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269章
作者:酱吵吵  |  字数:750873   |  更新时间:2020-11-26

这也是之前木子默为什么会觉得他不是真心爱她的源头,那个时候的他真的挺大男子主义的,虽然他好像一向大男子主义。

后来,两个人好不容易有点升温了,他就回国接手公司的事情了,两个人就开始了异国恋。

或许当年她的离开,真的让他意识到了很多问题,所以自她回来后,他在一点点的改变,一点点的变得会照顾人,一点点的变得会细心呵护她,所以现在做起这些来,才这么得心应手。

她有时候甚至会阴暗的想,这些明明是她用血和泪换来的他的成长,他却用来追另一个女孩子。

好吧,虽然他追的那个的确也是她自己,可是,她就是觉得很奇怪,她现在于他,就是个完完全全的陌生人,就算追的是她,她也会觉得他就是背叛了她!

她知道她不应该胡思乱想,她的抑郁症刚刚有所好转,胡思乱想只会让她的病情反复,她不愿意再让周小雨担心她,但是她也不知道该怎么摆脱顾萧。

这天晚上,她如往常一样去了酒吧,没想到一个多月没有出现的程靖远突然出现了。

他走进来直接到木子默身旁坐下,眼睛在酒吧里找寻了一番,看到了顾萧整个人骤然变冷,恨恨的咬牙道:“真没见过这么卑鄙的,想重新追回你,大家公平竞争嘛,给我公司使绊子,想趁虚而入,真是无耻!”

木子默没有接他的话,端起一杯酒一饮而尽。

程靖远换上一副笑脸,伸头到她眼前:“怎么,你没有答应他吧?木子默,我可和你说啊,好马不吃回头草,你可别再一棵树上吊死。”

木子默心底苦涩,她的心不就已经在一棵树上吊死了吗?只不过她的人还没有而已,但是也不知道还能守到什么时候了。

她真的很想去把顾萧给骂走,想问问他既然已经忘了她了,为什么就不能放过她?

她又怕他察觉出什么,又把她给囚禁起来。

她想到以前的种种,撑着脑袋,有些控制不住眼泪,赶紧起身去了洗手间。

从洗手间出来,就看到程靖远单身插袋,另只手里夹着烟,靠在墙上等她。

她虽然也抽烟,但是程靖远几乎不在她跟前抽烟。

他看到她出来,将烟摁灭在垃圾桶上,拉过她:“木子默,你告诉我,你是不是又陷进去了?”

木子默艰难的吞咽了一下喉咙:“不是,我没有。”

程靖远似是呼出一口气,有些故作轻松的笑道:“我就知道你不会这么容易妥协的,这天下的男人多得是,你别把自己再钻回去了。你要想妥协的时候,你就想想我,你还有我这个备胎,你怕什么?就算你真的要找个男人了,那也应该是我啊,我排了这么久,轮也应该轮到我了,而且你不试试,你也不知道这个世界上不是每个男人都像你前夫那么无情的。”

木子默刚想说话,旁边转角处,突然响起男人冰冷的嗓音:“你前夫?你结过婚?”

程靖远嗤笑了一声:“顾少,你这也忒会装了吧?”

顾萧似是没有听到她的话,黑眸沉沉的盯着木子默:“你离过婚?”

木子默看着他,心里很是不爽,挺了挺胸脯道:“顾先生,你追女生之前,不做一下调查吗?我不仅离过婚,肚子里还死过孩子,配不上你们这样的大家大户!”

顾萧眯眼看了她好一会,才转身离开。

程靖远很是诧异,看着顾萧消失的背影,才从震惊中缓过神来:“你们不是和平分手的?他忘记你了?”

顾萧只是失忆忘了她,其他各方面都很正常,所以外人几乎不知道他其实选择性失忆了。

他其实也并不是各方面正常,用周小雨的话来说,似乎像是变了个人。

之前做事什么的,还有些人性,现在基本上没有任何情面可言了。

基本上只要出手,轻一点的对方必定重伤,毫无翻身的机会,重一点的就是家破人亡。

而之前木子默在他身边的时候,他基本上都会给对方留条后路,所以那次绑架案,木子默没有受到什么伤害,秦家他直接就放过了;绑匪他也只是扔进了警局,没有做什么私下的处理;陆家也只是让他们破产,如果不是陆菁双后来那么一折腾,也不会把陆振西给弄进牢里;纪闵文他一开始就是报复一番,如果不是他后面不知悔改,也不会落得那样的结局。

而后来的程菲,也只是意思意思在牢里关了一段时间,吴中生是最惨的一个,被废了双腿,扔在牢里,现在还在被特殊关照着。

但这半年,被他整死的企业就好几个,其实人家也没有得罪他什么,纯属就是心情不好,看不顺眼。

不过这些企业,的确也有些问题,否则也不至于会栽在他手上。

要说比较冤的,其实就是一个媒体工作室,因为里面的一个小记者在报导他和叶笑笑的绯闻的时候,多加了两句猜测,就连累整个工作室被关门了。

而且他还放话“只要有敢接受这个工作室工作人员的公司,就是和他作对”,迫使整个工作室的人只能转行。

周小雨其实很少跟她提起顾萧的事情,只是看到这些事情的时候,有些愤愤不平,聊天的时候就随口说出来了。

但是听在木子默耳朵里,只觉得顾萧是过于保护叶笑笑了,和当初对她是完全不一样的,听完表面虽然没有什么,但是心底还是会很难受。

程靖远见木子默不说话,赶紧继续道:“忘记了才好,他现在又开始追你,你就虐死他,最后再选择我!”

木子默原本有些阴霾的心情,被他这样一整,到没有那么难受了,只是随口道:“我听说他近来要整一个公司,基本上不会手下留情的,你们家没事吧?”

程靖远撇撇嘴:“我也是好奇,基本上他只要动真格的,我们家绝对散,但是他并没有直接动我们家,而是我三叔家,只是波及到我们家一些而已。你说他是不是怕真的动了我家,会惹你生气,所以是想给我个警告?”

木子默白了他一眼:“那只能说明你们家还是坚不可摧的,所以他动不了。”

程靖远叹了口气:“哎,你不懂,这些事情说了你也不愿意听,就不说了。不过有句丑话我得说在前头,你如果真的要考虑了,第一个一定要考虑我,否则我就跟你翻脸!”

木子默有些哭笑不得,推了他一下:“去喝酒,别浪费时间!”

之后的日子,顾萧便再也没有出现了。

木子默却没有因为他的不出现而好过多少,她用了很长时间好不容易给自己筑上一层貌似坚强的外衣,却又被他轻而易举的给摧毁了,她来不及悲伤,他就又一次在她的生命里消失了。

她对他的恨都来自于对他的爱,她恨他一天,便也爱他一天。

她做不到心如止水,5年都无法将她从心里抹去,更何况只有这半年?

她无法放下,能做的就是一点点熬,一点点扛,守不住的心,她不要了,她只要坚守住这个身,不要再被他给骗了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