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266章
作者:酱吵吵  |  字数:750873   |  更新时间:2020-11-26

更何况唐辰泽几乎下达了死命令不许任何人在顾萧面前提起木子默三个字,木子默自己也不愿被别人提起,所以大家几乎心照不宣的不再提起木子默,所以顾萧身边不可能有任何关于木子默的消息。

两个人虽然前段时间有过几次见面,但是也就相当于陌生人与陌生人碰见而已,她真的不知道他怎么又找上了她。

她抽烟喝酒,浓妆艳抹得,都是他不喜欢的样子,为什么他还会来找她?

如果说她长得像叶微微而引起他的注意,但是她现在的妆容,连她自己都快忘记自己原来的样子了,他又怎么能看出来她的样子呢?

木子默心不在焉的上完了上午的课,出了教学楼,果然看到顾萧等在教学楼外。

多年前,也是同样的这栋教学楼,她陪周楚楚来找他;不同的是,那个时候他在上她在下。

现在,她站在教学楼的台阶上,面无表情的看着台阶下的他。

他手上的花已经由早上的红玫瑰换成了粉玫瑰,娇艳欲滴,像新采摘下来的。

他见木子默出来,往她跟前走了几步,也没有在意周围行人差异的目光,还是那样淡淡的笑容,语气很是温柔:“放学了,我们一起去吃饭吧,我订了一家还不错的中餐厅,口味比较正宗,我们一起去尝尝好吗?”

木子默静静的看了他两秒,心里却像是在滴血,她拿出根烟点燃,抽了两口,才淡淡道:“顾先生是吧?每天找我吃饭的男人很多,排队也轮不到你,不知道你哪来的自信,认为我会和你一起去吃饭?”

顾萧并没有因为她的态度而气恼,还是保持着微笑道:“我观察了你一段时间,知道你身边的男人很多。不过我也观察过你的那些男人,水平并不怎么样,论长相他们不及我,论身材除了几个外国人和我不分伯仲,其他的远不及我,而我成就比他们高,财富比他们多,重要的是我洁身自好,没有碰过女人,比他们更忠诚,更适合你。”

木子默听到他说自己没有碰过女人,真想对着蓝天翻个白眼,他失忆就失忆,连那种事情都会忘记吗?不过想想也是,他的那些经历,都在她身上,忘了她,自然也忘了那些事。

她也总算知道她为什么总会在酒吧遇到他了,他原来一直是在观察她。

她不知道他为什么观察她,也不知道她到底是哪一点又刺激到他了,让他关注到她。

她幽幽的吐出一口烟,不屑道:“出来玩,就是图个开心,认真,你就已经输了一大半了。我对你们这种只靠下半身思考的动物没有什么好感,你还是早点转移目标,不用白费心思了。”

顾萧眼眸不自觉的沉了沉,又意识到不妥,收敛了一些冷冽,才继续开口道:“或许你试试我,会发现有不一样的体验呢?”

木子默觉得两个人好的时候,他经常说一些荤话,她也没觉得什么。

现在她于他,就是一个完完全全的陌生人,他也能说出这种话,她不知道他平时不近女色的样子是怎么装出来的,反正在她这里,她是没怎么体会到的。

而她经常在酒吧里和不同的男人喝酒,也经常和那些男人一起离开酒吧,按照正常人的思想,肯定觉得她每天都和不同的男人发生关系,所以在他眼里,她其实很随便,和他试试,只是多一个男人而已?

可是,她不明白,既然觉得她这么随便,还要来找她,他到底有什么目的?

“我想顾先生可能对我不太了解,所以有所误会,我并不如顾先生想象的那样随便,或者说我并不是随便什么男人都可以的,我只选我看得上的,顾先生不在我的眼光范围内,即使是找个男人解决生理需求,你也不在我的选择范围内。”

顾萧这次真的有些火大,但是还是忍了下来:“我并没有觉得你是个随便的人,我只是觉得你在没有遇到真正对的那个人之前,做一些必要的尝试是可以的,只要以后都属于我,我并不在意你的过去。”

木子默有时候真的不太理解这个男人的脑回路,难道是她拒绝的不够明显,还是他自信过头,觉得她一定会接受他?

她又不由得想到了火光冲天的那个房间里,他抱着叶笑笑离开的画面。

她当时虽然一心求死,但是却也期盼着他进来救她,然而他并没有。

她只觉得突然有些呼吸困难,不想再跟他纠缠下去,将手里的烟头扔进垃圾桶里,直接走下台阶,想要离开。

顾萧也并没有挡着她不让她离开,只是勾唇道:“我从未想过你今天就会接受我,我是做好持久战的打算的,也请你做好准备。我不像程靖远,有过很多女人,懂得各种讨女人欢心的手段,懂得拿捏女人的心。我虽然没有过女人,但是我有一点比他强,就是想得到的,就一定会得到!”

木子默没有搭理他,看都没看他一眼,直接离开了。

她和夏雪花不是同一个专业,课程也不一样,夏雪花比她先回的宿舍,没什么心情吃饭,躺在床上发呆。

木子默被顾萧整的也没什么心情,也不想吃饭,两个人就一句话也没有,呆在宿舍里各自想着心事。

大约半小时后,宿舍响起了敲门声,木子默起身去开门,来的是个保镖,手里拎着两个袋子。

保镖将袋子递给木子默:“夫人,爷让给您送点饭菜。”

木子默瞪了他一眼,低声道:“以后不要这样称呼我,你们都应该不认识我。饭菜拿回去,我不会吃的。”

保镖垂头:“爷说,就算您不吃,您的舍友也要吃,还说,如果这些饭菜送不出去,就让我不要回去了。”

“那你自己把饭菜处理了吧,我没有心情招待你们。”说着,就把门给关上了。

夏雪花翻了个身,对着她疑惑道:“什么夫人?为什么刚刚那个人喊你夫人?”

木子默愣了一下才道:“不知道,可能喊谁都喊夫人吧?”

夏雪花想了想:“这么奇怪的方式真是少见,哪有见到女人就喊夫人的,你又没有结婚,应该称呼小姐才对。”

“或许人家觉得小姐这个词不太好听吧,在意那么多干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