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267章
作者:酱吵吵  |  字数:750873   |  更新时间:2020-11-26

夏雪花叹了口气,又翻了个身:“默默,我真的好难受,我想回国了。”

木子默沉默了两秒道:“要是真的很难受,回国呆段时间也好,就当给自己散散心了,但是只允许给自己颓废那段时间,之后就要振作起来,把学业完成,回国找个好工作,好好孝顺爸妈。”

夏雪花应了一声,手机进了条短信,她点开看了看,猛的从床上坐了起来。

“默默,他好像受伤了,很严重的样子。”

木子默有些疑惑,凑过去看她的手机,是一张那个男人躺在病床上的照片,左腿明显打着石膏。

昨晚,她只是砸了他的头,难道他还惹了其他人?

她现在根本不关心这张照片,而是有些生气道:“他是死是活,跟你有什么关系?”

夏雪花将手机扔到一边,又无力的躺了回去:“你说爱情为什么这么伤人啊?我现在一点也不想要爱情这个东西,为什么就不能少一点难过呢?”

木子默看向窗外,在爱情上,她也是个失败者,她也理解爱情里的盲目,也感同身受过那种心痛,到现在,她也没能真正的从那种伤痛中走出来。

她轻声劝道:“花花,他真的不配你为他付出,就算你们勉强在一起了,难道一辈子都要过这样的生活吗?你会遇到心疼你的那个人的,只是他还没有出现,不过你要相信,他一定会出现的。”

夏雪花憋了很久的眼泪,还是无声的滑落了:“好想那个人快点出现啊!”

木子默抽出纸巾,帮她擦掉眼泪:“嗯,会很快的,他肯定也不想你承受这么大的痛苦,他很快就会来找你的。你先要守住自己的心,可以在他出现的时候,给他一颗完整的心。”

夏雪花哽咽道:“我会的,这次我一定会守住的,我不会再去找他了,我会熬过这段时间,然后去迎接那个真正对的人。”

她顿了顿,哭到:“可是真的好难熬啊!感觉自己快要死掉了一样。”

木子默眼眶也有些湿润:“我知道很难熬,但是总会熬过去的,熬过去了,就都好了。”

是的,她也在熬,也在等待熬过去的那天。

之后,夏雪花请了一周的假回国,木子默还是一样的上课、做课题、画画、喝酒,只是不管到哪,顾萧总会像个尾巴一样的出现,程靖远倒是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失踪了。

木子默很想给周小雨打个电话,跟他说顾萧的事情,又怕把事情闹大,反而让顾萧察觉到什么,只能忍气吞声的尽量躲着顾萧。

这天木子默起床迟了,眼看着要迟到了,跑的有些急,一下摔倒在了地上,擦破了手,崴了脚,脚踝立刻红肿起来。

顾萧赶紧跑过来,扶起她,低声训斥道:“多大人了?走个路也能摔跤?”

木子默撇了撇嘴,推开他,一瘸一拐的往前走。

顾萧二话不说,直接拦腰将她抱了起来。

木子默惊呼了一声,下意识的抱住他的脖子,随即又开始挣扎起来。

她挣扎得太厉害,顾萧抱得有些吃力,最后看了眼刚从身旁骑车经过的男生,放下她扶她站稳后,就去追那个骑车的男生。

男生停了车,顾萧跟他交流了一番,那个男生才将单车借给了他。

木子默不愿上车,顾萧黑眸一沉:“两个选择,一上车,二我抱你去医务室。”

最后木子默在他的淫威下,选择坐上了单车,他骑着单车,送她去医务室。

木子默坐在单车后座上,尽量避免和他有身体上的接触,她看着他的后背,眼底又涌起一股酸涩。

曾经,他们也这样,他骑车载着她,穿梭在校园的各个角落。

H大校园很大,不允许学生开车,所以很多学生,都买了单车代步。

那个时候,她更喜欢坐在单车后面,抱着他的腰,和他一起呼吸那份属于他们独有的甜蜜空气。

可是现在,她已经决心放下一切了,他为什么还要闯进她的生活?

他既然在那样的生死时刻,选择了叶笑笑,最后又选择了忘记她,为什么还要来打扰她平静的生活?

最后,木子默被送去医务室处理了一下伤口,医生说脚踝伤到了,但是并没有什么大碍,没有伤到筋骨,只是走路可能有些费力,能不用力就不要用力,过些时日就会好了。

就这样的一个小插曲,却给了顾萧很好的机会接近木子默。

他几乎每天到点来接木子默去上课,再到点接木子默放学,给木子默买饭,送到她的宿舍,在宿舍里陪她吃饭,忙得不亦乐乎。

不管木子默怎么拒绝,他都完全不理会,我行我素,就像她的正牌男友一样。

直到夏雪花回来之后,他才没有再进入宿舍,只是还是会接送她,给她买饭送到宿舍。

其实,木子默的脚已经好的差不多了,根本不需要他的接送,木子默不理他,他就像个空气一样,陪着她,整得夏雪花也不知道该不该和木子默一道,因为有时候,她真的觉得气氛很诡异。

她其实感受不到木子默有多讨厌那个男人,木子默对他,完全不像之前对追她的那些男生一样,直接不理不睬,甚至在有些男生这样缠着她的时候,她会给人家难堪。

但是木子默对这个男人不一样,一直都在拒绝,可是一直都没有像对之前的那些男生一样完全不care,她一遍遍的拒绝他,却也并没有拒绝的很彻底。

甚至偶尔有时候,木子默做了什么事惹到男人了,被男人训斥起来,像个犯了错的孩子一样。

她甚少看到木子默在男生面前露出那样的一面,所以她觉得那样的气氛很诡异。

最终,她还是像木子默说出了自己的想法,问木子默是不是其实有些喜欢那个男人?

木子默听到她的话的时候,明显愣了好几秒,才给了她否定的答案。

之后的第二天,那个男人再来找木子默的时候,木子默变得更冷漠了,将男人给她买的早餐直接扔在了地上:“顾先生,我非常感谢我受伤时候你对我的照顾,可能就是这样,让你觉得我们有可能的机会。我现在郑重的跟你说,我们不会有任何发展的可能,这个世界上任何一个男人都有可能,唯独不会是你!”

说完,她看都没有看一眼愣怔在当场的男人,拉着夏雪花离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