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六十三章 商会会长
作者:铁怎练  |  字数:832894   |  更新时间:2020-11-26

“我要进站了,你回去吧。”伍雪菲回过头来,一双美目看着黎少钦,眼中似乎藏着说不完的话。

黎少钦把她的背包递给她,笑道:“没想到我们见面的时间这么短暂,看你就要离开,心中感觉怪舍不得的,不过话说回来,今晚真的谢谢你啦,你的话使我明白了许多道理。”

伍雪菲微笑道:“其实这次跟你见面,也让我解开了自己心中最大的一个结,以后,我可以全心全意去追求自己的事情了。”

接着她又幽幽说道:“呆子,知道我为什么选择了哲学吗?”

黎少钦茫然看着她,摇了摇头。

伍雪菲忽然把嘴巴凑到他耳边,用细如蚊呐的声音说道:“那是因为人家的心中,一直都忘不去你这呆子啦。”

黎少钦一怔,感觉到她的话里有种捉摸不透的味道,待他回过神来,伍雪菲已经淹没在了进站的人群里。

正失落之间,身后一只大手搭在了他的肩膀上,他回过头来,见伍景龙正笑吟吟地看着他,问了一句:“喂,是不是有复合的可能?”

黎少钦把他用力往人群里一推,笑骂道:“少扯淡了,还不赶快给我滚蛋!”

伍景龙走进了人群里,头也不回,背对着黎少钦招了招手,高声喝道:“再见啦!”

黎少钦静静地看着耸动的人群,心中有种怅然若失的感觉,忽然,他抬起双手放在嘴边,对着人群中的二人大喊道:“一路顺风!”

兄妹俩终于走进了火车站,看着伍雪菲的小红帽消失在了进站口处,黎少钦慢慢转过身来。

他心中虽然失落,但同时也有一种庆幸,他有种感觉,跟伍雪菲这次短暂的相见,似乎是上天早有安排,让这些日子缠绕在他心头的阴霾消失无踪。

如果说之前白静教会自己人应该有理想,让自己知道了应该做什么的话,那么伍雪菲教会自己做人要有原则,便是让自己懂得了怎么去做事情。

试想一下,如果一个人时刻都有事情做,遇到问题又总能够知道应该怎么去解决的话,那么这个人不就是一直都在进步了吗?

看着路边穿梭的行人和车辆,黎少钦的心中渐渐变得明朗起来,他只觉得此刻浑身都畅快无比,终于忍不住仰天长吼一声:“啊!”

另外一边……

余小萱静静坐在江边的阶梯旁,把头深深埋在了膝间,李子通在一旁静静地站着,有些手足无措地看着她,无论他说什么,余小萱却是一点反应都没有。

刚刚已经过去了几辆出租车,但是他都没有招手,既然余小萱没有起来的意思,他不可能一个人独自离开这里。

此时已经将近夜半时分,寒气不断袭来,李子通紧紧缩着身体,牙齿不听使唤地咯咯直响,一阵江风刮过,他冻得直啰嗦。

“小萱同学,我们回……回去吧,再不回去的话,我……我就只能冻成冰雕在这里守护你了。”

余小萱抬起头来,用红肿的双眼看了李子通一眼,说了一句:“你自己回去。”

说完之后,她又把头埋了起来,不再理会他。

李子通一呆,他看到了余小萱红肿的双眼,这才知道,她刚刚一直偷偷在哭啊。

虽然她叫自己离开,可他能离开吗?答案显然是不能。

眼前就是湘江,加上这夜黑风高的,自己走了,她要是有个万一的话,自己回去了怎么面对同学们,还有李姗姗?

想到这里,他索性在她身旁坐了下来,然后侧过头去,就那样看着她单薄的身影。

他忽然发觉,自己似乎从未跟这个小魔女有过如此近距离的接触。

“真是世事无常啊。”他心中轻轻感叹,此时他忽然觉得,他和余小萱两人之间,似乎根本就不存在过什么怨恨。

说起来,其实都是面子惹的祸,如果他能早点放下面子的话,他跟她也不至于一直斗气到现在了,看黎少钦和陈小白、杨勇他们,不早都和解了吗?

