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227章
作者:酱吵吵  |  字数:750873   |  更新时间:2020-11-26

“老婆,我是真的怕你了,别折腾我了,软的硬的你都不吃,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了,你就当可怜可怜我,我无父无母,好不容易娶了个老婆,老婆也不要我,我真的很可怜!”

木子默嘟嘴看着他:“谁让你什么事情都自己扛的?我们是夫妻,你不应该什么事情都瞒着我的。”

顾萧看着她,有些无语:“我想让你和我一起还叶家的恩情,你不是不愿意吗?”

木子默直接语塞,睨了他一眼:“别得了便宜还卖乖。”

顾萧想撑起身体亲亲她,可是稍微用些力气,就扯到伤口,最后只能放弃。

木子默不知道他要做什么,关心道:“怎么了?你要什么?是不是饿了,我已经让张婶给你熬粥了,可能需要些时间,你忍一下。”

顾萧抬手指了指自己的唇,木子默快速的在他唇上啄了一下,就跳开了。

顾萧咬牙:“木子默!”

木子默没有搭理他,把之前自己折腾的东西,又收拾进洗手间里。

顾萧只觉得自己只是受了个枪伤,却怎么跟上次车祸差不多,跟个废人一样,而木子默一直在他眼前晃荡,他吃不了就算了,连抱也没法抱,亲都没法亲,不过想到她原谅他了,心里的那点郁闷又消散了不少。

木子默将那份离婚协议书小心翼翼的收好,挑衅的摇了摇:“以后别惹我,小心我一不高兴,就让它生效了。”

顾萧睨着她:“能不能生效,也得看我的意思。”

木子默眯眼看了他一下,他赶紧换上一副笑脸:“老婆大人,我不会惹你不高兴的。”

木子默走到他床边坐下,托腮看着他:“你可以哄我,但是不要讨好我,会很累的。”

顾萧摇摇头:“不会累,只要你开心了,我做什么都是值得的。”

“可是,我不想你老是讨好我,总让我有种阴谋的感觉。”

顾萧几乎想都没想道:“我就是有目的,就是让你一辈子都不要离开我。”

木子默愣愣的看着他,一时不知道说什么。

顾萧温柔道:“宝贝,我爱你,所以不管为你做什么,我都只有一个目的,就是要和你永远在一起。”

“那你之前突然对我那么凶,对叶笑笑那么好,我以为你不爱我了,以为你对叶笑笑旧情复燃了。”木子默一脸委屈。

顾萧真的好想将她抱进怀里,但是现在还做不到,只能伸出右手,摸了摸她的脸:“傻瓜,我和笑笑哪有什么旧情可以复燃呀!

你真不知道你胡搅蛮缠起来脑洞有多大,多难哄,我想着反正你也走不掉,不如先解决笑笑的事情,以后我们就不会再有问题了,这是一劳永逸的办法,所以我就打算先解决笑笑的事情,再去解决我们之间的问题,我不知道你真的气得要离开我了,明明那段时间,你每天晚上还给我做的,我以为你原谅我了,没想到只是你用来麻痹我的招数,你真的太坏了,如果知道你有这个打算,我就不应该让你有机会下床的。”

木子默无语的看着他:“不管跟你说什么事,没说几句你就要说到那种事情上,你脑子里到底想的是什么?”

“当然想的都是你啊,我已经28了,就这么点性生活经历,你难道连想也不让我想了?”

木子默抓着他的手臂,在他手臂上咬了一口:“不想和你说了。”

顾萧呵呵笑了出来:“老婆,我要尿尿。”

“有导尿管,别想忽悠我!”

“刚刚医生检查的时候,我让他去掉了,那种东西,你觉得我会用?”

木子默蹲下身,看了一圈:“那怎么办?我扶你去卫生间?还是让冷修来扶你吧!”说着就准备往外走。

“我不要,我只要你帮我。”

“可是我怕我扶不动你,到时候又弄伤你。”

顾萧指了指墙角的一个尿壶:“用那个。”

木子默顺着他的手看过去,脸瞬间就红了。

最后木子默在他的威逼利诱下,用尿壶给他解决。

全程眼睛都不敢直视,脸转向另一侧。

顾萧笑道:“用的时候,也没见你这么嫌弃。”

木子默狠狠瞪了他一眼:“闭嘴!”

晚上木子默简单的帮顾萧擦洗了下身子,帮他换了条内裤,收拾好自己,就在旁边的陪护床上休息了。

顾萧看了看她,又看了看自己左侧特地给她挪出来的位置,有些不满道:“宝贝,过来!”

木子默刚躺下,微微抬起头看向他:“怎么了?”

顾萧指了指身旁的空位:“睡这里。”

“不要了吧,我怕会碰到你的伤口。”

“我想抱着你睡,我不想和你分开。”

木子默送了个飞吻给他:“乖,等你好了,我们就不分开了。”

顾萧黑眸一沉,知道这个女人今晚不会如他愿了,也不管伤口的疼痛,就挣扎就要起身,牵动到伤口,发出“嘶”的一声抽气声。

木子默赶紧起身:“你干嘛?”

“你不来,我去你那。”

木子默赶紧起身:“我睡还不行吗?不知道你这么偏执的心理是谁养成的!”

顾萧这才躺了回去,伸出右手轻轻拥着她,让她躺在自己的臂弯里:“我就是想和你一起睡。”

木子默翻了个身,往他怀里身上靠了靠:“好了,睡吧,你就这样躺在,我怕我碰到你伤口。”

顾萧侧头在她额头亲了一下:“亲一会,我就不折腾了。”

木子默闭着眼睛没有搭理他,他又艰难的想翻身亲她,木子默只得趴在他身体右侧,吻上他的唇,他右手顺势扣着她的脑袋,吻了好一会才放开她。

折腾了半天,男人总算是肯放过木子默,安心睡觉了。

有木子默在旁照顾,顾萧几乎任何事情都是百分百无条件的配合,即使面对着医生护士的各项检查,也只是冷着张脸配合,配合完,也不管有人没人,就要跟木子默讨吻做奖励,像个长不大的孩子似的,木子默虽然无语,但是却也乐在其中,毕竟比起在床上满足他,她更喜欢接吻这个方式。

一个星期后,顾萧拆了线,想回家养伤,木子默不放心,又在医院多住了一个星期。

拆了线的顾萧,就没有那么束缚了,几乎就是粘在木子默身上了。

木子默觉得凌俊的那句牛皮糖形容的真是太形象了,而且这个男人,脸皮是越来越厚了,不管房间里有多少人在,他就是抱着她不放开。

就短短几天,木子默被周小雨嘲笑过,被秦恒嘲笑过,被宋曼知嘲笑过,她都快被嘲笑的没了羞耻心,顾萧却自始至终都是无所谓的态度,该抱还是得抱,生怕她会离开似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