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258章
作者:酱吵吵  |  字数:750873   |  更新时间:2020-11-26

周小雨说他知道顾萧经常会请心理医生去别墅里,但是具体什么事情,他也问不出来。

周小雨很担心木子默,去过几次,都被挡在门外,他能想到的,只有温玉琛。

他们这群人里面,一直是为顾萧马首是瞻的,但是温玉琛和唐辰泽的话,顾萧是能听进去的,唐辰泽是对木子默有偏见的,所以劝说顾萧的任务,就落在了温玉琛的身上。

一开始,温玉琛觉得顾萧是有分寸的,所以他一直不觉得有什么。

可是,2个月过去了,发现顾萧还是那个样子,又听周小雨说心理医生什么的,他也有些担心木子默,所以,干脆和唐辰煜一大早过来看看。

保镖跟顾萧请示了一下之后,便放温玉琛和唐辰煜进去了。

三个人在客厅聊了一会,只是聊了聊工作上的事情,以及外面现在的局势,不管外面的形式现在多么严峻,沈崇光蠢蠢欲动,顾萧都不为所动。

温玉琛刚准备切入正题,就听到咚咚的下楼声。

木子默站在楼梯处,穿着一身家居服,头发也没来得及整理,有些胆怯的看着他们。

顾萧赶紧起身迎了上去,拉住她的手,温柔道:“怎么了?”

木子默被他一问,眼神有些迷茫的在客厅里寻找了一番,好像不太知道自己要干嘛。

顾萧继续耐心问道:“要喝水吗?”

木子默这才摸了摸肚子,摇了摇头。

“饿了是吗?”

木子默点了点头:“你说今天我们吃小笼包的。”

顾萧拉着她走到餐桌,将唐辰煜带来的早餐打开,夹了个小笼包,沾了些醋,喂到她嘴里,她满足的咬了一口,脸上露出一丝浅笑,像个知足的小孩。

温玉琛和唐辰煜看着这一切,两个人都有些吃惊,彼此交换了一下眼神,什么都没有开口,没有去打扰两个人的世界。

木子默吃完早餐,顾萧宠溺的揉了揉她的脑袋,嘴角微微有了些笑意:“宝贝今天很乖,等会萧哥哥带你去荡秋千好不好?”

木子默点了点头。

顾萧指了指客厅温玉琛和唐辰煜,对着木子默道:“萧哥哥要招待一下客人,宝贝先回房间等一会可以吗?”

木子默看着温玉琛和唐辰煜,歪着头努力的思考了一下,然后才点了点头:“萧哥哥背背。”

顾萧在她唇上啄了一口,然后背起她,将她送回了房间。

唐辰煜看着返回客厅的顾萧,满是担忧的问道:“二哥,二嫂她。。。”

顾萧看了他一眼,淡淡道:“只是短暂性失忆,一会就好了。”

温玉琛道:“可是,即使是短暂性失忆,也要好好治疗,要不然后面会越来越严重吧。”

顾萧没有说话,低头用杯盖拨弄着杯子里的茶叶。

温玉琛继续道:“周小雨很担心默默,你让默默见他一面吧。”

顾萧抬头,眼里冰冷一片:“谁也别想从我身边带走她。”

顾萧虽然一直都冷冷冰冰的,但是对他们这些兄弟从来不会这样的态度,温玉琛和唐辰煜一时愣住,不知道该说什么。

过了几秒,唐辰煜才鼓起勇气道:“二哥,你这样,你也会出问题的,到时候,你跟二嫂就真的没有回转的余地了。”

温玉琛也在旁劝道:“顾萧,放手吧,只有结束了这段痛苦的感情,才有机会重新开始。你首先,要治疗好默默,你们才有重新开始的机会。

如果等默默她情绪完全崩溃之后,你是能留下她了,可是,你有为她考虑过吗?她一个正正常常的人,喜欢画画,喜欢设计,有自己的理想,她以后真的要过像刚刚那样,跟个长不大的孩子一样,什么都分不清,连自己是谁都不知道,这样对她真的好吗?”

顾萧痛苦的闭上双眼,脑袋后仰靠在沙发上,良久,他才开口:“你们先回去吧,我会考虑的!”

温玉琛和唐辰煜走后的一个星期,顾萧从外面回到房间,木子默正坐在地板上画画,顾萧走过去,将她抱坐在自己大腿:“在画什么?”

木子默将画本递到他跟前:“画萧哥哥呀,你看我画的好不好?”

顾萧接过画,那是一个漫画少年,五官上和他有些相似,他勾唇道:“宝贝画的真好看!”

“那是因为萧哥哥好看。”

“宝贝喜欢萧哥哥吗?”

“喜欢呀!笑笑以后要做萧哥哥的新娘。”

顾萧全身募的一僵,用了很大的力气才压下眼底的酸涩:“宝贝,你是谁?”

木子默转头,眼中疑惑道:“笑笑呀!萧哥哥最喜欢的笑笑。”

顾萧忽然用力抱紧她,艰难的滚动了下喉结:“宝贝,我输了,我放你走。”

说完,开始动手解木子默的衣服。

木子默有些懵懵懂懂的看着他,显然不知道他要做什么,在他将她衣服上的纽扣解到胸口时,她按住了他的手,怯怯诺诺的唤道“萧哥哥”。

顾萧指间开始颤抖起来,只是犹豫了几秒,还是继续解她的扣子,然后整个人将她压在了地毯上。

顾萧闯入的时候,他明显感受到木子默僵硬的身体,他知道她清醒了。

在她还没有来得及反抗的时候,他已经拿身边准备好的皮带,绑住了她欲捶向他胸口的双手。

顾萧从来不知道,这种事情,可以做的这么痛苦,可是,他仍然不愿意放开她,她感受到她的愤怒,可是,那又怎么样?他终究是要失去她了,即使她恨他,他也不在乎了,他只想要最后的温存,在以后的日子里,陪他度过每一个日日夜夜。

她已经反抗的没有一丝力气,最后连求饶的话都没有,直接昏睡了过去。

他起身抱起她,将她放在床上,身子再次覆了上去,温柔的亲吻她,只有这个时候的她,才不会反抗他。

木子默从来没有感受过这样的顾萧,比任何时候都疯狂,他凶猛的想要将她吞入腹中,她承受不住,多数的时候,都是在昏迷,但是不管昏迷多久,醒来的时候,男人还是在她身上驰骋,像是要将她榨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