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191章
作者:酱吵吵  |  字数:750873   |  更新时间:2020-11-26

顾萧想到那些,心里抽疼的厉害,他隐隐觉得,会有可怕的事情发生,但是他居然没有太多的力量去阻止。

自从5年前木子默离开他之后,他就一直让自己不断的变强,强大到她回来了,他可以毫无顾虑的把她留在身边。

只是,他万万没有想到,叶笑笑又有了消息。如果叶笑笑真的活着,那他该怎么去面对她,又该怎么面对木子默?

是啊,他现在什么都有了,可是,他之所以能有现在的这些成就,是另外一个女孩用自己换来的。

他不知道那个女孩如果真的回来了,会是什么样,他又如何偿还她的那些恩情,甚至如何去兑现他曾经的诺言。

而这一切,会不会被沈崇光用来利用,又是否会再次伤害到木子默,都是他无法想象的。

他刚刚在听到冷修说她被扔进大海的时候,他甚至有些希望她是那个最坏的结果,这样,至少他会把她记在心里一辈子,用一辈子去偿还她的恩情。

可是,他也知道,他这样太过自私,他为自己有这样龌龊的心思感到恶心,他真的觉得自己恶心坏了,更无法面对木子默。

所以,他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离开的办公室,连一向开车都不敢分散精力的习惯,也直接被打破了,等他意识过来的时候,车子已经停在了罗曼蒂克门前。

他随后打了个电话给唐辰煜和唐辰泽,喊他们出来一起喝酒,甚至忘记了答应了木子默晚上回去陪她和sunny吃饭这件事。

本来说好晚上回来陪她和sunny一起吃饭的,结果顾萧晚上并没有回来吃晚饭。

木子默给顾萧打了好几个电话,都没有人接,才打了电话给高峰。

高峰支支吾吾:“总裁一个小时前就已经离开公司了,但是手机落在公司了。”

他不敢说总裁离开时候的样子,很是失魂落魄,他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下午见完沈崇光还是好好的,怎么只是一会,就变成了那样了,还把手机给丢在了公司。

这会木子默打电话给他,肯定是因为总裁还没有回家,但是他也的确不知道总裁去哪了。

“木总,你不要担心,总裁身边都是有保镖的,不会出什么事,我联系一下,看看他现在在哪,等会给您电话。”

挂了电话之后,木子默有些发愣,两个人自从和好之后,几乎没有发生过这样的事情,承诺她的事情,他也甚少会失信。

而今天,他没有按照约定回来吃饭,手机也没带,甚至连个电话都没有打给她,她隐隐觉得发生了什么事情,而且是很严重的事情。

明明上午试婚纱的时候,还好好的,只是一个下午,到底能发生什么事情?

高峰几分钟后就回了电话给她,说顾萧在罗曼蒂克,和唐家兄弟聚餐,让她不要担心。

她当时就想去罗曼蒂克找他的,但是又觉得他是故意躲开她的,所以最后还是按耐住性子,在家等他。

她胡思乱想着,一直到夜里十一点多,才听到院子里响起了车子的引擎声。

她想闭上眼睛装睡的,但是过了很久,已经超出了男人正常从车库到房间的用时,都没有听到什么响动,她才起身,打开房门走了出去。

走到楼梯口,就看到唐辰煜架着已经醉的不省人事的顾萧,艰难的一步一步的上楼梯。

唐辰煜看到木子默出来,眼神闪躲了一下,才道:“二嫂,二哥喝醉了,你帮我一起扶一下他。”

木子默原本有些不想理的,但是唐辰煜开口了,也不好拒绝,走下去,和他两个人一起,艰难的将将近一米九身高的男人扶上床。

木子默几乎没有看过男人喝醉过,不知道到底什么事能让他醉成这样。

“他到底怎么了?早上还好好的,下午去了趟公司,晚上也不回来吃饭,也不给我打电话,还醉成这样?”

唐辰煜支支吾吾的:“我也不知道,可能是他太忙了吧,晚上跟我和我哥吃饭,还聊到你们下个月的婚礼的,可能是高兴吧,就多喝了些。”

木子默显然不相信唐辰煜这样的说法,还想再问,唐辰煜赶紧抢先道:“二嫂,现在也不早了,我先回去了,有什么事,你明天问二哥吧。”

说完,一溜烟的跑了。

木子默无奈,帮顾萧脱了衣服,又去浴室拧了条湿毛巾,帮顾萧擦拭身体。

温热带着湿意的毛巾,在顾萧脸上擦拭的时候,他才半睁开眼睛,有些迷离的看着木子默。

他嘴角挂上一抹淡淡的笑意,抬手摸上木子默的脸颊:“笑…笑,笑..笑。”

木子默没好气的白了他一眼:“我不捶你就算了,你还想要我笑脸对着你,你脸怎么这么大?”

顾萧眯眼看着她,眉头深深的蹙起,看了几秒,才咧开嘴,笑得像个孩子,一下将她拉趴在自己怀里:“宝贝,我爱你宝贝,我真的很爱很爱你。”

说完,翻了个身,将木子默压在身-下,混乱的亲-口勿了起来。

木子默想推开他,但是平时她就推不动,更何况一个已经醉酒失去理智的男人。

好在他真的是喝多了,亲了一会,居然睡着了,木子默这才能将他从身-上推下,又起身,帮他拿出一套睡衣换上,自己才躺下睡觉。

次日,木子默从睡梦中,被男人给口勿醒了。

木子默不耐的躲过他的亲口勿:“昨天的事情,如果不能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今晚回来就睡客房吧。”

顾萧黑眸暗了暗,也不再扰她,只是静静的拥着她:“可能是婚前恐惧症吧,昨天看到你那么美,就想到了5年前的事情,情绪就不太好,不敢回来,怕惹你生气。”

“那你也不至于连给我打个电话的心情都没有吧?你有事不能回来都会打电话通知我的!”

“老婆,我保证下次不会了,原谅我这次好不好?”

木子默叹了口气,虽然觉得他的说法可信度不高,他又不是真心想要解释,也不想非要寻个明白,惹彼此不快。

更何况,昨天她所有的怒气,在他醉酒后抱着自己说很爱很爱她的时候,已经消了大半,再加上睡了一觉,剩下的那一点也淡了很多。

之后的每天,顾萧都会忙到很晚才回去,通常木子默都已经睡着了。

木子默知道两个人婚期将至,他可能会更忙,所以除了心疼,她也没有其他办法。

她也提过自己来弄婚礼的事情,顾萧却不同意,一定要自己亲手布置,所以他不仅忙,而且压力大,导致夜里经常会做噩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