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256章
作者:酱吵吵  |  字数:750873   |  更新时间:2020-11-26

在机场过安检的时候,她被拦了下来,理由是很烂的证件出了问题,她几乎想都不用想,就知道是顾萧捣的鬼。

她证件怎么可能有问题?之前证件被顾萧收了起来,这些都是她最近新办的。

果然在机场等了不到半个小时,顾萧就来了。

他脸色苍白,没有什么血色,整个人看起来很是虚弱,沉眸看着她:“又想离开?”

木子默不耐烦道:“你到底想怎么样?我出国散散心,碍着你了?”

“国内随便你溜达,出国就算了,我不放心!”

“我管你放不放心,我难道没有人生自由吗?”

“你有,只是你出不去。你的信息已经被联网限制出境了,没有我的允许,你出不去的。”

木子默终于明白他之前说的她逃不掉是什么意思了,国内她随便哪里都可以去,他有的是办法可以找到她,只要不出国,都能在他的掌控中。

她怒意一下飙升到最高值:“我是犯了什么罪?你有什么权利限制我出境?我要告你!”

顾萧直接圈住她的腰:“你犯的罪就是偷了我的心,好了,不要跟我闹了,我现在身体不是很好,没什么精力,我们回家吧!”

木子默剧烈的挣扎起来,却怎么都挣脱不开他的禁锢,最后崩溃的蹲在地上:“为什么不能放过我?为什么明明不爱我,为什么不能放过我?叶笑笑已经回来了,叶薇薇我也救了,沈崇光也被你赶回了日本,我已经没有任何用处了,为什么还是不能放过我?”

顾萧还是抱着她的腰,看着她崩溃的大哭,心里揪成一团:“我也想知道为什么,为什么这么久了,你还是不相信我是爱你的,到底要怎么样你才能相信我对你的感情?”

“你爱我?都已经到这个地步了,你还能说出这样的话?全世界的影帝都比不上你的演技,从知道我是木心愿的女儿开始,你就知道我和沈崇光的关系,你却从来不曾提过。家里安了窃听器你怀疑是我,从一开始知道我想要那份计划书,知道我一直在被折磨,明明我还在怀孕,你还是利用我去对付沈崇光。在我每天吐的天昏地暗的时候,你和叶笑笑在国外出双入对;我努力的想要保住这个孩子,你却为了让我救叶薇薇,劝我打掉孩子,你的爱真是伟大,全tmd跟我无关。”

听到她连脏话都说了出来,知道她气的不轻,虽然他已经被折腾的没了什么力气,还是努力的解释道:“我知道那份录音你会当真,但是我真的只是想要保护你,不想沈崇光再想着利用你,和笑笑去国外,也只是想麻痹沈崇光,让他觉得我真的是要放弃你了。打掉小孩我也真的是心疼你,也有很一些妇,抵抗不了这种孕吐,会接受医生的建议打掉孩子的。”

“我从来没有怀疑过你,就算你要拿走我的全部,我都会双手奉上,这所有的东西如果能换一个你,我都可以不要。我当时只是有些生气,气你一直不跟我说沈崇光的事情,气你把所有的事情都一个人扛着,气你宁愿把自己辛苦创立的I给木叶,也不愿意把事情说出来让我帮你。我真的很生气,我只能把自己的精力用在装扮儿童房上,只有这样我才觉得我们会有个美好的未来。

出差之前,我也不知道你吐的那么严重,否则我不会那样和你闹,都是我的错,对不起宝贝,我保证以后不会这样了,我真的很爱你,我不能没有你的,不要离开我好不好?”

木子默擦了擦眼泪,仰头看向他:“顾萧,如果你真的爱我就放过我!”

顾萧盯着她看了几秒,说了这么多,她还是要离开,他抿了抿唇狠声道:“放过你,谁来放过我?”

说完,也不愿再纠缠下去,弯腰用力的将她抱起往外走去。

木子默用力的挣扎,他用尽全力才没让她挣脱。

于是,木子默又被带回了金域华府。

她也知道了顾萧说他身体不好,没有什么精力是什么意思了。

原来从他受伤开始,就真的没有吃过一口饭,全靠营养液养着的。

这已经差不多过去大半个月了,木子默在知道的时候,几乎是没有一刻犹豫的吼他:“你真的不想要命了?你干脆也别输营养液了,死了一了百了!”

她吼完他之后,他真的连营养液也给拒了,不吃不喝,大多数时间,都坐在卧室的床上发呆,看到木子默的时候,两眼会发光,但是木子默不理他,他眸光一点点变暗,话也不说了,很像木子默当初刚没了孩子的样子。

木子默最后被逼的没有办法,将张婶熬好的粥递到他跟前:“你吃还是不吃!”

他看着她,目光灼灼:“你说你爱我,不是爱过我!”

