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六十二章 玉体横陈
作者:铁怎练  |  字数:832894   |  更新时间:2020-11-26

伍景龙把黎少钦带走之后,后者便再也没回来,报亭剩下陈小白和李子通,二人互相调笑了一会之后,便开始在报亭里找各自喜欢的书刊看了起来,陈小白最爱的依然是《武侠》,而李子通则拿起一本时装杂志,开始津津有味地看了起来。

过了一会,也许觉得气氛有点沉闷,陈小白放下手中的书,对李子通说道:“实在太无聊啦,我去买些瓜子汽水回来解闷,你留在这里看店。”说完不等李子通答应,便独自溜了出去。

李子通却是头也没抬,一双大眼紧紧盯着杂志里穿着火爆的女子,嘴角处挂着两滴晶莹的液体。

陈小白离去不久,忽然一阵悦耳的手机铃声响了起来,李子通听出不是自己的手机,连忙打开抽屉,一看果然是陈小白的手机响了,他不由得埋怨了一句:“这个家伙,出去连自己手机都忘带了。”

从抽屉里拿出陈小白的手机一看,见来电显示的名字是“静文”,李子通自然知道是谁了,顿时笑骂起来:“哟,还静文哪,起个这么亲切的名字。”

他把电话接通之后,放在耳边,然后捏着鼻子,学着陈小白的声音说道:“喂~~静文啊~~?”

“陈小白,不好了,小萱被黄电化带上了出租车,往宾馆去了!”刘静文急促的声音从电话里传来。

“什么!”李子通听得大吃一惊,都顾不得捏鼻子了,他有些郁闷,这余小萱怎么跟黄电化走到一起去了?而且听刘静文的语气,似乎很急促的样子。

刘静文听出来不是陈小白的声音,疑惑问道:“陈小白呢?”

李子通顿时一脸尴尬,不过幸好没人看到,他连忙说道:“小白出去了,刘静文,刚刚你说的是怎么一回事?余小萱怎么跟黄电化混到一起了?”

说起这个,刘静文顿时又急了起来,她说道:“现在没时间跟你说这个,刚才我自习回来,在一家咖啡厅门口碰到了小萱,不过她看上去好像有些神志不清的样子,我还看到黄电化把她扶上了出租车,说去什么红叶宾馆,我担心……小萱她……”说到最后,刘静文竟然哭了出来,再也说不下去了。

“我这就过去!”李子通“啪”的一声挂断电话,火速冲出报亭外,见陈小白还没有回来,他把报亭的门拉下来,然后飞快地向校门口跑去了。

在校门口处拦了辆出租车,李子通急忙上了车,对司机说道:“红叶宾馆!快去!”司机听出他话里的急促,没说什么,启动车子飞速向红叶宾馆赶去了。

车沿着江边一路飞驰,李子通看着车外飞速倒退的事物,思绪也急速转动着。

余小萱虽然一直跟自己有过节,但毕竟是小女生脾气在作怪,何况她还是自己班上的同学,自己怎么能看着她被黄电化这样的人渣欺辱呢?所以这件事情,自己无论如何也要管!

打定主意之后,李子通很快把脑中的杂念全部抛开,心中只有一个想法,那就是救出余小萱!

十几分钟之后,车在红叶宾馆外面停了下来,李子通匆匆付了钱,然后一个箭步冲进了宾馆里面,前台的男服务员看到他,马上一脸热情问道:“先生,请问您要住宿吗?”

李子通仿佛看到了救星,一下子扑到了他跟前,喘着气问道:“刚刚……你有没有看到一男一女走……走进来。”

男服务员一听不是订房的,脸上的笑容顿时消失了,冷冷说道:“我们这里进来的全是一男一女的啊,就只有你一个是光棍进来的。”

李子通没心思去跟他计较,连忙又补充了一句:“女的有些神志不清,像是被灌醉了的样子,然后被一个男的带进来。”

男服务员听得一脸尴尬,说道:“我们这里进来的男女,大部分都是这样的啊。”

李子通忍住想拍他的冲动,伸出手来说道:“把入住的登记本给我看看!”

