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259章
作者:酱吵吵  |  字数:750873   |  更新时间:2020-11-26

第三天天亮的时候,顾萧才放开昏迷的她,解开她手上的皮带,她的手腕已经磨破了皮,他心疼的吻了吻她的伤口,坐在她身边,目光锁在她昏睡的脸上,轻声低语:“宝贝,我放你走,但是你要答应我,一定要幸福快乐,其实宋清澈也不错,至少我了解他,我很放心。如果你不喜欢他,就重新找一个喜欢的。”

他看着她,手停留在她的脸上,轻轻的摩挲:“不过,你放心,不管是谁,有我在,不会有人敢欺负你,你想做什么都可以。

宝贝,我放你走,不代表就放弃你了,我会等你,等你看尽人间尘世纷扰,等你回到我身边。

我会让你知道,我自始至终爱的是默默,是我独一无二的木木,不是笑笑。

如果有一天,你想回来,我一直都会在这里,我爱你,永生永世只爱你,我会永远等你,只要你愿意,只要你回头,就能看见我。”

他低头,在她唇上印上一吻:“宝贝,我爱你,记住,我会永远等你。”

木子默正式清醒的时候,不知道自己怎么会坐在客厅的沙发上。前一秒发生的事情,她已经完全不记得了,她最近总是会这么莫名其妙,有时候是被顾萧抱在怀里,有时候是顾萧在喂她吃东西,有时候是在院子里,她都不记得发生了什么,只记得自己一直呆在房间里,哪都没有去。

她突然想到前两天,具体是什么时候,她也记不清了,顾萧发了疯似的要她,还将她的手给绑了起来。

她低头看到自己手腕上的红印,才敢确定那些都不是梦境。

可是,为什么这会她会在沙发上,她怎么也想不起来。

她环顾了一下四周,发现院子里已经没有了保镖,也看不到顾萧的人影。

她突然快速的跑到大门口,看到周小雨正倚在车子旁抽烟,见她出来,才放心的呼出一口气。

他灭了烟,向她走了过来,在看到她光着脚,连鞋子都没有穿,眉头拧成一团,二话不说,直接打横将她抱起。

木子默最后看了一眼别墅,突然眼泪刷的就流了下来,她知道,他是要放她走了,纠缠了这么久,他们终于走到了尽头。

她知道自己会难过,可是不知道这么无法控制,她不想周小雨看到她难过的样子,可是她却怎么都控制不住情绪。

周小雨重重的叹了口气,抱着她上了车。

书房里,顾萧背手站在落地窗前,看着周小雨将木子默抱上车,心底苦涩难当。

他回到房间,房间的床头柜上,摆放着木子默的画册,画册上多了一个女孩,女孩面对着男孩,只留了个扎着马尾辫的后脑勺,没有正面。

这是今天早上木子默短暂性失忆的时候画的,即使知道她短暂性失忆的时候,对他没有任何抵抗力,可是,他也不敢出来见她,他怕自己会后悔,后悔放她离开。

她的病情越来越严重,再不治疗,可能真的会精神分裂。

她将自己分裂成了两个人,失忆时是叶笑笑,清醒时是木子默。

清醒的时候,她就会忘掉失忆时做的事情,失忆的时候,她把自己幻想成了叶笑笑,可以和他快乐生活的叶笑笑。

所以,她其实自己都不知道有这幅画,而她根本忘记了女孩的样子,所以连一个侧面都画不出来,只有一个后脑勺。

顾萧小心翼翼的将画册收拾好,手机响了起来,是高峰的电话。

他按了接听键,高峰在那头道:“总裁,周少带木总离开S市了,应该是去G城,我已经大概和周少说了木总的病情,周少说回去,会直接带木总去治疗。

冷修已经安排了人,暗地保护木总,不会让木总发现的。”

他顿了顿,问道:“总裁,你在听吗?”

顾萧嗯了一声,他才继续道:“还有,总裁,木总离开S市之前,有去药店买了紧急避孕药。”

顾萧挂了电话,手摸上床上的床单,似乎还留有她身上的香气,他痛苦的闭上双眼,此生,他失了所有享有幸福的机会了。

两个月后

顾萧早上一早过来医院,跟医生详细的了解了一下木子默最近的治疗情况以及治疗方案,他每周都会详细的和医生聊一次,一直第一时间掌握着木子默的病情。

他刚戴好墨镜,从医生办公室出来,就看到木子默拿着水杯,茫然的站在走廊里,他心倏地一痛。

这些天,只有在她睡着的时候,他才敢偷偷的站在她的病床前,静静的看她一会。

她嗜睡有一段时间了,一般睡醒后,她会茫然一段时间。

他将她困在别墅的那段时间,她茫然的时间每天都会增长,会短暂性的失忆,现在已经得到了控制,没有增长的趋势了,医生说这是病人的心理问题,慢慢的会好起来。

他刚过来的时候,她明明还在睡觉,这么早,周小雨还没有过来,这会也没有见到护工陪在她身边,而暗地里派去保护她的保镖,就在走廊尽头的不远处,看到他出来,便又退了出去。

他压住心底的苦涩,艰难的吞咽了一下喉咙,摘下墨镜,迈步走到她跟前,声音温柔如水,仿似怕稍微高一点,就会吓坏她:“是不是想喝水了?”

木子默抬头,茫然的看了他一眼,又低头看了看手中空空的水杯,好像突然想起来自己要做什么:“要喝水,要去打水。”

“房间没有水了?”

木子默垂眸摇了摇头,顾萧拿过她手中的水杯,牵起她的手:“我带你去打水好不好?”

木子默看着空了的右手,又看了看顾萧好看的手指,犹豫的点了点头。

顾萧牵着她的手,往开水房走去,他帮木子默接了些热水,又兑了些冷水,喂到她嘴边,她就着他的手,捧着水杯,咕噜咕噜的喝完了一杯水,然后圆溜溜的大眼睛看着他,说了声“谢谢”。

顾萧知道她到现在还没有认出他,他突然就想她如果一直认不出他也是好的,至少这样他可以接近她。

他眼睛紧紧的锁住她,看得她有些不自在,她开始眼神闪烁,指了指他手中的杯子:“杯子。”又指了指自己:“还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