木子默不知道他这什么脑回路,她之前只是在医院说过一句爱过他的话,他居然能一直记着,无语道:“假的你也信吗?”

他想了想,眸光虽然有些暗了,还是点了点头:“我信,只要你说你爱我,我就信。”

木子默看着他几秒,还是没有说话,叹了口气,舀起一勺粥:“张嘴!”

顾萧张嘴,喝下一口粥:“你还是爱我的对不对,不是爱过了,你还爱我!”

木子默垂眸,舀起一口粥,喂进他嘴里:“我累了,爱不动了。”

顾萧捧起她的脸,在她脸上的疤痕上亲了亲:“那你休息休息,让我好好的爱你。”

木子默将碗递给他,起身道:“这些都吃完,先只能吃这么多,没吃饱也不能再吃了。”

木子默走到阳台上,看着院子里的风景,等到他差不多将粥喝完,她才开口:“顾萧,放了我也是放了你自己,如果你不愿意放开,我们两个人的这辈子,就都只能这样了。”

顾萧放下碗,下床走到她身后,拥住她:“哪怕让我今生和你只能呆在这个狭窄的阳台,一步也出不去,我也愿意。”

“所以,其实你根本不在乎我愿不愿意。”

“不是,我在乎,但是相信我,不会再有第二个人会像我这样爱你了。”

“如果有呢?”

“宝贝,不要气我了,就算有个人爱你,你也不会爱他。”

这次他说对了,她即使能找到那个爱她的人,却已经没有勇气再去爱一个人了,更不会像爱他那样爱了。

他继续道:“所以,那样你也不会幸福,只有我们在一起,才会有幸福的可能。”

木子默不再说话了,他歪理很多,他不放过她,她还是无法离开。

就这样,顾萧开始安心养病,养身体,不管木子默对他的态度多么冰冷,他都有些自娱自乐的每天哄着她,粘着她。

木子默也想过如果不去计较过去,是不是两个人真的可以重新开始?

可是只要想到那个孩子,想到叶笑笑,想到那些日记,想到沈崇光的那个录音,她就会精神奔溃。

她和顾萧回不去了,即使他现在很用心的想修葺这份感情,虽然她表面并没有表现出抗拒,但是她内心却极度在抵制。

她把所有的情绪都压在了心里,渐渐的,对顾萧的那些接触也表现出了抗拒。

顾萧发现她对他的态度没有像之前一样一点点变好,反而有些变坏的趋势,心底渐生出绝望,他知道木子默已经不属于他了。

她连他的怀抱都那样抗拒,夜里,她沉陷在噩梦里哭泣,不愿醒来,只要他抱她,她就会清醒过来,然后躲开他的触碰。

他第一次感受到无能为力的挫败感,即使当初追她时,她的拒绝也没有让他如此无力过。

可能那个时候,他有的是希望,而现在,他把所有的希望都弄丢了。

木子默也没有好到哪里去,有一天她想出门,顾萧要陪她,被她拒绝了。

于是她走到哪里,保镖就跟在身后。

她去商场,保镖会直接清场。

她突然意识到,从她上次逃离之后,虽然两个人和好了,但是她身边的保镖却变多了。

其实早在她逃离失败开始,她就没了任何自由,而她被他从机场带回金域华府后,她的处境就更严重了!

她和顾萧大吵了一架,顾萧说不是要囚禁她,她可以去任何地方,要不然他陪,要不然就是保镖陪,她想做什么都可以,只是不要再想着离开他。

他嘴上说清场是为了不打扰她购物,其实木子默知道,他只是怕她重演上次逃离的桥段。

木子默反抗不过他,开始整日整日的不愿出门,所有的情绪得不到发泄,最终还是崩塌了。

木子默自杀了,也不能说自杀,其实连木子默自己都没意识到自己做了什么。

她当时只是想削个苹果吃,却不知道怎么就把刀子割在了手腕上,当时顾萧正好在客厅打电话,看到她在割腕,直接扔了手机跑了过来。

可是,就算阻止的再及时,她的手腕上也被割出了一刀深深的口子。

医生过来给她医治,包扎的时候,看着她不言不语,似乎连疼痛都感受不到,还是跟顾萧说出了心里的疑虑。

顾萧听到医生的疑虑时,心缩成一团。

他要带木子默去医院,木子默不肯,哪都不肯去。

没有办法,只能把医生请到了家里来。

医生最后的诊断是中度抑郁症,需要住院治疗。

但是木子默不肯,医生只能开了药,叮嘱了要注意的事项就离开了。

顾萧痛苦万分,紧紧的抱着木子默,一遍遍的跟她道歉,让她不要丢下他。

木子默没有什么感觉,越发的安静,不愿与人交流。

最后,顾萧怕她再有什么事,把家里危险的物品都丢了,连厨房都清空了。

让张叔张婶去了G城,一日三餐,就靠唐辰煜过来送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