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209章
作者:酱吵吵  |  字数:750873   |  更新时间:2020-11-26

顾萧听到开门声,头都未回,抬起指间的烟,吸了一口,才道:“柜子里有你的衣物,洗漱用品都在浴室,先去洗个澡吧。”

木子默轻轻“嗯”了一声,转身去了浴室。

直到听到浴室里传来了哗啦啦的水声,顾萧才将烟摁灭在已经满满当当烟头的烟灰缸里,站起身,慢条斯理的脱掉身上的衣服。

木子默没有想到顾萧会在她洗澡的时候闯进来,所以根本没有锁门,听到浴室门开的时候,下意识的拿过旁边的浴巾护住身体。

她本能保护自己的动作,看在顾萧眼里却是满满的拒绝,他拿起洗漱台上的牙膏牙刷,准备刷牙。

木子默直觉感受不能这样赤-身罗体的和他待在一个空间,拿起一旁的浴袍穿上:“你先洗吧,我等会再洗。”

顾萧挤牙膏的手顿了顿,在她从身旁经过的时候,放下牙膏牙刷,直接转身抱住了她。

没有给她任何反应的机会,扣着她的脑袋就口勿了起来。

木子默手撑在他胸前,想推开他,没有丝毫用处,他越抱越紧,最后两个人的身-体紧紧的贴在一起。

他扯-掉她身上的浴袍,将她压-在墙上,抬起她的月退,稍微将她抱起,扣着她的屯部,几乎是蛮横的闯了进去。

他所有的动作一气呵成,木子默疼的身体都有些颤抖,狠狠的咬在了他的舌-尖上。

他似乎没有感觉,既没有从她口-中退出来,也没有给她任何适应的机会,直接猛-烈的撞-击了起来。

就这一个姿势,顾萧捣-弄了很久,木子默一直在哭,却一句求饶的话都不肯说,顾萧直到做得整个人身心舒畅了一些,才在她身-体里释-放。

然而,却并没有放过她,没有从她的身-体里退-出,直接抱着她出了浴室,将她放到床上,开始了第二轮的进攻。

第二轮要比第一轮时间长很多,木子默已经没了反抗的力气,任由顾萧将她在床-上翻来覆去的折腾,最后还是没能抵过他的摧残,昏睡了过去。

顾萧最后释-放了出来,趴-在她身-上,手轻-抚着她已经咬破了的嘴唇,声音因为刚刚的奋力而有些气喘,更多的却是无尽苍凉的沙哑:“为什么不能相信我是真的爱你,为什么不能好好的待在我身边,为什么非要离开我不可?”

木子默再次醒来的时候,只觉浑身像是被车轮碾压过了似的,酸痛难耐,而那个罪魁祸首现在就在她身边,抱着她睡着了。

木子默直接抬手,想给他一巴掌,看着他安静帅气的睡颜,又有些舍不得,最后拿开他拥在她腰间的手,扶着还有些酸疼的腰,起床去衣柜拿衣服。

她换好了衣服,站在床边静静的看了他一会,才离开。

木子默打开套房的门,刚准备出去,就看到门口站了两个保镖。

保镖见只有她一个人出来,伸手拦住了她:“对不起夫人,你不能一个人离开。”

木子默一瞬间气血翻涌,转身就快速的冲进了房间里。

她以为他还在睡觉,却不想进去的时候,他已经靠在了床头,手里正在点着一支眼。

顾萧看到她气冲冲的进来,手上的动作丝毫不减,点燃了烟,将打火机扔到床头柜上,漫不经心的道:“如果不是门口的保镖,你是不是已经离开了?”

他在她起床的时候,就已经醒了,只是想知道她会不会真的就那样离开,而没有叫她。

想不到她真的就那样离开了,那一瞬间,他突然只想毁了她,毁了所有的一切。

木子默双手紧紧的握拳垂在身侧,气愤的看着他:“你答应过我不做的,现在做完了,就应该放我离开。”

“你也答应过给我时间处理笑笑的事情的。”

“我没有不给你时间处理,是你先要这样对我的。”

顾萧深吸了一口烟,看着她:“木子默,你知道你最伤人的地方是哪里吗?”

木子默咬了咬唇,没有说话。

“不论我怎么做,我怎么努力,你都永远不相信我是爱你的。你知道不被信任,有多伤人吗?你敢说,笑笑没回来,你就没有想过离开我?”

“那你有没有想过我为什么不能信任你?我承认我很多次都想离开你,那是因为我觉得自己总是给你惹麻烦,你那么优秀,我配不上啊!可是,我都有努力的让自己再坚持下去,但是你都做了什么?

很多事情,你不跟我说,我也当作你有你的苦衷,我已经尽量不去在意了,我想只要你是真心爱我的就可以了。可是,你的真心到底有几分?我当初离开,也特地选在了婚礼前,让你有充分的时间去取消婚礼,可是,你是怎么对我的?

离叶家只有十分钟不到的车程,你连当面和我说一声的机会都不给啊!你是怕我不让你去吗?

你去接叶笑笑,可以啊,哪怕你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也可以,我等了四天,才等来你的解释,你这么不在意我,又何必装得一往情深?

我和宋清澈没有任何的关系,只是跳了一支舞,你都接受不了,为什么你还能那么若无其事,又亲密无间的和她跳舞?你如果真的在意我,真的因为我和宋清澈跳舞而心痛,明知道那种心痛的感觉,却还是强加在了我身上。我当时只庆幸自己去了趟洗手间,否则那么大的场合,你想让我怎么做?

你说你会处理叶笑笑的事情,你的处理只是想要通过拖延时间,来证明叶笑笑在你心中的地位吗?”

顾萧轻弹了下烟身,将烟灰弹进了烟灰缸里,垂眸思考了一会,才平静道:“你说的,我都知道了,你还有没有其他想说的,一起说出来!”

木子默看了他几秒,没有想到他会这么平静,似乎这才是他原本该有的样子,她将目光转向窗外,静静的没再说话。

顾萧摁灭了烟,掀开被子,走到了她跟前:“如果你说的那些问题,我以后都会注意,不会再让它们发生,你是不是愿意永远留在我身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