了?

她竖着耳朵听了很久,也没有听到那道熟悉的男声,心才慢慢放了下来。

“在日本,你的那个身份可不好用,只能背地里行事,也挺委屈的吧?”

唐辰泽冷冷道:“别跟我扯那些,把木心愿交给我,我就放了尊夫人。”

木心愿急促道:“唐辰泽,小心叶笑笑,她是…”

她未说完,就没了声音,木子默很是担心,不知道沈崇光做了什么,这个时候,她真是恨死唐辰泽了。

她好不容易偷偷查到木心愿的位置,回去合计合计,说不定就能安全的救出木心愿了,他现在来这一出,真的是扰乱了她所有的计划。

“唐辰泽,你们四大家族为了报答木家的恩情,真的是使出了所有的力量啊,你是心甘情愿来救木心愿的吗?”

“有什么心甘不心甘的,组织里,就是要服从命令,我老爸的权利比我大,他的命令我自然要听!更何况,木心愿不仅是木家的人,她是组织的人,是战友,我更要尽力。”

“你的思想觉悟倒挺高,不过今天,你就有来无回了,死后,你的国家定会给你颁个大勋章!”他话音刚落,木子默就听到了屋子里的枪声,她吓了一跳,赶紧往屋后的树林里躲去。

她刚躲进林子里,就看到一群穿着黑西装的人将屋子给围了起来。

她心有余悸,不知道这些人是从哪里冒出来的,不过看样子,似乎并没有发现她,而是把所有的精力都放在了唐辰泽身上了。

她突然觉得这好像是特地为唐辰泽安排的,难道今天沈崇光是故意引出唐辰泽的?他以为这些事情都是唐辰泽做的?

她想到这么长时间,沈崇光都没有来看过木心愿,为什么在山田家形势这么差的时候,却跑来看木心愿呢?

就算他有信心躲过所有人的耳目,但是也是要冒着风险的,他一向为人谨慎,也懂得隐忍,不会在这种大曝光率的情况下,还来找木心愿的。

她有些庆幸她并没有直接跟着山田优子的车,而是装了追踪器,否则如果近距离的跟踪,肯定会暴露自己的。

她偷偷溜回了车上,准备直接离开。

这个时候,村里的村民听到枪声,都纷纷往村外跑,木子默的车子一时无法开出。

等到好不容易可以开动的时候,她看到一个穿着迷彩服的男人,护着唐辰泽往村口退,他们前面,还有几个穿着迷彩服的人,在和沈崇光的那些黑西装的人在枪战。

唐辰泽好像受了伤,被那个男人搀扶着。

木子默将车开了过去,打开车门:“快上来。”

唐辰泽看到她,吃了一惊,那个迷彩服的人好像认出了木子默,快速的将唐辰泽塞进车里。

唐辰泽拉住他:“一起走。”

那个人却推开了他,去加入了战斗。

木子默在那个人将车门关上的一瞬间,就加速往村外行驶。

唐辰泽吼道:“放我下车,我不能丢下他们。”

木子默透过后视镜看了他一眼,面无表情道:“保住命,去报仇。”

木子默没有直接把车开回去,而是在半路上弃了车。

她检查了一下唐辰泽的伤势,还好,只是肩膀上受了枪伤,她拿车上的布将他的伤口简单的包扎起来,扶着他,应该能走到家。

木子默将他扶进屋子里,让他睡在沙发上,去拿医药箱。

“你自己可以处理吗?还是去找个黑诊所?正常医院肯定不能去的,沈崇光直接就会查到,你既然是隐藏身份来的,肯定是不能曝光身份的。”

唐辰泽流了很多血,此时有些虚弱。

“把镊子消个毒给我。”

木子默照着他的话,将镊子消了毒给他。

他拿过一条毛巾咬在嘴里,直接将镊子挤进了伤口里,将那颗子弹给夹了出来。

他疼的差点一口气喘不过来,头上渗出密密麻麻的汗珠。

木子默赶紧帮他止血,再用绷带帮他巴扎好:“先休息一会,天黑之后,我们要换个地方,这里用不了多久,会被查到的。”

“你跟国内联系一下,告诉他们我现在的位置。”

木子默自顾自的将医药箱收拾好,看都没看他一眼:“等你稍微好点,你自己去联系,别暴露了我的位置。”

唐辰泽紧紧的盯着她,好一会才道:“山田家的那些事情是你做的?”

木子默给他倒了杯水,重重的放在他面前的桌子上:“你不说还好,一说我就火大,如果不是你,用不了多久我就可以救出我妈了,你现在这么一整,我的计划全部泡汤了,下次沈崇光还不知道会把我妈藏到哪里去呢。”

唐辰泽沉着眸:“你还敢说,如果不是你整这么多事,我怎么会中了他的圈套?”

木子默冷哼了一声:“你中他的圈套说明你笨,如果不是我,你们还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查到我妈的下落!”

唐辰泽“哼”了一声,没再说话。

木子默越想越来气:“你说你去救我妈就去救吧,你多带点人又怎么样?”

“你懂什么?我的身份没有顾萧的方便,我不能带那么多人。”

木子默抿了抿唇:“你的那些人,都会死吗?”

唐辰泽转头看向窗外,没有说话。

是夜,木子默带着唐辰泽,换了个住处。

她自从上次绑架了山田优子的女友后,就已经物色了另外一处房子,怕旧的那处被他们找到,现在那处房子,刚好可以用来中转,等唐辰泽伤好了之后,她再重新换一处。

顾萧自从木子默失踪后,整个人都打不起精神。

他事后也查过,那天晚上醉酒,是木子默和酒吧里的服务员一起扶他去酒店休息的,但是后来发生什么,他不知道。

他只知道自己做了个梦,也不知道到底是梦还是真的,他和木子默发生了关系,如果是梦,又多过于真实,如果不是梦,他其实并没有太清楚的记忆。

周小雨说木子默是他逼走的,他不知道是不是他逼走了木子默,但是木子默似乎真的很讨厌他,她上次为了躲他,跑去了法国,这次为了躲他而失踪,也合情合理。

他不知道她为什么这么讨厌他,但是一想到她这么讨厌他,他就心疼的无法呼吸。

他只是想和她在一起而已,她不接受她就算了,为什么总是要躲着他,他真的有那么恐怖吗?

是,他上次为了逼她回来,是用了一些手段,可是后来他不也什么没做,就放弃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