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241章
作者:酱吵吵  |  字数:750873   |  更新时间:2020-11-26

不知道过了多久,木子默想着他应该消了气,就出房间去找他。

她刚走出房间,就听到书房里传来一声巨响,是什么东西被咂落在地的声音,接着就听到顾萧的怒吼声:“你跟我说只有这个办法?就你这个能力,是怎么当上院长的?”

接着,安静了不过两秒,顾萧的声音再次响起:“好,你最好给我尽快研究出来,要不然这个院长也别当了,什么教授专家的,全都给我撤了。”

之后,书房就恢复了安静。

木子默真的被吓到了,又躲进了房间里。

她不知道顾萧是怎么了,只是半个月不见,他似乎变了个人,阴沉的让她有些害怕,而且越来越容易动怒了。

她静静的坐在阳台上的吊篮里,有些心不在焉的思考着,房间的门被推开了。

顾萧走了进来,他先看了眼床,又去浴室找了一下,才向阳台走来。

在看到木子默的时候,他才停了脚步,深深的看着她,喉结滚动了一番才开口道:“要不然先把这个孩子打掉吧。”

木子默脑袋“轰”的一声炸开了,有些不敢置信的看向他,她想到了昨晚沈崇光跟她说的,他不会允许这个孩子出生的,他果然是不允许这个孩子的存在,所以他选择了最坏的结果了?

木子默双手紧紧的抓在吊篮上,以来平复自己现在的情绪,既然他已经做出了选择,她也没有什么好说的了,她的性格让她无法低声下气的去寻求一个人的原谅,她拿计划书的确是不对,但是其他事情,她都没有做过,原本就是清者自清的事情,既然他选择了不信她,她解释的再多又有什么意义?

良久,她起身,平静的面向他:“他不会给你造成任何的困扰,我会带他离开,我不会告诉他他父亲的事情,更不会让他成为沈崇光的棋子,我不会让他接触任何认识你的人的,我们都不会打扰你的生活。”

顾萧只觉得上次受了枪伤,都没有现在的心痛,她居然觉得他是为了和她分开才不要这个孩子的,他们的感情就这么脆弱?

他刚想解释,手机突然响了,是叶钦文的电话,所以他必须要接。

木子默看着他接了电话,听了几秒,就脸色大变,匆匆挂了电话,就转身往外走。

临出门的时候,才像是想起了什么,转身对着木子默道:“我有些事要出去一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回来,你先好好休息,这个事情,等我回来再谈。”

木子默只是看着他道:“顾萧,怎么说我们也这么长时间的感情了,我只有这一个要求,如果需要签什么协议,我也可以签。”

顾萧眼中一瞬间迸发出骇人的光线,怒道:“木子默,这辈子,你生是我的,死也是我的。”

顾萧走后,木子默想了很久,也没太明白他的意思,他要她,却不要她生的孩子?

这一夜,顾萧又一夜未归。

次日上午,木子默才知道昨晚顾萧匆匆离开的原因,她听到消息的时候,几乎有些手脚发凉,吩咐了司机送她去了医院。

木子默按照病房号找到了病房,敲了敲门,来开门的是顾萧。

顾萧看到她,皱了皱眉:“怎么不在家好好休息?”

木子默直接推开他,走了进去。

病房里,叶钦文一脸疲惫的坐在沙发上,叶笑笑坐在他身旁安慰着她。

木子默走到病床前,看到叶薇薇安安静静的躺在那里,鼻子里插着氧气管,她捂住嘴,一瞬间红了眼眶。

“怎么会这样?不是说被控制住了吗?为什么病发一点预兆都没有?”

顾萧走过来,轻轻的拥住她:“不是没有预兆,是她一直在瞒着我们,我问过了她G城的医生了,她已经病发了有半年之久,只是一直在瞒着我们而已。”

木子默眼泪再也崩不住了:“医生怎么说?”

顾萧抿了抿唇,没有说话。

叶钦文抬眸看着她,张了张嘴,最终也没有说话。

叶笑笑开口道:“有合适的骨髓,就可以救她。”说着,她哭着捶打自己,“为什么我要沾染毒品,为什么我连和她匹配骨髓的资格都没有?我明明就是为了救她而生的,为什么却救不了她!”

叶钦文赶紧抓住她的手:“沾染毒品,不是你的问题,你也是被迫的,你不是为了救她而生的,是,你的出生的确是医生给的建议,但是不论是你,还是你姐姐,都是你妈留给我的至宝,以后不可以这样说自己。”

木子默还没有理清他们的话,叶薇薇就醒了过来。

她第一眼看到泪流满面的木子默,抬手想抚上她的脸:“对不起,让你担心了。”

木子默弯腰抓住她的手:“你怎么这么傻,为什么不早点说出来,为什么要自己一个人承受?”

叶薇薇无力的笑了笑:“那个时候,你们要办婚礼,我怕影响到你们的婚礼,后来觉得,说出来也只是让大家担心而已,就没有说了。”

“你好傻,你真的好傻,我可以救你的,我的骨髓是配你的。”

木子默说完,明显的感受到拥在她腰间的手一紧,她回头看向他。

他紧紧的盯着她:“你什么时候知道的?”

木子默还未回答,叶笑笑就开口道,她的声音很低,像是自言自语,却又让他们都听到了:“可是你现在怀孕了,怀孕了是不能捐骨髓的。”

木子默本来并没有觉得怎么样,但是听到叶笑笑的话,像是被淋了一头的冰水,身体通寒,她想到了昨天顾萧在书房里打电话,似乎是给一个医院的院长大的电话,之后没多久,他就让她打掉孩子的事情,只觉得一阵恶心,快速的推开顾萧,冲向卫生间。

木子默静静的看着镜子里略显狼狈的自己,她怎么把自己活成了这个样子?被自己的亲生父亲利用就算了,毕竟她对他没有什么感情,可是,她想不到从一开始,一手推她进局的是她一直以来敬重的老师。

现在她爱的那个男人,为了救另外一个女人,要她打掉他们的孩子,虽然她也很想救叶薇薇,但是她无法接受这样一命换一命,她不救叶薇薇,是对不起叶薇薇,她救叶薇薇,就对不起这个孩子,为什么会这样?为什么要让她做如此艰难的选择?

顾萧的声音在门外响起:“宝贝,你怎么样?”

木子默打开门,没有再看他一眼,径直走到叶薇薇跟前:“薇薇,我知道你很勇敢,你要撑下去知道吗?”

叶薇薇温柔的笑道:“嗯,我会的,我还要看到我的小外甥出生呢。”

“那你先休息一下,我去看看童叔叔,等会再来看你。”

木子默几乎是逃也似的离开了病房,顾萧跟着追了出来:“我和你一起去看看童叔叔。”

木子默顿了顿脚步,没有回头:“不用了,我自己去就行了,你陪着叶薇薇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