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224章
作者:酱吵吵  |  字数:750873   |  更新时间:2020-11-26

他挥手让助理退了下去,边拿出手机,边开口道:“海警刚发了通告,所有船只都不得离海,离港口近的,要立刻返港,远的,要原地停留。”

木子默心下一慌:“他怎么知道我会走水路?我明明布了那么多局,还特地让你帮我弄了搜邮轮,连证件都不要的,为什么他还能查到?”

“或许他只是每个路径都布了局吧!”他说着,走过来将手机递给她,“他还真狠,1000万的悬赏金,你这辈子不管在哪,都不会安生了。”

木子默起身接过手机,看着手机上的新闻,心口闷得有些呼吸困难,无力的坐回到座位上,手抚上额头:“还有其他办法吗?”

“如果在陆地上,还可以先找个地方躲起来。”

木子默猛的抬头:“回港,加速回去,我不能让他找到我。”

顾萧在沙发上坐了几分钟,冷修将调查到的陈若琳车子的影像递了过来:“陈若琳的车在今天上午就开了进来,但是没有再出去过,刚刚在停车场已经找到她的车了。刚刚机场打来电话,说有辆私人飞机今天要起飞,初步查到是凌俊的飞机。至于夫人如何出的商场,暂时还没有查到。”

“不用查了,既然凌俊来了S市,他们就能神不知鬼不觉的离开这座商场,随便弄辆车开出去,我们查不了那么多车。先去拦那辆出租车吧!”

说着,起身往外走,他已经恢复了冰冷淡漠的外表。

陈若琳和出租车司机被交警拦在了半路上,出租车司机一脸摸不着头脑的表情,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十几分钟后,几辆黑色的豪车停在了出租车旁,顾萧从第一辆车里走了出来,摘下墨镜,看了眼一旁的司机,才盯着陈若琳道:“她在哪?”

“我不知道,她只是让我去机场。”

顾萧一下掐住她的脖子:“你现在所有的一切都是我给的,以为给玉琛生了个孩子,就敢背叛我?”

陈若琳被他掐得剧烈的咳嗽了起来,说不出话来。

冷修见他没有要放开陈若琳的打算,上前一步道:“爷,温少过来了。”

顾萧将陈若琳甩到出租车身上:“你不说出她的位置,玉琛也保不了你!”

温玉琛极速走了过来,心疼的扶住陈若琳,看了一眼顾萧,开口对陈若琳道:“你如果知道默默的位置,就说出来,她现在不安全,你不说出来,我们帮不了她。”

陈若琳看了看他,又看向顾萧:“她没和我说,只让我假扮她去机场,然后坐凌俊的私人飞机。”她顿了顿,又继续道:“顾总,你欠了叶笑笑,我欠了木子默,现在你应该知道,难受的不是你和我,是那个被亏欠而无辜牵连的人。”

顾萧深深的看了她一眼,转身向车子走去。

陈若琳上前了两步,将手里的戒指递给他:“顾总,这是她让我交给你的,她也让我跟你说一声对不起,她不是想不告而别,她只想你放过她。”

顾萧回身,看着她手上熠熠发光的钻石戒指,心口裂开了一道口子。

他接过戒指,紧紧攥进手心,也不管棱角分明的金刚石磕的手心生疼,现在,身体上再多的疼痛也抵挡不了心口上的疼痛。

他缓了好一会,才接过文件袋:“去港口。”

顾萧刚到港口,就听说海上有海警正在执行任务,好似发生了枪战,已经被封了海。

顾萧没有一刻停留,坐上早就准备好的快艇,往枪战的海域驶去。

冷修和他同乘一座快艇,明显能感受到男人压抑着的急促呼吸声,男人的手紧紧的捏在快艇的边缘,骨节因用力而微微泛白,目光投向黑漆漆的海面,像个雕塑一样,坐在那里。

冷修无声的在心底叹了口气,他真的无法想象如果找不到木子默,这个男人会怎么样!

他现在所有的情绪都被他自己给压制下去了,如果找不到木子默,他会全面爆发,到时候,遭殃的,就不止他身边的这些人了。

在看到两只对立的船只的时候,顾萧一下站了起来,若不是冷修一直在观察他,及时的扶住了他,他差点因为重心不稳,而掉进海里。

“将快艇停靠到那辆游艇旁。”冷修冷声吩咐道。

顾萧上到游艇上,心就跳得厉害。

游艇上横七竖八的躺了几个受了抢上的黑衣人和军人,到处都是血迹,他在甲板上没有找到木子默,快速往仓里走去。

仓里,唐辰泽和凌俊各持着枪对峙着,两边都有三五个人在旁掩护。

木子默则被凌俊护在身后,见到顾萧进来,木子默眼神冰冷的看了他一眼,转向唐辰泽:“你放他们离开,我跟你走。”

唐辰泽淡淡瞥着她:“我放不放,你们都走不掉。”

凌俊冷哼了一声:“跟他说那么多干什么?大不了拼个你死我活,能和你一起死,我也死而无憾了。”

木子默看向顾萧:“你要的是我的命,和他们没有关系,你放了他们。”

顾萧呼吸一窒,看向唐辰泽:“你说了什么?”

唐辰泽淡淡的扫了他一眼:“今天以后,不会再有人能伤害你了。”

“唐辰泽,你跟我来真的是吧!”顾萧捏着拳头怒道。

凌俊冷笑了两声:“顾总,装什么呢?如果今天不是为了以防万一,多带了些人和家伙,这会可能连木子默的尸体在哪,都不知道了吧!可是我和木子默都想不到啊,你还真让这个万一出现了啊?木子默是上辈子挖过你家祖坟吗?招惹了你这么个牛皮糖,甩不掉就算了,你毁她的生活还不止,还想要了她的命,她到底做了什么让你非杀不可的事情?”

顾萧只觉得心口疼的仿似要炸开了,他看向木子默,想解释些什么,却又觉得那么的苍白无力,木子默再也不肯看他一眼,只盯着对面的唐辰泽,怕他有什么伤人的举动。

顾萧艰难的滚动了一下喉咙,走到唐辰泽身旁,按住他握着枪的手:“放他们走,我不会再爱了。”

唐辰泽转头看了他几秒,收了手。

他收了枪,跟着的几个下属也收了枪,凌俊他们才将枪收起来。

唐辰泽转身往后走了几步,顾萧站在原地没有动,看着木子默,张了张嘴,最终没有说出任何话。

他说不了留她的话,也说不出祝福她的话,他只恨今天没有充足的准备,他没有绝对的把握控制住唐辰泽,他不能让她有一分的危险,只要有丝毫的差池,都是他承受不了的。

最后,他无力的转身,走在唐辰泽身后,在经过唐辰泽一名下属身边时,突然一声枪响,他脑袋一片空白,等有意识的时候,子弹已经钻进了他的身体。

他看了一眼自己心口处的伤口,慢慢转身看向木子默,唇角微微勾起:“宝贝,以后要幸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