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219章
作者:酱吵吵  |  字数:750873   |  更新时间:2020-11-26

木子默无语的看了看天,往沙发里靠了靠,看台上的乐队表演。

顾萧知道她有些生气了,搂着她往他怀里靠了靠,在她额间吻了吻:“都是些冰冷的饮品,不适合你喝。”

唐辰煜听到他的话,又想到他们前段时间僵硬的关系,今天好像完全和好了,嬉皮笑脸道:“二嫂,不会是怀孕了吧,看二哥把她保护的。”

唐辰泽自始至终都未看一眼木子默,这会听到唐辰煜的话,侧目看向她,眼神很是不善。

木子默靠在顾萧怀里,倒没有注意到唐辰泽,只是看了一眼其他的几个女人,周楚楚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韩雨诗含情脉脉的看了眼顾萧,又立即将目光移开了,叶笑笑愤恨的看了她一眼,快速的低下了头。

木子默脸上挂着淡淡的笑,却没有否认,她不说话,顾萧更不会开口,倒像是默认了一般。

叶笑笑突然端起跟前的酒杯,仰头一口饮尽,然后起身,拉着身旁的顾倩儿道:“我们去跳舞吧。”

顾倩儿对她突然的热络有些不习惯,但是也没有拒绝的理由,就和她一起去了舞池。

她们去了舞池之后,周小雨才道:“默默,你真的怀孕了?”

木子默低笑了一声:“我要是真的怀孕了,你肯定会是第一个知道的。”

她话音刚落,顾萧扶在她腰间的手捏了一下:“重新再说一遍,嗯?”

木子默鼓了鼓腮帮:“我只是觉得如果我真的怀孕了,我们俩应该是同时知道的。”

顾萧低头在她唇上啄了啄:“嗯,说得有道理,奖励一下。”

木子默突然眼底有点酸,撇开了头,没再说话。

众人见两人腻歪的样子,也不想在这里吃狗粮,纷纷约着去跳舞了。

待众人都离开,木子默才从顾萧怀里退了出来:“你也去玩吧,不用陪着我。”

顾萧直接抱着她的腰:“我发誓,我以后只和你跳舞,再也不和其他女人跳舞了。”

“你今天发的誓有些多,还是收敛些,不要以后自己都不记得自己发了些什么誓言。”

顾萧扣着她的脑袋吻了吻:“我说的是真的,你不喜欢我和其他女人接触,我以后都不接触,等笑笑的病好了之后,我就给她安排份工作,让叶薇薇照顾她好不好?”

木子默被他扣着脑袋,被迫的和他对视着:“我没有不喜欢你和其他女人接触,你和叶薇薇接触我有说过什么吗?”

顾萧笑着勾了勾她的鼻子:“是谁当初自己吃闷醋离开的,又是谁因为我和叶薇薇多说了几句话,就躲在电梯里哭的?”

木子默嘟了嘟嘴,没有说话。

顾萧忍不住低头吻住了她,好久没有这样吻她了,一时有些收不住,直到将木子默吻得快要窒息了,才放开她。

“宝贝,有你真好!”

木子默没有说话,脑袋埋进了他的怀里,手紧紧的环上他的腰,为什么他不能单纯的爱她,为什么他们不能过得简单一些,为什么要让她遇到他,为什么遇到了又不能让他们好好的在一起,是不是初恋真的就容易分开得不到好的结果?

她已经很久没有这样投怀送抱了,顾萧紧紧的将她抱住,感觉心里都是满满的。

时间差不多的时候,一群人才开始往海边走去,到了海边的广场,已经人山人海了,但是人群中都有特警以人墙的方式,维护着秩序。

顾萧直接牵着她一点一点的穿过人潮,到了一处人工的观景台,有几个保镖守在观景台的入口,见他们过来才让开了路。

观景台很明显是新建的,不知道是不是就是为了今晚的烟火表演而建的,但是绝对是最好的观赏点。

登上观景台,木子默才看到沙滩已经被拦了起来,不让人靠近,海湾停了好几艘船,烟花应该是设置在了船上。

时间差不多到的时候,先是几只小的烟花进行倒计时,等广场上的时钟敲响新年的钟声时,木子默只看到了一瞬间的火光四射,就被顾萧拥进怀里深深吻住了。

吻了好一会,顾萧才放开她:“老婆,新年快乐!”

“新年快乐!”木子默艰难的吞咽了一下喉咙。

顾萧眼神暗了暗,她还是没有使用任何称呼,他无奈的放开她,让她可以看漫天绚烂的烟花,又从身后抱住了她,只是静静的抱着她,和她一起观赏烟花。

烟花表演持续了差不多半个小时,木子默一直仰着头看着,自始至终,似乎连姿势都没有变过,最后脖子都快有些动不了了。

结束了,烟花表演结束了,那些美好的事物似乎都会结束,就像他们的感情,也终将会画上句号。

顾萧牵着她,下了高台,跟着人潮往特警安排好的方向走。

木子默自始至终落了他几步,走在他身后,看着他牵在自己手上的手。她不是手控,却也很爱看他的这双手,或许是因为爱他这个人,所以他所有的一切,她都觉得是那么的美好,可是,这样的美好,终究不属于她了。

突然,不知道哪里来的五六个人,冲掉了顾萧紧握在她手上的手,她摘下帽子,跟着这几个人,往另一侧的人流走去,淹没在人流里。

一直走到了稍微空旷了一点的地方,她才找了处稍高的地方,往身后的人流看去。

人流里,明显的可以看到几个黑衣人,在焦急的寻找着什么,他们在人群中穿越,却并不是往出去的方向走。

没一会,又有十来个黑衣人加入了进来,木子默抬手看了看时间,迈步向人群中熟悉的身影走去。

待走进了,木子默才听见顾萧在人群中焦急而伤感的呼唤声:“木木,木木,你在哪?你快出来,不要跟我开玩笑好不好?”

木子默想憋住眼泪的,但是还是无法控制得住,她好想冲过去,扑进他的怀抱里,问他能不能放下一切,和她一起离开,但是仅有的理智告诉她,这只是她的幻想而已,他不会放下这里的一切的,即使他真的想离开,太多的牵绊也让他无法离开。

人生在世,并不是自己想怎么样就能怎样的,更多的却是事与愿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