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248章
作者:酱吵吵  |  字数:750873   |  更新时间:2020-11-26

木子默和陆小溪宋曼知在罗曼蒂克喝酒,正好碰到唐辰煜和几个朋友一起过来,唐辰煜邀请他们一起去楼上的会所唱歌,几个女人也没有拒绝,反正都是玩,人多了也热闹,便一起去了包厢。

等大家稍微熟悉了一些,就开始有男生来故意搭讪木子默了,木子默还未回应,对方就直接被唐辰煜一脚踹开了。

“NND,我二嫂你也敢想,你是不是嫌命长?”

对方似是刚反应过来:“啊,是顾少的女人啊,我说怎么这么面熟,我还以为是个小明星呢,对不住对不住!”

木子默对对方给自己贴的这个标签很不满意,微微眯眼看着他:“什么谁的女人?女人就是你们男人的附属品吗?”

对方被噎了一下,没敢再接话。

宋曼知将话筒递给她:“来来,默默,唱歌,一起唱。”

木子默接过话筒,和她唱了几首,越唱心情越差,不管哪首歌,总有那么几句歌词能触动人,她心里闷的慌,干脆出去透透气。

她去洗手间洗了把脸,出来经过一个包厢,包厢的门虚掩着,里面没有什么音乐的嘈杂声,所以她听到男人的声音,下意识的就停下了脚步。

“周大小姐,迷女干这种毁自己清誉的事情,你也敢往自己身上泼,想来和我一起合作毁个木子默,你应该不会拒绝吧?”

周楚楚冷笑了一声:“如果你只是毁木子默,我倒不会反对,但是现在谁不知道木子默是顾萧的死穴,你们毁她,就是毁顾萧,你以为我会这么傻?况且,上次周年庆那么好的机会,谁都没有防备,你都能办砸,我是真的怀疑你的办事能力了。”

纪闵文眯眼看着她:“我怎么知道白星和胡月月那么笨,两个人都搞定不了一个女人。”他停了停,又低笑道:“你其实早就知道这个事情了是吧?但是你却一直没有说出来,你其实也想毁掉木子默是不是?甚至最后还利用我的计划,博取顾萧的同情和内疚,让他为了弥补你,帮你登上国际T台,你的这手牌打得真是高明,和你这样聪明的女人合作,我们肯定能达到目的。”

周楚楚淡淡的瞥了他一眼:“我没有你说的那么有心机,我也没有想过让木子默怎么样,只是听我妈跟我说白星跟她说的那个事情,那天我比较留意白星而已。”

纪闵文显然不信:“那你还假装自己被迷女干?如果不是因为我在休息室里装了摄像头,准备拍下木子默被迷女干的那幕,而拍下你,我恐怕也会以为那天有人和我想到一块去了呢!”

“我不管你想怎么样,我不会去做那样的事情,我可以给你钱,来买这份视频,其他的条件,我不会答应,反正就算你把视频给了顾萧,也只不过让他多讨厌我一分,收回给我的资源而已,你什么好处也得不到。”

纪闵文冷笑了两声:“如果让他知道白星做的那些,都是你一手指导的呢?”

周楚楚倏然觉得全身发凉,咬牙道:“我不会承认的!”

“我只要不小心把这个视频给泄露出去,他就会瞬间明白,到时候,你会有什么样的下场?以他护木子默的心态,会怎么对付你?轻一些的将你赶出周家,重一些的,可能会让你去坐牢,那你一辈子就毁了!”

“你敢!”

“我有什么不敢?只要白星一口咬定你是幕后黑手,顾萧肯定会相信。哦,对了,胡月月这个人,恐怕你们一辈子都找不到了。”

“你太无耻了!”

纪闵文起身,走到她跟前,拍了拍她的脸:“趁着这两天顾萧不在,你把木子默送到我床上去,我倒要看看,他是不是真的就这么不在意自己的女人是不是被别人睡过!”

木子默在门外,把他们所有的对话听得清清楚楚,她真的没有想到周楚楚居然一开始就知道白星会对付她,居然没有阻止,而所谓的迷女干也是她装出来的。

她一边感到心寒,一边又有些庆幸周楚楚没有受到过伤害,至少,她不用欠她什么了。

她虽然一直没有表现出来,但是一直都心怀愧疚,所以一直也在不停的找资源,让顾萧帮忙搭线补偿她。

她突然觉得有些轻松了,她和周楚楚的友谊,早就已经消亡,虽然因为叶薇薇的事情,周楚楚对她的态度算是改善了不少,但是那也只是对比以前。

既然她不在乎她们之间的那点感情,她也不必在乎了。

她将两个人的对话听得差不多,才悄悄离开。

就这样又过了两天,木子默知道顾萧明天就要回来,不知道周楚楚今天会不会来找她。

如果她不来,所有的事情就当过往云烟了,如果她来,那她也绝不能坐以待毙。

她一直等到吃完晚饭,周楚楚都没有出现,她慌了一整天的心,才稍稍有些安定。

吃完晚饭,她原本准备看会书就睡觉了,宋曼知打来电话约她去喝酒,她便换了身衣服出门了。

因为上次事故,顾萧已经不让她开车了,再加上帕加尼送去维修了,她也不想开其他的车,就让司机过来接她。

车上,木子默一直靠在座位上闭目养神,车子开了一段时间,就停了下来。

木子默睁开眼,看到车窗外一片黑暗,完全不像市区里的灯火通明,心中警铃大震。

她装作一脸的迷惑问道:“这里是哪里?是走错路了吗?”

司机低声的应了一下,手上突然拿着一个喷雾,对着木子默喷了几下。

木子默快速的捂住嘴巴,还是吸入了一些,不一会就陷入了昏迷。

顾萧这几天没日没夜的忙,终于把事情给办完,可以提前一天回国陪木子默,紧赶慢赶的,终于在晚上赶回了S市。

他知道宋曼知约了木子默去罗曼蒂克,就直接让司机将车开去罗曼蒂克。

半路上接到冷修的电话:“爷,我们跟丢了夫人的车。”

顾萧一惊:“怎么回事?”

“我看夫人的车走的不是平时的路,就准备追上去的,被一辆大货车挡住了路,不小心撞上了,路被堵住了。我给司机打电话,一直都无人接听,刚刚司机给我回电话,说他被人打晕了,过来接夫人的不是他,但是我们都没有注意,对不起。”

顾萧暴怒:“你跟我说对不起有什么用?半个小时内给我找到人,我马上过来。”

顾萧无力的捏了捏太阳穴,他不知道这次是不是又是木子默为了逃离他,而精心安排的逃亡。

他到希望只是她的又一次逃亡而已,否则就说明她有危险,而他又一次让她陷入了危险。

他自己也知道,以木子默的性格,是不会这样答应了宋曼知,又不出现的,她肯定是遇到了危险。

他越想越害怕,整个人也越来越暴躁,所以一见到冷修,劈头盖脸的骂了一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