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231章
作者:酱吵吵  |  字数:750873   |  更新时间:2020-11-26

如果问她还爱不爱他,她的回答是肯定的,已经爱了这么多年的人,怎么可能说不爱就不爱了呢?但是即使再爱,如果这段爱情付出的只有痛苦,那她也还是会舍弃掉这份错误的感情。

她真的痛心过,在她凤冠霞帔满怀期待时,没有等来他;她也绝望过,在聚光灯下,他拥着女孩翩翩起舞时脸上不经意流露出的温柔;她也死心过,在看到屏幕上那张和她笑起来有些相似的小脸蛋时。

可是,她也发现自己,从未真正的信任过他,虽然她开始一直口口声声,甚至一遍遍给自己洗脑要相信他,可是,她一直不曾真正的做到。

而他,在她不知道的地方,为她做了很多,为她挡风避雨,为她撑着一片天,甚至在她几次三番的误会下,他也没有撤下保护着她的那双手臂。

她真正留下的原因,其实很简单,她想相信他一次,真正的去相信他一次。

顾萧轻抚着她的背,眼里尽是宠溺:“老婆,我真的好爱你,不论发生什么事,你只要记住,我是真心爱你的,就可以了。”

木子默点了点头:“嗯,我相信你。”

两个人逛完一楼,又去了二楼的女装店,木子默逛了一圈,没有什么想买的,想再去逛逛男装店给看看有没有适合顾萧的衣服时,被顾萧给阻止了:“今天先到这里吧,逛了一上午了,等会会受不了的。”

木子默也的确有些累了,准备去一趟洗手间,就回家了。

顾萧和她一起,先她一步进了男洗手间。

木子默刚准备进入女洗手间的时候,眼角余光扫到走道的出口,一道熟悉的身影闪过,她心口猛的一窒,赶紧追了出去。

保镖看到她出来,赶紧迎了上来,她有些惊魂未定的问道:“你们刚刚看到一个穿着黑色外套,戴着黑色棒球帽的女人了吗?”

保镖们对视了一眼,摇了摇头道:“刚刚路过了一批人,我们没有注意到有没有穿黑色外套戴黑色棒球帽的。”

木子默往他的方向看了去,没有看到刚刚的那个身影,她走出去找了一圈,还是没有看到,她又冲到商场中央,往楼下看去,也没有看到那道身影,有些怀疑自己是不是眼花了。

顾萧从洗手间出来,看到她已经在外面了,还有些诧异,她怎么动作比他还快?

等走到她跟前,才发现她的异常,关切道:“发生什么事了?”

木子默甩了甩头,拍了拍脑袋:“没事了,可能是我眼花,出现了幻觉。”

说着,边往卫生间走去。

顾萧询问的看向周围的保镖,保镖也是一脸茫然:“夫人刚刚在找一个穿着黑色外套,戴着黑色棒球帽的女人,好像没有找到。”

顾萧侧身,看向楼下的商场大厅,手搭上旁边的玻璃扶手上,轻轻的敲击着。

幻觉?眼花看错一个人,居然用幻觉来形容,他是该佩服她的形容水平吗?

而且她认识的人他基本上都认识,正常情况,她应该会告诉他,她好像看到了谁。而她并没有跟他说眼花看到了谁,就说明这个人,他可能不认识。

顾萧沉思了一会,分析了一下,并没有做过多的纠结,她可能真的就是眼花了。

隔天,木子默窝在书房的沙发上看书,顾萧在简单的处理一些工作。

电话声音响起,顾萧看了眼木子默的手机,起身将手机递给她:“周小雨。”

木子默拿起手机,点了接听:“哥。”

周小雨语气有些严肃:“默默,你看今天的新闻了吗?”

木子默被他的语气弄得有些莫名的神经紧张,转头问已经回到桌前办公的男人:“今天有什么大的新闻吗?”

顾萧抿了抿唇:“昨天一起逛街的照片被拍了。”

木子默对着电话继续道:“你是指昨天被拍的照片吗?”

“嗯,你看看那些照片。”

木子默起身,到办公桌前,顾萧已经将新闻翻了出来,他抱住她,让她坐进他的怀里。

那是一则“顾氏总裁陪太太逛街,破分手传闻”的新闻,他们婚礼的日期原本并没有对外公布,但是新闻媒体不知道从哪里得知了婚礼没有如期举行的消息,所以两个人分手的传闻在网上闹了一段时间,后来不了了之了,只是一直没有太多的证据证明两个人到底有没有分开。

虽然圈子里知道两个人并没有分开,但是网上并不是很清楚,所以其实还是有那么一部分人一直在唱衰两个人的感情的。

木子默继续浏览新闻,其实也没有什么实质的内容,只是拍到了他们一起逛街的几张照片,在看到最后一张照片的时候,身体猛然僵住,连呼吸也突然顿住了。

顾萧清晰的感受到了怀里她的变化,将她往怀里紧了紧,手握上她握着鼠标的手:“怎么了?有什么问题吗?”

木子默这才反应过来,深吸了一口气,对着手机道:“你也觉得是她吗?”

周小雨停了两秒道:“我印象中是有些像的,她当时得了什么病?”

“是胃癌,在L市的时候查出来的,童叔叔建议我们将房子卖掉,去H市治疗,他安排我去那边的学校读书,后来她就一直在医院住院治疗,童叔叔一直负责照顾她,我每天放学也会去看她。”

顾萧听着她的话,将照片放大了仔细的看了一遍。

周小雨继续询问:“后来发生了什么?”

“她在医院住了几年,病情偶尔会反复,我想和顾萧结婚,她不同意,我就和她大吵了一架。过了一个月左右,她又同意了,我知道她并不是真的同意了,只是拿我没有办法而已,因为她坚决不肯出席我的婚礼,说的理由是身体不方便。后来我和顾萧回国准备结婚,因为时差,每天基本上就是短信联系,但是她每天都会给我发信息,后来连续几天,她都没有回我信息,我打电话到医院,才知道她病情恶化了,而且不肯让我知道,最后撑了半年左右,就撑不住了。”她说着,声音已经接近哽咽了,“我是亲眼看着医生最后给她做的急救,我…”

最后她实在忍不了,就哭了出来。

“默默,你不要难过,我会去调查清楚,可能只是和她相像的一个人而已。”

“不是的,我昨天也觉得自己看的她了,我不敢确定是不是她,但是你也觉得像,我就觉得真的是她,如果真的是她,那该有多好啊!”

周小雨轻声的“嗯”了一声,又询问了她一些其他事情,聊了一会就挂了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