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七十四章 除夕之夜
作者:铁怎练  |  字数:832894   |  更新时间:2020-11-26

张天江把两人送到柳州汽车站门口,与两人道别之后,又匆匆开车离去了,今天是除夕,似乎每个人都很赶时间。

黎少钦和韦英俊两人带着行李向售票大厅走去,走进售票厅,两人顿时被黑压压的人头吓住了,这简直就是人山人海啊!

不过两人归家心切,没有办法,只好加入了排队的长龙之中去。

半个小时之后,黎少钦终于来到了售票的窗口,他向售票员说出自己的目的地,售票员查询之后,遗憾的告诉他,今天去玉林的汽车票几乎已经全部售罄,只剩下几张下午六点以后的车票。

这个消息顿时让黎少钦感到了一阵绝望,一时间不知道如何是好了,过了一会,他才无奈地看了一眼韦英俊,苦笑一声说道:“看来我是吃不上家里的年夜饭啦。”

韦英俊看见他落魄的模样,心里感到一阵内疚,他心想要是自己早一天买票的话,就不会发生这样的事情了。

想起一路上,两人几经波折,才最终到了这里,本来以为黎少钦归家的希望就在眼前,哪知现实却是如此残酷,他的归家之路依然遥不可及,想到这里他心中的愧疚更重了。

沉默了片刻,他忽然抬起头来,眼中多了一抹坚定的神色,只听他对售票员说道:“给我两张去宜州的票!”

身边的黎少钦一脸惊讶看着他,疑惑问道:“你不是一个人吗?怎么买两张票?”

韦英俊却不说话,他从售票员手里接过车票,然后把其中一张塞到了黎少钦的手上,这才说道:“谁说只有我一个人的?我们不是两个人吗?走,回我家吃年夜饭去!”

黎少钦一脸愕然看着手里的车票,心中百味杂陈,辛酸、无奈、惆怅……但更多的却是感动。

良久,他抬起头来,见韦英俊早已走到了候车室门口,正回过头不断向自己招手,当下他不再犹豫,抬腿向他走去,反正自己半夜赶回家已是没有意义,倒不如按韦英俊说的,去他家吃年夜饭吧。

宜州离柳州不远,只有短短一个小时的车程,韦英俊的家就在宜州汽车站附近,一个多小时之后,两人在宜州汽车站下了车,下车之后,又坐了十来分钟的公交车,终于来到韦英俊的家里。

韦英俊的家四面环墙,有些像旧时的四合院,两人刚走进门,便看到一个中年妇女从里面走出来,中年妇女看到韦英俊,顿时面露喜色,用方言与他说了几句话。

韦英俊与中年妇女聊了一会,才转头向黎少钦介绍道:“少钦,这是我妈。”

黎少钦向中年妇女点了点头,那妇女冲他一笑,用标准的普通话说道:“您好,年轻人,毛南族欢迎您!”

黎少钦一愣,这才想起韦英俊是毛南族人,旋即笑道:“谢谢你,阿姨,打扰您了。”

韦英俊母亲笑着点了点头,然后把两人领进客厅里,此刻客厅里面正坐着三个人,一个是皮肤黝黑的中年男子,另外一个则是裹着头巾的老阿婆,两人正在聚精会神地看着电视节目。

此外还有一个老头子,老头子一副旧时候的打扮,他头戴着棉帽,身穿着绿色的大棉袄,手里拿着一根烟杆子,正放在嘴里“吧嗒吧嗒”地抽着旱烟,他身旁放着一台陈旧的录音机,此刻录音机正播放着听不懂的戏曲子。

看见韦英俊进来,三人均面露喜色,纷纷站起来,说了一些黎少钦听不懂的话。

韦英俊分别回应了三人,说话的时候,还时不时对着黎少钦指指点点。

过了一会,中年男人来到黎少钦面前,用憋足的普通话说道:“年轻人,毛南族欢迎您的到来。”

黎少钦不懂他们族内的礼仪,只得对他弯腰鞠了个躬,说道:“谢谢您,大叔。”

韦英俊在一旁介绍道:“这是我爸。”又指着旁边的两位老人,说道:“他们是我的爷爷和奶奶。

那老婆子上前两步,轻轻抓起黎少钦的手,笑吟吟对他地说了一些听不懂的话,然后笑眯眯地出去了,韦英俊向黎少钦解释,她这是出去准备吃的去了。

老头子则坐回了原来的地方,继续听他的戏曲去了,韦英俊笑着说道:“我爷爷是当年下乡的文青,特喜欢听这些曲子。”

黎少钦一怔,心道那他岂不是八十多岁了?看刚才那老婆子健步如飞的情形,他实在难以想象。

不多一会,韦英俊的母亲和奶奶便做好了两人的饭菜,她们把饭菜从热腾腾的灶子里端上来,顿时香气四溢,两人此时早已饿得前胸贴后背,拿起筷子便狼吞虎咽了起来。

这些菜式都是黎少钦没有见过的,主要是酸食和打边炉的牛肉,还有一盘白切鸭,韦英俊夹起一块鸭肉,往酱碟子里点了几下,放到黎少钦的碗里,说道:“尝尝我们毛南族的特产,这个酱是用鸭血做成的。”

黎少钦夹起鸭肉放进嘴里,果然味道极美,让他忍不住“咕噜”一下子吞下了肚,然后竖起拇指大赞道:“真好吃!”

韦英俊微微一笑,也夹起了一块。

两人吃完饭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一点多,这时候韦英俊对黎少钦说道:“少钦,我现在要到街上去采购年货,你要不要一起去?”

