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210章
作者:酱吵吵  |  字数:750873   |  更新时间:2020-11-26

木子默没有回头看他,撇了撇嘴,还是没有说话。

顾萧继续道:“我现在之所以还能站在这里,能有这么高的成就,是笑笑用命换来的,她这一生,已经被毁了,我不能做到对她狠心,或者完全坐视不理。

我需要在她和你之间找到一个平衡点,我暂时没有找到,但是不代表以后不会找到。

她被困在那个黑帮老大身边的日子,受尽了折磨,所以在我出现的时候,她会对我产生一种崇拜的心理,这是很多小女生都会产生的感情,慢慢的,等她步入了正常的生活,有了其他的精神寄托,或者遇到自己喜欢的男孩子,她就不会一直纠结在对我的那点崇拜里,这都是可以解决的,只是需要一些时间而已。

你给我这个时间,以后我们不会再有其他问题,你想要怎么样,我都依你。”

顾萧说得很平静,没有以往的深情,也没有向以前一样对她动手动脚,她突然开始相信,这就是他原本的样子,但是这样的认知,让她心里更加的荒芜,他不会再像以前那样宠她了,不会再那样容忍她了。

她压制住心底的酸涩,努力思考了一下,抬头看着她:“我给你这个时间,等你处理好了,你再来找我,我等你!”

顾萧强压住心里的怒意,呼吸也因为生气而变得急促,眼睛死死的盯着她,好一会才道:“那我想做A的时候怎么办?”

木子默脑袋里“嗡”的一声,似乎有些不太相信他说这样的话,她无力的后退了两步,靠在了墙上,一支手扶在旁边的桌子上:“这一直是你留我在身边的用处吗?”

顾萧眯了眯眼,他不知道一个女人真的能这么胡搅蛮缠,他记得这个问题,他也和她解释过很多遍了,她还在质疑他。他是个正常男人,她不在身边,他当然可以忍,但是她在身边,他有毛病才会去忍吧?

而她现在明明能在他身边,他为什么要放开她,让自己身心皆受折磨?

他以前怎么会觉得她挺乖的,给他省了很多麻烦,不管遇到什么事情,只要他稍微哄一哄就好了,这次,她真的想跟他抗到底了?

他虽然不觉得她如果难哄的话,他就会不去哄她,他只是觉得她好哄,是因为她很爱他,会心疼他,这让他很有满足感。

他伸手,在她下巴上抚摸着:“女人多的是,但是我不是所有女人都能做的,和你做习惯了,也不想换个人了。”

木子默抓着他摸在自己下巴上的手臂,心里疼的整个身子都颤抖的厉害:“你真的不曾有那么一刻爱过我?”

顾萧趁机将身体贴到了她身上,手还是钳制在她的下巴上,另一只手勾住她的腰,低头贴近她的耳朵,声音冰冷中带着丝邪魅:“你说你作不作?你不相信我爱你,也不相信我不爱你,你宁愿把自己放在一个可悲的角色里,也不愿意放开心和我好好的在一起。你如果觉得这样你会舒服一些,我也不阻止。我要的很简单,只要你在我身边就可以了,其他的,我也不想再考虑了。我真的累了,与其毫无原则的讨好你,不如直接让你意识到,你逃不掉的。”

木子默看着他好一会,晶亮的眸底渐渐变暗,甩开他钳制在自己下巴的手,垂下脑袋,双手握拳,努力的平息着自己的情绪。

顾萧见她这样,心里一抽,毫不犹豫的抱住她:“好了,别跟我闹了,你明明就是相信我是爱你的,你如果是想跟我撒娇,听我说爱你的话,那你不必这样,那些话我百说不厌。但是如果你是因为吃醋,也想让我和你一样不痛快,就点到为止吧,我真的很不痛快,再逼我,我可能要让你下不了床了。”

木子默情绪有些崩溃,拼命的想挣脱他的怀抱:“我不要,我不要和你在一起,我后悔了,你去找别人吧,我不稀罕,我不要做你发泄的工具,我不要!”

顾萧用力的将她按在墙上,任由她发泄着,渐渐的,她已经没有了挣扎的力气,只是手一下一下的捶在他胸口:“混蛋,你怎么可以这样对我,为什么要这样对我?你已经不爱我了,为什么不能放过我?”

顾萧腾出一只手,帮她擦去眼泪。

这个女人,每次跟他撒娇的时候,从来不吝啬泪水,反而是越难受的时候,越能憋着泪水。

这些天,除了在医院他昏迷前隐约看到她哭了,和昨天晚上她醉酒后没法控制情绪而哭了几次之外,他就没见她真正哭过,当然今天因为不顾她的感受,把她给做哭没有算进去。

明明很在意他婚礼当天抛下她的事情,却一直隐忍着;在医院被气得伤心离去的时候,眼泪已经在眼睛里打圈了,就是忍着不掉下来;昨天晚上明明很在意他和叶笑笑跳舞,却还逼着自己去接受这些;刚刚明明很生气他不让她离开,在以为他只是把她当作床上的工具时,更是又气又怒又伤心,硬撑着那口气不肯哭出来。

他相信,如果他刚刚不去抱她,她肯定还是会撑着,而在她为两个人感情有些伤心欲绝的时候,他的怀抱才会让她崩溃。

他将她打横抱起,轻轻的放在床上,她瞪着红肿的大眼睛看着他,手拼命的抓紧了衣服的领口。

他微微勾唇,在她唇上口勿了一下:“乖,我不做,我让酒店送点吃的上来,我要真做,你抓着领口也没用,你这裙子,我好得手的不得了!”

木子默直接将脑袋转向一边,不再理他,他在她脸颊上口勿了口勿,就放开她,去打电话了。

之后的半个月,两个人倒是相安无事。

木子默没有再闹着要离开,顾萧也没有再说什么狠话,但是也没有像之前一样整天粘着木子默。

木子默现在对他的态度说不上多坏,但是也绝对不热情,用一个老的词汇来形容,大致就是相敬如宾了。

因为临近过年,公司的事情很多,顾萧经常加班到很晚才回来。

而木子默,因为I已经迁回了国内,很多事情都需要她去处理。

她也不想跟顾萧再有什么冲突,她说过给他时间处理叶笑笑的事情,她现在只能等。但是如果让她像之前那样和他亲热,她也没有那么容易做到,所以也经常留在公司加班到很晚,甚至比顾萧更晚的回家。

自从酒店那次之后,顾萧也没有再碰她,他的想法是,她认为他只是把她当做发泄的工具,他能忍住就尽量忍住了,不能让她再继续胡思乱想下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