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279章
作者:酱吵吵  |  字数:750873   |  更新时间:2020-11-26

这天,木子默从酒吧出来,总觉得有人在跟踪她。

她回来这大半个月的时间里,每天都感觉有人在跟踪她。

不止在酒吧回来的路上,学校里,她也有这种感觉。

这个酒吧本来就在他们学校附近的商业街上,平时她都是步行来回的。

程靖远在的时候,就会送她回学校,不在的时候,就是自己回去。

她一般不会回去太晚,再加上自己跆拳道功力,她也从来没有怕过。

可是最近,她心里总是有些慌张。

半路,她被几个男人拦在了巷子口。

领头的男人不是别人,正是上次被她打破头的花花的前男友Tim。

Tim的腿上明显没有完全好起来,旁边有个小弟模样的亚洲男孩扶着他。

他嘲讽道:“哟,这不是木子默,怎么?一个人啊?要不要爷兄弟几个陪你玩玩?”

木子默看着他,往后退了几步:“你想怎么样?”

“我不想怎么样啊,爷最近在医院养伤,养的快发霉了,很久没碰女人了,很久之前就想尝尝你的味道了,碍于夏雪花,一直没那个机会,今天碰上,要不然陪爷玩玩吧?反正你的男人多的是,也不多咱兄弟几个,是吧?”

他说着,身边的几个男人都发出一阵淫笑,慢慢的将她围了起来。

木子默有些头疼,她虽然跆拳道还不错,但是如程靖远说的,对付这几个男人,她肯定会吃亏。

她上次也不是那么害怕,她选择在酒吧,当时想着就算动起手来,她也有信心周旋到警察过来。

但是现在这么晚了,周围也没有什么行人,也不会有人帮她报警,如果被打一顿也无所谓,但是他们如果要对她做点什么,她可能真的反抗不了。

她手伸进口袋里,想偷偷的报警,Tim吼了一声:“手机拿出来,别想给我耍什么花样?”

木子默乖乖的把手机拿了出来:“Tim,你如果想要钱,我可以给你,玩我,你们恐怕玩不起。”

Tim哼了一声:“今天程靖远不在,那个带着保镖的男人也不在,我看你还能往哪逃?”

木子默不知道他说的带着保镖的男人是谁,不过她脑袋里第一个想到的就是顾萧,难道上次是顾萧让人把他给打成这样的?

她一愣神,旁边有个男人就冲了过来,她及时的躲开了。

其他几个男人见她轻易就能躲开,还一个手刀,打得那个男人摔倒在地,知道她有些功底,就都一起围了过来。

木子默想找个突破口冲出去,她必须速战速决,她一个女人,抵不过这几个人高马大的男人的力气。

几个人朝着她围过来,她还没出手,突然听到Tim发出一声惨叫。

顾萧一脚踢开了那个小弟,一手捏着Tim的手臂,直接将他的手臂给卸脱臼了。

他声音阴沉到了极限:“欺负个女人有什么劲?打伤你的是我的人,有种冲着我来!”

木子默一直都知道顾萧很小的时候,就被带到部队训练过,虽然那个时候他还很小,但是这些年,他一直都没有松懈这些手脚功夫。

她知道他很厉害,但是不知道他能这么厉害,一个人对付这几个男人,而且其中有三个男人身材上完全不输给他,他居然也可以这么游刃有余。

在将他们打得四脚朝天的之后,他拉着木子默,往学校的方向跑。

一直跑到学校大门口,他才松开她,淡淡笑道:“我刚报了警,相信这会警察已经赶过去了,我这次一个人在这边,不想被抓进去,所以只能拉着你逃跑了,你不会介意吧?”

木子默摇了摇头,看着他脸上肿起来的一块,眼睛有些涩:“疼吗?”

顾萧摸了摸脸上的伤,毫不在意道:“小伤,以前训练的时候,比这个严重的多得去了。”

木子默抿了抿唇:“我陪你去医院吧,伤口还是要处理一下的。”

顾萧原本想要拒绝去医院的,但是想到她愿意陪他一起,也是很难得能和她相处一会,便没有拒绝。

医院里,木子默去挂了号,两个人坐在椅子上等着叫号。

顾萧见她有些闷闷不乐,也不知道说些什么,他一贯话少,更不会聊天,但是又觉得要说些什么:“我没什么事的,要不然你先回去休息吧,现在已经很晚了。”

一说完,就想抽自己一巴掌,好不容易能和她相处一会,现在自己又催她走,她要是真走了,那该怎么办啊?

木子默没有看他,垂着眸摇了摇头:“没事。”

顾萧轻轻吐了口气,幸好她没有说要走,但是他真的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干脆就闭嘴什么都不说了。

一会,木子默的电话响了,是夏雪花的,问她怎么这么晚还没有回去。

她跟夏雪花解释了一下,就挂了电话。

顾萧以为她要走了,有些紧张起来。

木子默转头看向他:“今晚真的很谢谢你,但是我还是想知道你怎么会出现在那里?”

顾萧身体僵了僵,想了想道:“我说出来,你能不能答应我不要生气?”

木子默叹了口气:“你是不是最近一直都在跟踪我?”

顾萧赶紧否认道:“我不是要跟踪你,我只是想看看你。”

他说着,自嘲的笑了笑:“我不知道为什么,就是很想你,也没有心情工作,脑子里全部都是你,又怕你会很反感,所以只能偷偷的看看你。”

木子默眼泪不争气的流了下来,顾萧立马紧张起来:“我知道你不喜欢别人跟踪你,我发誓以后我不会了,你不要哭。”

木子默哽咽道:“顾萧,其实你已经很幸福了,不要再对我抱有什么幻想了,你可以重新找一个女人,或许就会发现你和我,只是镜花水月。”

顾萧颤抖着伸手去擦她的眼泪:“我也想重新找一个,那天晚上之后,有女人给我献殷勤,我也没有拒绝,想着闭着眼睛做一次,说不定就能重新开始了。

但是她脱了衣服,我就吐了,为什么你脱衣服的时候,我脑袋里就只有一个让你下不了床的想法?

我也知道了你为什么不愿意我吻你了,因为对着不喜欢的人,真的连吻都吻不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