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244章
作者:酱吵吵  |  字数:750873   |  更新时间:2020-11-26

桌上,摆了好几个相框,相框除了一张合照,其他全部都是一个小女孩的单人照。

合照是顾氏夫妇、叶钦文和三个小孩的合照,那三个小孩不用想,就知道是顾萧、叶薇薇和叶笑笑。

而木子默几乎不需要辨认,就知道那个单人照的小女孩就是叶笑笑,因为她长得真的很像很像叶薇薇,她笑得很灿烂,脸上却没有酒窝,而最让木子默窒息的是,她笑起来,眼眉弯弯,笑容有些像自己,而不笑起来,瞪着的那双大眼睛,真的和自己更像。

这种像的程度,不得不让她觉得叶笑笑说的话是真的。

桌上还放了厚厚的碟片袋,木子默不用拿出来播放,就能猜到里面录的肯定也是叶笑笑,毕竟她之前也看过类似的视频。

碟片袋旁,放了几本日记本,日记本上标注了时间,她拿起一本打开,字迹是顾萧的字迹,她却不知道他有写日记的习惯。

日记并不是每天都有写,好像他只是在记录一些心情,她随便翻了两本,大致看了几篇内容,里面全是顾萧对父母和对叶笑笑的思念,他似乎已经接受了父母双亡的事实,却一直对叶笑笑失踪的事情耿耿于怀,甚至不断的想象如果找到叶笑笑,他们会怎么样生活。

那些平实的文字,前面描述着他的痛苦,后面又描述着他幻想的和叶笑笑的幸福生活。

木子默不知道最后是怎么走出那个房间的,只觉得这个房间,已经抽干了她所有的血,所有的希望,也抽干了她对他仅有的那点信任和坚持。

木子默回到房间,脑袋里不停的播放着他最后一篇日记里那段令她心碎的文字:如果笑笑长大了,大致也如她这般长相吧?从她的笑容里,我真的可以看到小时候笑笑的影子。或许笑笑真的永远都回不来了,如果是她,也很不错。

她在阳台上坐了很长很长时间,都无法从这样的事实里走出来。

为什么每次她想坚持去相信他的时候,就会出现一些足以摧毁她所有信任的证据?

为什么那么久的东西,那些日记,他肯定知道只要被她看到,就足以让两个人的感情崩塌,他却舍不得处理掉呢?

为什么他要一次又一次的骗她,真的只是因为她的骨髓可以救叶薇薇吗?

她越想越难受,整个人都快要窒息了。

她考虑了很久很久之后,起身换了身衣服,去把那个小房间给重新锁了起来,拿起帕加尼的车钥匙,去了车库。

她想去看看叶薇薇,看看她现在怎么样了,想去问问医生,叶薇薇这种情况,还能坚持多久?

她也不想呆在这里,这里的空气让她想要窒息。

她甚至都不想等司机来接她,就自己开着车子离开了。

顾萧在保镖告诉他叶笑笑来找木子默的第一时间,就急忙往家里赶了。

路上,看到那辆粉色的帕加尼,他心口猛的慌到了极点,她这几天卧床休息,好不容易身体好了些,居然自己开车出来了。

而且帕加尼的车速显然很不正常,在这算不上很拥挤但多少还是有些车辆的路上,丝毫没有减速的迹象,而是在各辆车之间穿梭。

他吓得呼吸都不太顺,颤抖着手点开了木子默的号码,响了几声,就被挂断了。

他艰难的吞咽了下口水,加速追了上去。

这个时候的帕加尼,已经没有刚刚的快速了,而像是慢慢在减速,但是还是在不停的超车,甚至有些强制性的另换车道,好几次差点都要和其他车撞到了一起。

顾萧很快追上了她,和她并排在一起。

他降下车窗,大声的喊她,她却只注视着前方。

她原先没有发现他,好像又想超车的时候,才往右边看了一眼,看到他的时候,表情瞬间变得恐慌起来,几乎是下意识的,她将方向盘打向了右侧。

顾萧几乎还没有来得及反应发生了什么事,旁边的帕加尼冲向了一旁的风景带,撞在了一颗大树上。

顾萧不知道是怎么走到帕加尼旁的,车里的安全气囊已经弹了出来,木子默已经昏迷了过去。

他颤抖着手想拉开驾驶室的车门,却拉不开。

冷修和保镖们追了上来,几个人合力总算将车门给弄开了,顾萧第一时间抱起木子默,看到坐垫上的血迹,他已经等不了救护车了,抱着她上了自己的车,冷修开车,送他们去医院。

医院里,木子默醒来的第一感觉就是全身疼痛,脑袋里嗡嗡作响,白色的屋顶似乎也在不停的转动。

突然,她侧过身,剧烈的呕吐了起来。

顾萧第一时间过来扶住了她,帮她轻抚着后背,声音略显沙哑:“除了想吐,还有没有其他地方不舒服。”

木子默吐的差不多了,才想起来昏迷前肚子强烈的下坠感。

她颤抖着摸向腹部,想感受一下她略有一些凸起的腹部。

顾萧看着她的动作,满眼的伤痛,缓了好一会才道:“我们以后还会有的。”

木子默一瞬间跌回了床上,脑袋震得有些眼冒金星。

她闭上眼,一滴清泪从眼角滑落。

良久,她睁开眼,眼神凶狠:“你们如愿了!”

顾萧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木子默,心底一慌,直接抱起她,将她抱进怀里:“不要这样,宝贝,不要这样。”

木子默剧烈的挣扎起来:“滚,我不想见到你,你滚!”

顾萧紧紧的抱着她,她因为刚做完引产手术,挣扎了一会,就虚弱的没有一丝力气,脑袋也晕乎的随时都能晕过去。

她连哭的力气都没有,虚弱的让人心疼:“顾萧,原本这孩子或许能让我不去计较那些所谓的真相,但是,现在没有了,什么都没有了。”她闭了闭眼,再睁开时,已经清冷一片:“结束了,我们彻底结束了。这颗心,扔了也不会给你了。你要想要……拿心来换!”

最后四个字,她几乎是咬着牙,从牙缝里迸出来的。

顾萧身体一僵,恐慌袭上心头:“你又想离开我是不是?”

木子默之后再也没说过一句话,不论谁来看她,她都一句话不说,只是安静的躺在床上,或者靠在床上看着窗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