想到这里,他忽然后悔自己当初没参加余小萱的生日派对了。

他静静地看着余小萱的背脊,此刻的她就像一个受了伤的小兔子,需要别人的呵护和关怀。

转头望着滔滔江水,李子通忽然心中一动,开口说道:“走吧,半夜不能在这种地方呆着,过了午夜,等下阴曹地府的催命鬼就要从江里走出来,若是被它看到的话……”

说到这里,李子通故意停下不说了,偷偷地看着余小萱。

果然,他看到余小萱身子不经意地缩了一下,显然对他口中的催命鬼感到了害怕。

李子通见她依旧没有抬头,又继续恐吓道:“前段时间网上有人说,最近夜里常常有白色人影站在湘江水面上,披头散发,随着江水飘忽不定,看不清他的脸,听说已经好几个女孩在这江边失踪了。”

余小萱身子又是一动,李子通见恐吓已经生效,心中大动,继续说道:“你不走算了,我不陪你啦,免得等下让我碰着不干净的东西。”

说完转身装作要离去,还故意把脚步声踏了出来。

“李子通!”这回余小萱终于说话了,她连忙喊住了他。

李子通回过头来,见余小萱那红肿的双眼正可怜楚楚地看着自己,只听她用蚊呐般的声音说道:“等等我……”

说完,她站起身来,快步走了过来。

李子通大喜,连忙招来一辆正驶过的出租车……

第二天中午十二点,期末考试第一科考试完毕,黎少钦几人从本部科教楼里走出来。

“这下完蛋了。”

陈小白叹气道,他用手肘推了黎少钦一下,问道:“少钦,考得怎么样?”

黎少钦笑着对他摇了摇头,陈小白又拍了拍李子通的后背,问道:“子通你呢,考得如何?”

身后的杨勇说道:“你就别问这家伙了,我坐在他身后,看他整整睡了两个小时。”

陈小白看了李子通一眼,见他一副无精打采的样子,讶道:“不是吧子通,你昨晚到底什么时候回来的?”

关于昨晚的事情,刘静文后来也告诉了大家,众人得知李子通单枪匹马出去找人,都紧张得纷纷打他电话,哪想他的电话就在报亭里面。

众人无奈之余,又打余小萱的电话,没想到她的电话却是关机状态。

众人心急如焚,最后没办法了,陈小白亲自出马,带上杨勇、刘静文和李姗姗三人一同前去红叶宾馆,从鼻青脸肿的男接待员处得知,两个人已经离开。

众人不放心,又查了一遍宾馆里的监控,最后确认李子通的确带余小萱离开了,这才放心回到学校。

李子通仿佛没有听见陈小白的问话,他双眼直勾勾地看着前方的余小萱,又看了看她身旁的李姗姗,心中泛起一阵异样的情绪。

陈小白隐约感觉到他的异常,他把手放在嘴边,小声问道:“喂,昨晚你不是找到余小萱了吗,后来怎么样了?”

李子通转过头看了他一眼,却什么也没说,又把头转了回去。

这时候前方的刘静文故意放慢了脚步,落在几人中间,对陈小白说道:“小萱昨夜回来之后,到现在一句话都没说过。”

李子通一怔,黎少钦和陈小白、杨勇几人也猜到了事情的原委,纷纷把目光聚集在李子通身上,刘静文也看着李子通,犹豫了一下,终于问道:“那个黄电化,没有碰到小萱吧?”

李子通想了一会,摇了摇头说道:“应该没有吧。”说完,他又把目光投向了前方那个柔弱的身影。

就在众人暗暗猜测之际,忽然一个人出现在了路中间,拦住了他们的去路,众人定睛一看,这是一个戴着眼镜的瘦削男子,他身穿着棕黄色西装,有着一头短卷发。

男子笑着对众人点了点头,说道:“不好意思,挡住了你们的去路。”

接着他的目光落在黎少钦身上,说道:“你是黎少钦吧,我是来找你的,方便跟我来一下吗?”

