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240章
作者:酱吵吵  |  字数:750873   |  更新时间:2020-11-26

叶笑笑示意冷修回避一下,冷修却只是拦住想靠近木子默的叶笑笑道:“对不起二小姐,爷让我送夫人回去,不把夫人送到家,我是不会离开的。”

叶笑笑恨恨的看了他一眼,低头附在木子默耳边道:“你想知道他对你是什么样的感情,就去那个被锁住的房间里看看。”

木子默根本没有心情搭理她,只是平静的看了她几秒,再回头看了眼来来往往的大厅,转身离开了。

木子默和叶笑笑都离开后,顾萧才径直走到了休息的沙发前坐下,摸出一根烟点燃:“沈先生,你下了很大的一盘棋,想好怎么收尾了吗?”

沈崇光只是低声一笑:“对付你,我还是有信心的。”

顾萧唇角勾起一抹冷笑:“哦?不知道沈先生哪里来的自信?”

“这一年,顾氏被我们抢了多少生意?不说多大损失,十几个亿也会有的吧?上次的招标,又让你在股东大会上失去了威信,你现在应该不太好过吧?”

顾萧伸手将烟灰弹进烟灰缸里,并没有回答他:“我记得我说过,有木子默,你不会死的很难看,但是你自己现在把木子默对你的那点期望,都给作没了,倒是给我解决了很大的顾虑。”

沈崇光眯眼看了他几秒,忽的笑了起来:“我有时候真的有些怀疑,你是真的爱上她了?”

“我爱上她你不是应该更开心吗?”

沈崇光一时语结,没有想到会被反将一军,有些怒道:“如果不是因为她的骨髓适合叶薇薇,你还会对她这么用心吗?”

顾萧低低的笑了出来:“你这自相矛盾的前后,怎么让我觉得你只是想让我认为木子默和你是一伙的呢?”

沈崇光脸色难得僵住,几秒后才假笑道:“不不,她并不是和我一伙的,她可是你法律上的妻子。”

顾萧吐出一口烟:“你倒是提醒了我,如果离婚,我会损失掉一半的资产。”他说着顿了顿,斜眼看向沈崇光,“这样说起来,其实你们也不用这样大费周章,让她和我离婚,得到的好处可比那个招标计划书多多了!”

“像你这样的人,如果她真的和你离婚,你有的是办法一分钱都不给她,你觉得我们会这么蠢?”说着,他笑了起来:“不过说起来,这个项目,给我们带来的利益不仅仅是财力上的十个亿,更可以让我在国内打好基础,我还是要感谢顾总的抬让。”

顾萧不屑的笑了笑:“等你能吃下这个项目再说吧!”

“顾总,丢了个项目而已,不用这么酸,这次就当个教训好了!”

“我听说就这半个月的时间,沈先生为了夜长梦多,已经投入了大量的资金启动项目了,本来还想提醒你一下,不要这么急,想不到你这么迫不及待。”

“不劳顾总担心,这么大的项目,时间也紧张,我当然想尽快投入进去。”

顾萧不置可否,起身道:“那就祝沈先生能早日达成所愿了。”

这夜,木子默以为他不会回来了,但是在接近凌晨1点的时候,她还是听到了汽车的引擎声,只是很久很久,久到她昏昏欲睡了,他都没有进房间。

次日早上,木子默醒来,还是如往常一般,吐得昏天暗地。她昨晚原本就没有吃什么东西,这会吐的黄胆汁都出来了,胃里才好受些。

她原本别扭的不想下楼去吃早餐,想着过了吃早餐的点,他会不会像之前一样,上楼来抓她起床。

可是她又不敢,她怕他不来,她会真的绝望到窒息。

她按时下楼的时候,顾萧正坐在餐桌前用餐,见她从楼梯上下来,只是微微蹙了蹙眉,却没有阻止。

木子默从看到他的时候,脑袋里就开始闹闹哄哄的,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完全没有意识到自己就这样下了楼,也没有意识到顾萧并没有阻止她。

早餐吃了大半后,木子默还是压不住胸口的那股恶心,急急奔向了卫生间。

顾萧抬眸看着她的身影,只是半月不见,她好像又消瘦了很多。

他知道她不应该在她这种时期跟她闹别扭,但是心口的那股气,终究有些咽不下。

饭后,顾萧没有去公司,而是去了书房办公,木子默便回了房间。

晚上八点,张婶给木子默做了些睡前的糕点,木子默坐在餐桌前用餐,顾萧在沙发上看着杂志。

木子默吃了一些,又奔向了卫生间。

顾萧再一次见她慌忙离开的身影,终于忍不住了,喊来了张婶。

“她这个情况,有多久了?”

张婶开口道:“少奶奶是在您出差后,就开始吃什么吐什么,医生也给开了药,但是没有什么效果,不过她一直都有在努力的吃东西。”

顾萧艰难的吞咽了下喉咙,他这段时间到底做了什么?连最基本的关心都没有给过她,她还为他怀着孩子。

他猛的拍了下桌子,声音很大:“这么大的事情为什么没人告诉我?”

张婶吓了一跳:“少奶奶说怕您担心,不让告诉您。”

顾萧抿了抿唇,看着卫生间的方向,没有说话。

张婶又继续道:“少爷,我虽然不知道你和少奶奶之间发生了什么,但是少奶奶现在是最需要关心的时候,不论什么事,你都不能这个时候和她闹别扭。”

木子默心底一片荒芜,她无法像他那样,天生冷漠阴沉,这样的气氛,几乎快让她无法呼吸。

一天下来,两个人并没有任何的交流,就连木子默几顿饭吃什么吐什么,顾萧都选择了视而不见。

所以在将刚吃的睡前甜点都吐完后,还是准备和他谈谈,不论什么结果,都应该有个结果,如果他愿意原谅她,那她也肯定是愿意一起走下去的,如果他反悔了,那他们之间还是有些事情需要说清楚的,即使是分开,她也不能这么不明不白。

木子默从卫生间出来,就看到张婶站在沙发前,像个犯了错的孩子。

她从来没有见过顾萧对张婶发火,一时也被吓到了,站在原地,没敢再动。

顾萧看了她一眼,才对着身旁的张婶道:“我知道了,以后不论事情大小,都要告诉我,你先去忙吧。”

张婶离开后,虽然木子默很想和他聊聊,但是知道他现在好像正在气头上,也不敢和他谈那些事情了。

虽然这一天下来,他一直都没给她什么好脸色,但是也没有这样凶狠狠的瞪着她,她心下一慌,转了个方向,坐电梯上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