那男服务员见状,连忙拿起桌上的本子,双手一缩到台下,说道:“我们有保护客人隐私的责任,如果不是有特殊情况的话,外人是不能查看这个本子的。”

李子通听得大为恼火,他心知眼下这种状况,没时间给他拖延,顿时急喝一声:“他妈的,我女朋友被别人带进来了,这还不算特殊情况?”

那服务员恍然大悟,看向李子通的眼里满是同情,意味深长地说道:“噢,原来兄弟是给人带了绿帽子啊。”

接着,只见他面色一变,一脸悲愤地说道:“妈的,又是可恶的第三者,想当年,我也是被人戴了绿帽子,我真没想到,我和阿丽苦苦坚持下来的爱情长跑,最终还是抵挡不住这该死的七年之痒……”

“痒你妈!”李子通终于忍无可忍,抡起拳头一拳轰在这个喋喋不休的家伙的脸上,那男服务员被打得向后退了几步,一下子扑倒在了身后的椅子上。

李子通一把夺过宾馆的登记本,翻开一看,正好在最新的一页看到了“黄电化”三个字,看来是刚刚才登记上去的。

“二零九!”李子通记下房间号,把本子一扔,一个箭步冲到楼梯口,飞速往楼上窜去。

走廊两边的房间里不断传出“咿呀嗯哼”的叫声,李子通却没时间顾及这些,来到“209”的房间门前,他抬起腿来,狠狠地一脚把门踹开,火速冲进了房间里面。

昏暗的灯光下,在一张狭小的床边,只见黄电化手里正拿着刚脱下来的裤子,全身脱得只剩下一条裤衩。他身边的余小萱则双手摊开,慵懒地躺在床上,面色潮红,双目紧闭,上衣似乎有被撕扯过的痕迹,露出了一大片酥胸。

李子通的目光落在黄电化身上,新仇旧恨一起涌上心头,他怒目圆瞪,大喝一声道:“黄电化,我干死你!”

黄电化从李子通破门而入的时候,便知道事情已经败露,听到喝声,慌乱之间他抬起头来,映入眼帘的是李子通凶神恶煞的模样,他吓了一大跳,连忙抓起裤子,迅速来到窗边,把窗帘拉开,毫不犹豫便便从窗口跳了下去。

李子通没想到他会跳窗 ,等他反应过来,黄电化早已从窗口消失了,他连忙上前几步追到窗边,探头往下一看,正好看到黄电化一瘸一瘸离开的身影,想来应该是跳窗摔伤了脚。

李子通连忙又转过身来,抓起黄电化留下的一只鞋子,使劲朝那身影扔去,几秒钟之后,只听得黄电化发出“啊”的一声惨叫。

李子通心中懊恼,没想到最终还是让他跑了,他静静地看着黄电化消失的方向,沉默不语。

忽然,他想起了余小萱还在身后,连忙转过身来,看着正躺在床上不省人事的这一具玉体,顿时大感头痛。

如果不考虑别的因素,这的确是一个相当香艳诱人的画面,不过李子通此刻却有着诸多顾虑,他首先想到了自己宿舍的兄弟,又想起今晚刘静文在电话里的哭声,最后又想到了心中的女神李姗姗,最终他狠狠地摇了摇头,一咬牙,拿过她的外衣披在她身上,俯下身去把她扶了起来。

余小萱软绵绵的身子靠在了李子通的身上,顿时让后者心神荡漾,但他很快便回过了神来,在心中暗骂了自己一句:“李子通啊李子通,你在想什么?这个魔女可是你的死对头,死对头!”

