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217章
作者:酱吵吵  |  字数:750873   |  更新时间:2020-11-26

走了没一会,就看到顾萧弯腰在一个墓碑前,用纸巾擦拭着墓碑上照片上的灰尘。

他没有注意到他们的到来,只是一个人在那里,对着墓碑自言自语:“爷爷,爸妈,我来看你们了。

好像好长时间没来了,我也不是不来看你们,只是最近事情太多了,有些心力交瘁。

对了,上次说要带木子默来看你们的,我也没有做到。因为我把她惹生气了,她不肯原谅我了,整天闹着要离开我,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我知道我把她困着,她很不开心,但是我真的不能再失去她一次了,只要想到她离开,我就痛不欲生,不如当初车祸的时候,不要醒来,就不用面对她离开我的事实。”

他的语气很悲凉,木子默看着他高大的有些孤寂的背影,眼眶渐渐有些模糊。

他突然换了个语气,似乎很是轻松道:“所以你们一定要保佑我,快点让她给我生个宝宝,不要让她有那么多精力跟我闹,我愿意让她把对我的爱分一些给宝宝了,只要她不离开我,就好!

还有,妈,我找到笑笑了,我记得小时候你给我们订下的婚约,但是我也记得当时你也跟我说过,结婚,就是要和自己心爱的女孩组成一个幸福的家庭,否则,宁愿不结婚,也不要将就,所以,我不能履行和笑笑的婚约了,因为,在我心里,只有木子默一个,我把所有的爱给她都嫌不够,怎么可能去爱另一个?

妈,我知道你一定会原谅我的,我会照顾笑笑的,会报答她的恩情,但是我真的无法娶她。

我知道你会支持我的,因为你也希望笑笑可以幸福,和我在一起,我无法给她幸福,所以更不能耽误她。”

他说着,抬头看了看天空,喃喃自语道:“我那么想给木子默幸福,都无法真的让她幸福,我又有什么资格,给其他人幸福呢?”

木子默再也忍不住了,捂着嘴,眼泪一颗一颗的掉了下来。

她没有上前去叫他,她还不知道这段感情该何去何从,即使他现在真的爱上了她,也不能否定他当初是因为叶笑笑才注意到她的事实,他们的感情从一开始就变了质,谁又能保证在往后的日子里,他不会因为对叶笑笑的那种感情,而重新爱上她呢?

更何况,叶笑笑这么一个大活人就在身边,他放不下她对他的恩情,叶笑笑就永远都有机会。

她闭了闭眼,静静的转身离开。

叶薇薇拉住了她,轻唤了一声:“顾萧。”

叶笑笑也哽咽的喊了声“萧哥哥”,想上前,又不敢。

顾萧这才注意到他们,回头看到木子默背对着他,似乎是想离开,他无力的退后了两步,心中只有一个声音,他和木子默,真的完了!

最后,木子默还是和顾萧一起离开的,车上,两个人静静无语,木子默头靠着车窗,看着窗外,哭的眼睛都肿了,也没有说出一句原谅他的话。

除夕的这天早上,木子默醒来,顾萧已经不在身边了。

床头上放了个厚鼓鼓的红包,她知道这是顾萧给她准备的压岁钱,像以前每次春节前,她都会给她准备红包。

她忍着心里的疼痛,没有去理会这个红包。

一会,手机提示进了微信信息,她打开,看到顾萧给她发了两个转账,520和1314,没有其他内容,只有这两个转账信息,她没有接受,直接退出了微信。

没一会,她又收到了一个银行发的短信,打开一看,她的账户多了5201314,她有些目瞪口呆的看着这串数字,心里说不感动,是不可能的,但是她也没有办法当做这段时间他为叶笑笑而伤害她的那些事情没有发生过。

她梳洗好,拿起手机,准备下楼,刚打开门,就撞进了准备进来的男人怀里。

顾萧第一时间抱住了她,看到木子默捂着鼻子,关心道:“疼不疼?”

木子默推开他,还是像往常一样,没有搭理他。

他拦住她的路:“好了,我认输,我们第一次在一起过年,能不能暂时忘掉那些不开心的,好好过个年?”

木子默看着他,淡淡的笑了:“暂停?你觉得我们是在玩过家家?做了什么,按了个暂停键,就可以一笔勾销了?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天真了?我不会让你难看,但是让我对你笑脸相迎,对你和叶笑笑那点破事视而不见,我做不到!”

“我和她有什么事?你总是胡思乱想,又不告诉我,也不愿意给我解释的机会,你到底想要我怎么样?”

木子默看着他,缓了一会才平声道:“我不会给你难看,除了亲密动作,我们可以像个普通夫妻一样,你不用大过年的跟我吵架。”

说完,推开他就走。

顾萧直接从身后抱住了她:“宝贝,我不是想和你吵架,我…”

他还未说完,就被木子默打断了,木子默去掰他的手:“顾萧,你可以对我再凶一些,再冷一些,不用装得这样低声下气的委屈求全,到头来委屈了你自己。”

顾萧紧紧的抱着她,忍住心里的怒意,道:“你原谅我,我就不委屈,你不原谅我,我就很委屈。”

木子默见掰不动他的手,干脆就放弃了:“算了吧,你如果真的在乎我的原谅,就不会在明知道我还很生气的时候,再一次抱着她离开,你跟所有人甚至跟你自己都说,爱的只有我,可是,你真的爱我吗?或许曾经爱过,或许因为叶笑笑爱上过,但是那是因为你找不到叶笑笑,或者是因为你们都以为她已经不在这个世界上了。

如今,她回来了,你的感情也在慢慢的倾斜了,甚至已经难以平衡的去在乎我的感受,终有一天,那条杠杆会偏向一端,我如果还是那么天真的话,可能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不是的,不是你想的这样,我如果有偏斜,又怎么会困着你不让你离开?每次都是你主动要走,你没有失去过,你不懂失去的痛苦,而我知道那种痛苦,又怎么可能容忍自己再失去一次?”

“你没有失去,你得到了叶笑笑!”

“我不要,我只要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