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194章
作者:酱吵吵  |  字数:750873   |  更新时间:2020-11-26

“骨髓捐献是我自己要去做的,不是他让我去的,但是我不知道我的骨髓有和叶薇薇配对过,可能我们本来就有血缘关系,所以能配对成功吧,你知道为什么叶薇薇要配对骨髓吗?”

“叶薇薇小时候身体很不好,有哮喘,但是最大的问题是,她是个白血病患者,只是后来被控制住了。”

木子默心下一惊,叶薇薇居然有白血病?

她很难想象,那么温柔体贴的一个女人,居然曾经受过这种病痛的折磨。

她看望过白血病的小孩,知道那是多么痛苦的病症,而叶薇薇小时候就受过这种病痛,甚至现在还要时不时担心会再次病发,一直活在一种无形的恐惧中。

她光是想想,就很心疼,更何况她现在知道叶薇薇是这个世界上,为数不多和她有血缘关系的亲人,更让她心疼,也多了些担心。

她想到叶薇薇那次落水后,大家都很惊慌失措,后来在医院,顾萧更是让医生为她做过全身检查,说是看旧患有没有复发,原来当时说的旧患,应该是这个。

“那他验我的DNA是想知道我是不是叶笑笑是不是?”

“嗯,很显然,他在得知你和叶薇薇骨髓匹配的时候,第一时间就去验了你的DNA,我想那个时候,他也觉得你会是叶笑笑,而且你和叶薇薇的确长得很像。”

木子默自嘲的笑了笑:“可是,我不是叶笑笑,我是木心愿的女儿,木心愿和木心柔是双胞胎姐妹,我们长的像也正常,而血缘关系,也导致我的骨髓适合她。”她顿了顿,像是想到了什么更好玩的事情:“我怎么觉得我就是为叶薇薇而生的呢?”

“默默,整个事情,我们都是外人,无法言说什么,你可以听听他的解释。”

他的解释?木子默最不喜欢听的就是事后的解释,但是,这次的事情,足以影响他们以后的路,她愿意给他一个解释的机会。

所以,第二天早上,木子默起床,接到顾萧的电话,她还是点了接听。

男人的声音带着疲劳后的沙哑,还有一丝的无力感:“宝贝,我知道你很生气,不要胡思乱想,等我回去给你解释好不好?”

“你要多久回来?”

顾萧没有想到她没有直接拒接他,微微愣了一下,才道:“还要两天。”

木子默几乎听到了自己心碎的声音,他打电话来,不是第一时间要给他解释,还要她等他回来再解释,她忍了;他以为这么大的事,他接到人,会当天直接回来,却不想还要两天才会回来。

也许的确有很多事情要处理,需要再多的两天时间,可是这两天会有多少变数,谁能控制得了?他却选择不在第一时间给他解释,而是选择再过两天等回来之后给她解释。

她昨天晚上一直算着他飞机落地的时间,几乎是觉得他会在飞机落地的第一时间给她打电话的,但是她等了很久,也没有等到他的电话。

如果说那个时候,她还能给他找个借口说是怕她已经睡觉了,打扰到她,那今天,她不知道该找什么样的借口。

她站在客厅的落地窗前,无力的闭上了眼睛,深吸了几下,才睁开眼睛,她听到自己的声音毫无温度的响起:“顾萧,我们两清了。”

她逃过一次婚,这次,他也逃了,他们两清了,而不是扯平了。

她挂了电话,将手机调成静音,随手将手机扔在沙发上,再也不理任何电话。

三天后,晚上九点,顾萧才来找她。

周小雨拦着顾萧,不让他进门,两个人差点打了起来。

木子默抱腿靠坐在床上,听到门外的动静,知道是他来了,也不想出去见他。

他明明昨天就回国了,却在今天晚上才来找她,她如果就这样去见他,显得自己越发的廉价。

次日早上,木子默才知道顾萧在楼下站了一夜。

12月的天,北方都已经大雪纷飞了,G城虽然纬度没有那么高,但是也湿冷湿冷的,尤其晚上,温度更不用说。

木子默知道的一瞬间,心里抽痛了一下,很快就被她给压了下去。

她裹上一件黑色的薄呢大衣,换上鞋子,跟周小雨招呼了一声,就出去了。

比起顾萧一声的颓然之气,木子默显得淡然了很多,反而好像受到伤害的是他,而不是她。

顾萧看到她,立马灭了手中的烟,向她走了过来。

木子默没有直接走出去,和他有一定的距离,慵懒的靠在旁边的墙上:“有什么话,就站在那里说吧!”

顾萧怎么可能同意,他选择当面跟他解释,就是为了必要的时候用强的,如果连靠近都不能靠近,那他等这么久才解释的意义是什么?

木子默见他脚步不停,即刻转身:“那我们没有什么好聊的了。”

顾萧腿长,在看到她转身的时候,更是加快了步伐,在木子默还没有走出去几步的时候,就从后面抱住了她。

木子默也没有反抗,只是面无表情道:“你是不是前几天才抱过其他的女人?现在又来抱我,是觉得我本来就很脏,还是觉得我可以容忍男人这么脏?”

顾萧身体一僵,却并没有松开她:“我知道你很生气,是我不好,你想怎么样都可以,就是不要不理我好不好?”

“如果我就是不想理你呢?”

“宝贝,你听我…”

“啪”!他刚开口,木子默就迅速的转身,给了他一巴掌:“下次如果再让我听到你这样喊我,喊一次,我抽一次。”

顾萧被打蒙了,愣在了当场,随之,心里的恐慌更甚,紧紧的将她抱在怀里:“宝贝,只要你觉得解气,怎么样对我都可以,不要想着离开我,你走不掉的。”

木子默心口堵得慌,剧烈的挣扎,换来的是他更加紧的抱住她,她最后挣扎的没有了力气,才一口重重的咬在了他的肩上。

顾萧闷哼了一声,她真的下了狠口,但是他也不会放开她。

直到女人发泄完,他才重新开口:“现在是不是可以听我解释了。”

木子默不吭声,脸转向另一侧。

“我知道我瞒着你这件事,很不应该,但是笑笑的确是我心上无法修复的一道疤痕,我不是不跟你说,而是不敢和你说,也不知道怎么跟你说。

我其实一直有考虑和你说这件事,但是一想到笑笑,当初是为了救我,才被人贩子给抓走的,我就根本说不出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