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215章
作者:酱吵吵  |  字数:750873   |  更新时间:2020-11-26

林岑解释道:“虽然我们相处的时间不长,但是我们也听说过你们的一些事情,算是知道一些你的为人。再说了,顾萧是一门心思的在你身上,你有什么必要去让他讨厌你。昨晚我和你叔叔想了很久,给钦文打了电话过去,想帮你解释一下,我们还没开口,他就说你不可能做出这样的事情,所以,你不要有太大的负担,也不要管别人的看法,清者自清,没有必要为别人的眼光而活。”

木子默听着,还是没有憋得住眼泪,泪水吧嗒吧嗒的落了下来,看得顾倩儿在旁不屑的冷哼了一声。

顾有勋淡淡的扫了一眼顾倩儿:“不管你愿不愿意,她就是你嫂子,以后如果还这样没大没小的,就去你外公外婆那待段时间。”

顾倩儿撇了撇嘴,却不敢顶嘴。

林岑起身,走到木子默旁边,握起她的一只手道:“顾萧这孩子,从小就这性格,对谁都不冷不热的,很多话也喜欢放心里,不太会表达,但是他对你的情意,绝对是真的,如果他无意中做了什么伤害你的事情,你就多担待一些,不要和他计较。”

木子默揉了揉眼睛,将眼泪擦掉,只是乖巧的点了点头。

她知道林岑说的是她的真心话,她只是不知道之前她和顾萧相处的情况,如果他一直对她不冷不热,她真不一定会计较这些,但是以前他并不是这样对她的。

婚姻生活里的很多事情,在自己看来的大事,在长辈眼里都是小事,因为他们就是在这样的磕磕碰碰中成长起来的。

但是,在当事者的身上,能不能过得去那道坎,都是问题,更何况现在,木子默几乎已经被这段感情,压得透不过气了。

吃完早餐,木子默就开着帕加尼出门了。

顾萧在车开进小区前的林荫道上时,就看到了对面那辆粉色的帕加尼。

几乎是一闪而逝的,帕加尼从他的身边极速掠过,他黑眸沉了沉,直接调转了方向。

他点开了手机,拨了电话出去,就加速去追前面的帕加尼。

木子默觉得今天出门没有看黄历,居然在半路上,被交警给拦了下来。

交警让她停了车,只是检查了一下她的证件,就在一旁打起了电话,没有和她说什么,也没有让她离开。

木子默无聊的靠在座椅上,正在思考要不要打个电话给周小雨的时候,听到一阵轰隆的汽车引擎声。

她透过倒车镜,看到了这段时间顾萧在G城开的那辆黑色迈巴赫。

顾萧从车上下来,径直走到木子默车窗旁:“去哪?”

木子默看到边上的交警跟顾萧打了声招呼,就骑车走了,原本有些不耐的神情一瞬转冷:“你报的警?”

“你车开那么快,是想甩开保镖?”

“我要想甩开保镖,还会开你的车出来?”

“那你就是不想要命了?”

木子默看向车前方:“是不是不要这条命,你就可以放过我了?”

顾萧呼吸一窒,看着她安静的侧颜,心里剧烈的翻滚着:“木子默,死了,我们也会同穴。”

木子默转头看向他,惨然一笑:“我可以走了吗?”

“你要去哪?”

“随便走走。”

顾萧垂眸思考了一会:“车速不要太快,不要让保镖跟不上,如果保镖跟不上,还是会有交警来拦你的,听到了吗?”

木子默没有再搭理他,直接扬尘而去。

木子默上午爬了山,下午去了海边的游乐场,将所有之前想玩不敢玩的项目都玩了一遍,晚上去了趟美食街,一直到接近十点才回家。

她以为顾萧是在家的,想不到房间里空荡荡的,她洗完澡,拿着书看了会,大概十一点半的时候,才关灯睡觉。

木子默一直在做梦,稀里糊涂的很乱的梦,一会是影像里的小小顾萧和叶笑笑,一会又梦到和顾萧大学时候的甜蜜恋爱生活,一会又梦到顾萧鲜血淋淋的困在被撞损的汽车里,一会又梦到自己穿着婚纱,不知道在等谁。

她陷在梦魇里醒不来,迷迷糊糊的感受到男人的亲吻,也以为只是在梦中。

努力的微微睁开眼睛,看到身上男人熟悉的面孔,心里微微觉得有些不妥,却又想不起来哪里出了问题。

在男人进入的时候,轻声的嘤咛了一声:“疼。”

顾萧没有想到木子默没有抗拒她,而她的这声充满魅惑的嘤咛声,他有多久没有听到了,他已经不记得了。

他试探性的动了动,木子默只是像以前每次他初进入时一样,只是蹙着眉,慢慢适应着他。

唯一不同的是,她自始至终都闭着眼睛,这让他突然想到一个可怕的想法,是不是这个时候不论是谁,她都会接受?

他知道这种想法很犯贱,但是却让他真的有些害怕起来。

他用力的撞了一下,声音有些阴狠:“我是谁?”

木子默承受不了他突然的动作,叫了一声,没有说话,迷迷糊糊,还以为自己在梦里。

顾萧又用力的撞了一下:“说,我是谁?”

木子默微微眯起眼睛,有些委屈道:“老公,我疼。”

他才肯放过她,怜惜的在她唇上吻了吻,一点一点的慢慢提速,将木子默的梦境撞的粉碎。

身体里异样的感觉让木子默渐渐清醒了过来,她咬住唇,不再让自己不要脸的叫出声来,脑袋转向一侧,不想去看男人因她之前的叫声而兴奋的脸庞。

顾萧看着她,用力的冲撞,他真的好久没有碰她了,真的想好好的弄弄她。但是他也知道,她是因为刚刚的不清醒才没有反抗,等清醒的时候,事情已成定局,她只能顺应的去承受。

如果再来一场,她肯定不会轻易就范,虽然他也可以不顾她的感受,强要了,但是这是在顾宅,他多少还是要顾忌些。

所以只这一次的机会,他自然得好好把握,充分利用。

木子默被折腾的像个破布娃娃,哭了很久也得不到他的释放,最后还是昏睡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