黎少钦听说是找自己的,脸上顿时露出了疑惑之色,问道:“找我有什么事?”

男子笑道:“一会你就知道了。”说完他静静看着黎少钦,等待他的答复。

黎少钦看了看陈小白等人,见众人一脸茫然的样子,只好重新看向面前这个男子,露出一个礼貌的笑容,说道:“带路!”。

那男子点了点头,转身走在了前面,过了一会,见黎少钦居然毫不犹豫跟了上来,不由得对他笑道:“就这么跟上来啦,你就不怕我带你去的地方有什么阴谋等着你吗?”

黎少钦笑了笑,说道:“那只能怪我瞎了眼看错你了。”

男子一愣,转而笑着伸出手来,说道:“你这个人真有意思,先自我介绍一下,我叫钟小聪。”

黎少钦伸出手与他握在一起,问道:“现在可以说了吧?”

钟小聪伸手扶了扶眼睛,说道:“我是中南大学商会的副会长。”

“商会?”黎少钦忽然停下脚步,看着钟小聪的目光忽然变冷了下来。

钟小聪似乎早已习惯这样的目光,不以为意道:“我这次是受到我们会长的吩咐,来带你去见他。”

“夏龙巩?”黎少钦面露惊讶。

钟小聪点了点头,说道:“原来你也知道会长的名字。”

黎少钦心中却暗暗疑惑起来,按道理来说自己也不算是商会的人,夏龙巩为什么会找自己?

又想起他曾经叫人在陈小白的报亭上泼漆,心中不禁一阵恼怒,决定跟过去问个究竟。

不多一会,钟小聪带着黎少钦走进了一家叫做“潇湘阁”的餐厅,只见他跟服务员打了声招呼之后,服务员便把两人领到了一个门上写着“寻秦记”的包厢内。

一进门,一个穿着黑西装,一头劲发高高竖起的高大男子立刻迎了上来,双手抓起黎少钦的手,笑道:“你便是黎少钦吗?果然是一表人才,英气逼人哪!”

黎少钦对他并不待见,抽回手冷冷问道:“你找我什么事?”

夏龙巩脸上并没有不悦之色,深深地望了他一眼,依旧笑道:“我今天就是想见一下你,请你吃顿饭而已,没想到却让你误会了,等下我自罚三杯!”

黎少钦虽然不怎么喜欢他,心中却不禁为他的这份气度折服,不愧是商会的会长,喜怒不形于色。

夏龙巩回到座位上,伸手招呼黎少钦和钟小聪二人坐下,说道:“来来来,我们边吃边聊。”

钟小聪找位置坐好之后,也伸手招呼黎少钦坐下。

黎少钦依旧冷冷地看着二人,说道:“无功不受禄,这顿饭请恕我无法消受。”

夏龙巩脸上的笑容忽然消失,淡淡道:“少钦是不是对我们有什么误会?不如说出来,让大家消除彼此的成见。”

黎少钦暗道厉害,这夏龙巩一眼便瞧破了自己心中的想法,也不打算在掩饰了,说道:“我有个朋友在南校区开了个报亭,前些时间被人在上面泼油漆,有人告诉我是商会的人干的,我只想知道有没有这回事?”

夏龙巩转头看了钟小聪一眼,又转过来,看着黎少钦,点了点头说道:“我可以告诉你,那的确是商会的人干的。”

黎少钦静静地看着他,等待着他继续说下去。

夏龙巩又道:“不过这事与我一点关系都没有。”

黎少钦被他说得不明所以,问道:“既然是你商会的人干的,怎么会跟你一点关系都没有?”

夏龙巩苦笑道:“事情就是如此,我没有必要骗你,再多的我就不能告诉你了,除非……”

黎少钦感觉他不似在说慌,问道:“除非什么?”

夏龙巩紧紧凝视着他,说道:“除非你能加入商会。”

黎少钦顿时站了起来,说了声:“再见了!”然后头也不回离开了这间“潇湘阁”。

夏龙巩与钟小聪对视一眼,两人都苦笑着摇了摇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