黎少钦闻言顿时说道:“那是自然,正好趁此机会见识一下你们这里过年的热闹。”

韦英俊家临近街道,两人走出门后,不一会便来到了一个小集市上。

小集市热闹非凡,到处都站满了人,无论是采购的还是摆摊的,个个脸上都洋溢着一种喜气,到处都弥漫出了过年的气氛。

两人走进一个猪肉行里面,黎少钦惊讶地发现,这里很多卖猪肉的商贩都把骨头剔出来,丢在地上,问了韦英俊才知道,这里的人不喜欢吃硬骨头,商贩们便把骨头都剔了出来,只卖肉。

黎少钦点了点头,忽然他的注意力落在了一个卖猪肉的大婶身上,只见这个大婶收了钱之后,把钱都放在案桌上的一个篮子里面,此刻篮子里放满了大大小小的钞票,大婶还时不时离开案桌,好像一点都不担心她的钱被人顺手牵羊拿了去。

怀着疑惑的心情,黎少钦又看向了别处,很快他便发现,这个肉行里面,每一个肉案子都站满了人,几乎见不到有冷清的猪肉档口,也没有想象之中叫卖的吆喝声。

见此情景,他心中的疑惑更重了,难道这里的人一点商业竞争意识都没有吗?偏偏他们的生意又好的出奇,这有些超出了常理。

从肉行出来,黎少钦又随韦英俊买了几样青菜,最后还买了一只鸡和一条鱼,在与商贩们接触的过程中,黎少钦渐渐发现了一个现象,这些商贩在称东西的时候,只多不少,真真正正做到了童叟无欺,这是黎少钦最为惊叹的。

二人走在街上,忽然一阵风吹迎面来,黎少钦顿时感到有东西从脸旁飞过,待那东西落地之后,他这才看清楚,原来那是一张十元面额的钞票。

正疑惑间,这时候身后突然响起一声惊呼,听到惊呼声,黎少钦连忙回头,这时又有几张钞票从他身边飘了过去。

他定睛一看,发出呼声的正是刚才卖猪肉的那个妇女,此刻她正用双手压住篮子里的钱,一边笑一边大声说着黎少钦听不懂的方言,看她的表情,她似乎一点也不紧张,反倒像是做错了事情一样,有些不好意思地笑着。

接下来发生的事情,才真正让黎少钦震惊了,只见路边的人纷纷弯下腰去,把地上的钱捡了起来,韦英俊也放下手中的东西,弯下腰去把身边的几张钞票捡了起来,这些人把钱捡起来之后,陆续来到那妇女的猪肉档口前,把钱交还给她,那妇女连连点头道谢。

黎少钦目瞪口呆地看着这一幕,此刻他深深被震撼了,这是何等的胸襟与气度,虽然他们只不过是平凡的路人和平凡的商贩,但他们却有着不平凡的生活,人与人之间的信任,竟然达到了如此程度,这如何不让他震惊!这是一种平凡的伟大,同样也是一种伟大的平凡!

怪不得这里的人都那么健康长寿,原来是因为他们一直过着这种和谐的生活,他们每一个人都有着一颗平凡而伟大的心。

他们之中,无论是商人,顾客,还是路人,所有的人都懂得为他人着想,这是一个充满了爱心的世界。

在集市里逛了一个多小时,两人终于把要买的东西都买齐了,于是他们领着大包小包一路走回家去。

刚一进韦英俊的家门,便看到一个留着胡子的中年人迎上来,他先与韦英俊热情拥抱,又用土语攀谈了一会,然后他忽然转过身来,对黎少钦笑道:“小兄弟,谢谢你帮我照看我的当铺,我要用家里最好的美酒来招待你。”

黎少钦一听他的话便释然了,原来他便是韦英俊的叔叔,难怪对自己这么客气,当即笑道:“阿叔不用客气,其实我也没帮上什么忙,都是英俊在主事。”

宜州的冬天没有长沙那么冷,却也冻得人不好受,由于今天是阴天,下午四点多,大地上居然开始结霜了。

黎少钦趁着夜色来临之前,给家里打了个电话,向父母报了平安,同时也表达了没能回家的愧疚之情。

父母知道他没事,顿时放下了心来,也没有说责备的话,他们都是老实人,没有过多地说一些表达感情的话,只是说祝他过得开心,并告诉他,他什么时候回家都可以,他们会一直在家里等他,这让黎少钦心中更加愧疚了。

夜色很快便降临了,除夕晚宴也随之开始,韦英俊的奶奶和母亲二人不断地往桌上端出各色佳肴,其他人纷纷在桌上坐好,韦英俊和他叔叔分坐黎少钦的左右两侧,韦英俊的叔叔旁边,还坐了一个抱着婴儿的年轻女人,想必应该是他的妻子了。

晚宴上,除了特色菜“毛南三酸”之外,下午尝过的鸭血酱也出现在了餐桌上,最后两人一起端上来的,是一只金黄色的烤乳猪。

韦英俊笑着向黎少钦介绍道:“少钦,这是我叔叔从环江那边带回来的,叫做‘环江香猪’,柔嫩味美,百吃不厌,平时我们都很少能尝得到,今天你有口福啦。”

正说着,韦英俊的叔叔给黎少钦倒了一杯酒,又给自己倒了一杯,然后举起酒杯说道:“这是我们毛南族特制的糯米酒,快尝尝!”

黎少钦端起酒杯喝了一小口,顿觉得既烈又香,忍不住大赞道:“好酒!”

韦英俊父亲见黎少钦这么喜欢,笑得眼睛都眯了起来,说道:“客人能够满意,是我们家的荣幸。”

这时候韦英俊的爷爷拿起了筷子,对桌上各人示意了一番,他用毛南语说了几句之后,大家这才动起筷子,一顿丰盛的年夜饭终于开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