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263章
作者:酱吵吵  |  字数:750873   |  更新时间:2020-11-26

到聚会结束,木子默也喝了不少酒,已经有了些醉意,被Gary搂在怀里,在会所门口等服务生将车开过来。

Gary看到和导演一起走过来的男人,低头亲昵的对着木子默道:“送你回去,还是去我那里。”

木子默皱眉,抬手闻了闻身上的酒味,露出一副很嫌弃的表情:“去你那!回去会被花花嫌弃死的!”

Gary宠溺的揉了揉她的发:“那以后少喝点酒。”

木子默不满道:“那你以后少来这种聚会,什么人都有,真糟心!”

Gary笑着在她鼻子上刮了刮:“还以为你不在意呢?”

木子默摸了摸鼻子,没再说话。

她在意吗?她不知道,她只知道看到他,就想到了他把她丢在火场,救叶笑笑出去的那一幕,她就有些呼吸困难。

顾萧就站在离他们一米不到的距离,黑眸沉的吓人。

导演以为哪里出了问题,小心的询问了几句。

顾萧才缓过神来,不去看那对碍眼的男女。

次日,一大早,木子默就被电话给吵醒了。

她刚按了接听键,对面就传来了暴怒声:“木子默,你又夜不归宿?”

木子默立马清醒过来:“花花,我的好花儿,你别生气,我回去给你解释。”

“你知不知道今天什么日子?”

木子默按着脑袋想了半天:“啊!今天校庆啊!我差点忘了,我马上回来!”

木子默赶回学校的时候,大部分来宾已经入场了。

她今天是负责接待来宾,引导来宾签名的。

她来这么晚,势必要被负责来宾接待小组的组长夏雪花,也就是比她小3岁,但是思想比她成熟3倍小名花花的舍友给痛骂一顿。

夏雪花掐在她的胳膊上:“让你迟到,你还有没有时间观念了。”

木子默吃痛,求饶道:“我知道错了,我下次再也不敢了。”

“你每次都这样说,你还说你再也不会夜不归宿了呢?你这是第多少次夜不归宿了?”

木子默刚想抱着她的胳膊撒娇,身后响起了一阵尴尬的咳嗽声。

她转身,看到顾萧和秦恒站在身后,她还没有反应过来,夏雪花就拿着支笔递给她:“还不去接待?”

她呼了口气,换上那副冷漠的面孔,走到顾萧和秦恒跟前,礼貌道:“两位是来参加校庆的吧,请到这边签名,谢谢!”

顾萧没有接过笔,秦恒赶紧拿过笔,看她装作不认识他们,他也只能装作不认识她,在签名墙上签名。

木子默站在一旁等他们签完名,才领着他们进了会堂。

等所有人都进了场,她们把签名台都收拾好,原本要去其他小组帮忙的,但是木子默根本没有了心情,找了借口,就溜走了。

木子默无聊的在校园里逛了一圈,不知不觉的,就走到了那颗梧桐树下。

她永远也忘不了,她在梧桐树下写生,顾萧背着光向他走过来时,她心脏快速跳动的感觉。

他们在一起后,无数次的在这颗梧桐树下约会,一坐,能坐一个下午。

她抬头看着这颗高大的梧桐树,眼底一阵阵的酸涩。

直到天空又淅淅沥沥的飘下一些小雨,她才转身离开。

顾萧不知道为什么,心里烦躁的不行,在会堂里呆不下去,在轮到他发表完演讲后,就出来透气了。

他不知不觉的走到了梧桐树这里,看到那个女人仰着脑袋,对着梧桐树发呆,不知道她在想什么。

他想上前打个招呼,又怕显得太突兀,更怕扰了这副宁静的画面。

他不知道自己怎么了,居然第一次有想主动接触一个女人的想法。

而且这个女人,抽烟喝酒,还化着他其实很讨厌的浓妆,明明完全不是他理想中的女友的样子,却让他有种忍不住想接近的冲动。

他觉得自己可能是疯了,于是,他快速逃离了。

校庆的宴会,木子默原本也不想参加的,但是被夏雪花逼着,只能去参加了。

当然他们不是去宴会当服务员的,而是作为学生代表参加。

秦恒终于找到了能和木子默交谈的机会,将她拉到角落里:“你最近怎么样?”

“挺好的,学姐怎么没有和你一起来?”

“她工作有些忙,脱不开身。你又回炉重造了?”

“嗯,也找不到其他奋斗的目标,不如先充实自己。”

“嗯,也挺好的,给自己多找点事情做,也是好的。”

“学长,你不用担心,我现在很好,你们都不用替我担心,你和学姐好好的就好了。”

秦恒抿了抿唇,最后又叹了口气:“我求婚又失败了!”

木子默挑了挑眉:“怎么没听学姐说呢?”

“哎,她说她事业正在上升期,不想这么快结婚。她最近接了个剧组的拍摄工作,好像做得还不错,就是比以前忙得多,都没时间理我。”

“哦,对哦,我听她说了,好像还被哪个电影节提名了最佳摄影奖是吧!学姐真的是太优秀了!”

他们正聊着,就看到顾萧好像在找秦恒,已经往这边走了过来。

木子默将秦恒推开:“你装作不认识我,我不想跟他再有什么交集。”

秦恒看了看她,又看了看顾萧,叹了口气,走了出去。

木子默原本以为他们参加问校庆就会回国的,却不想在酒吧,又遇到了顾萧。

她几乎每天晚上都会去酒吧喝会酒,也没有什么其他的意思,纯属为了助眠。

有时候自己去,有时候和花花一起去。

一连去了一个星期,几乎每天都能遇到顾萧。

她都不知道该说两个人的缘分奇妙,还是该说自己倒霉。

她真的很不想见他,只要见到他,过去的那些事情,就像开了闸的洪水一般,向她汹涌而来。

她每次快要窒息的时候,就会想到他抱着叶笑笑离开的背影,硬生生把所有的不舍全部都逼了回去。

酒吧里,她不像之前,会拒绝别人的搭讪,她现在反而觉得有人跟她搭讪,还证明她有些魅力,所以几乎来者不拒,最后再一起离开。

这天,木子默还是面无表情的应付着一个前来搭讪的外国男人。

刚碰了酒杯,酒杯就被人给夺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