但无论如何,他心中始终无法平静下来,看着无力靠在自己怀里的余小萱,他心中生出了一丝别样的情绪。

轻微的鼾声响起,余小萱居然就这样在他怀里熟睡了过去,看着她潮红的脸蛋,李子通心中一动,情不自禁地伸出手来,轻轻地揽住了她纤细的腰肢。

“算了,魔女对头,这次就由我送你回去吧……”李子通心中暗暗说道,他一把将余小萱抱了起来,抱着她离开了那个昏暗的宾馆。

走在外面,冷风呼呼刮在脸上,李子通只觉得脸颊生疼生疼的,就在这时,余小萱的身体忽然动了一下,她迷迷糊糊地伸出双手,抱住了李子通的脖子,柔软的身子轻轻往他怀里钻了一下,大概是受了冻的缘故。

李子通憋得脸色通红,偏偏双手正抱着她,什么也做不了,就这样任由她缠住自己。

夜晚的街边冷清而又寂静,在这大冷天里,这个偏僻的地方连个人影都看不到。

李子通抱住余小萱,慢慢地沿着江边的方向走去,希望走上了大路,能在那里遇到路过的出租车,此刻他只想尽快把余小萱送回到学校去。

来到江边,风更大了,饶是李子通体魄过人,此刻也不禁冷得直打寒战,他脸色都变得苍白了起来。

“冷……”余小萱迷糊中忽然开口说了一个字,李子通听得一惊,连忙低头,见她仍没醒过来,这才稍微放心,不过这时候余小萱却把身体缩得更紧了,不断地要往他怀里钻去。

李子通一咬牙,心道:“奶奶的,老子这次就好人做到底吧!”

说完他到一旁坐下,一只手抱着她,另一只手则把自己的外套脱了下来,盖在了余小萱的身上,余小萱这才慢慢沉睡了过去。

不过很快,李子通便后悔自己一时冲动的决定,失去了外套的他,被无孔不入的冷风吹得浑身发抖,牙齿都开始不由自主地打起了架来。

没有法子,他只好不停地跺着双脚,希望能够消除这股冰冷的寒意,同时心中不住祈祷出租车路过,好带自己尽快离开这个鬼地方。

又等了十几分钟,却硬是没看到一辆出租车经过,李子通这时已经冻得脸色发紫,鼻涕都流出来了,这股抵挡不住的寒冷,使得他抱住余小萱的双手不禁又紧了几分。

“李子通?”余小萱忽然又开口了,她美目半睁地看着李子通,脸上的潮红已经褪去了不少。

李子通吓了一跳,连忙支吾着说道:“你……你怎么醒过来了?”

刚说完他便后悔了,心想自己说这样的话,意思不就是希望她不要醒过来吗?这魔女不知又会有什么反应了。

余小萱却似乎没有多余的力气去计较,她轻轻转头看看周围,这才发现自己正被李子通抱在怀里,身上还盖着他的外套。

“放我下来好吗?”余小萱别过头去,不愿意面对李子通,不过她的身子却没有动静,看来是还没有恢复力气。

李子通闻言,俯下身去轻轻地把她双脚放在地上,然后扶她站稳。

余小萱看了一眼面前这个男生,见他冻得七荤八素的模样,心中百感交集,一时间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了。

过了一会,她把披在身上的大衣拿下来,还到他手上说道:“你穿上吧。”

李子通摇了摇头道:“还是留着吧,我着凉了无所谓,你着凉了就不好啦!”

余小萱见他不接,把外套往他手里一塞,转过身去,忽然就哭了起来,骂道:“你走开啦,人家才不要你来管!”

李子通愕然,他知道她不是在与自己斗气,他能听出来她语气之中有着一种深深地痛楚,似乎有种自暴自弃的味道。

他执拗劲儿也上来了,拿着外套走到余小萱的身后,用力把她包裹了起来,说道:“老子偏要管!”

余小萱挣扎了一下,奈何她一个小女子的力气,哪里及得上李子通这种大汉,见挣扎不开,眼泪又哗啦啦地流了下来。

忽然,她抬起粉拳,不断锤着李子通的胸膛,哭道:“臭李子通,要你来管我!要你来管我!”

李子通任由她锤着自己的胸膛,心中却没有任何气恼,他知道,这一次她受到的伤害太深了,他心中不禁暗骂黄电化人渣。

同时他心中也暗暗庆幸,幸好自己出现得及时,否则事态就真的无法挽回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