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200章
作者:酱吵吵  |  字数:750873   |  更新时间:2020-11-26

他走到她跟前,紧紧的抱住她:“宝贝,我和她真的什么都没有,你不能因为这样而离开我。”

木子默很想问,为什么就不能这样离开他,到底要怎么才可以离开?

她艰难的忍着泪水,全身难受的没有一丝力气,就那样被他抱着,外人看起来,却像是显得很是平静。

“顾萧,撤掉你安排在我身边的人吧,除非你想和我来个鱼死网破。”

顾萧身体僵了僵,下巴轻轻的在她发上摩挲,嗓音温柔中带着诱惑:“你不是来看我的吗?这可不是看病人时该说的话。”

木子默闭了闭眼:“放了我,以后我们还会是朋友,我会祝福你。”

“你说了,你不会冲动做决定的,你现在就在冲动。”

“我现在想冲动了,不冲动,我会憋死我自己。”

顾萧捏着她的下巴,抬起她的脸,让她正视着自己,黑眸锁在她的脸上:“我也觉得憋着挺难受的,所以还是觉得冲动比较好。”

木子默还未明白他的意思,就被他按在墙上,口勿了起来。

吻了一会,身旁响起女孩怯懦的声音:“萧哥哥,你们在干嘛?”

顾萧离开木子默的唇,侧头看着叶笑笑,没有说话。

木子默也看向叶笑笑,女孩微嘟着嘴,眨巴着大眼睛,可怜巴巴的看着顾萧。

叶笑笑长得不如木子默像叶薇薇,但是那双眼睛倒是有些像木子默。

木子默听叶钦文提过,她的这双眼睛,很像木心愿姐妹,所以说叶笑笑像她,还不如说叶笑笑像木心柔。

顾萧看着女孩抬头看着他,眼睛里闪着泪光,这双眼睛像极了木子默,但是却没有木子默的干净清澈,总是少了些什么。

他最怕木子默用这样的神情来看他,能让他分分钟想把她按到床上。

可是此刻,看着叶笑笑,却让他有些心烦意乱。

叶笑笑撇了撇嘴:“萧哥哥,你为什么要口勿她,你不要笑笑了吗?”

木子默想知道顾萧怎么回答,又将目光转向顾萧,见他没有什么反应,心里更是有些荒凉。

她也不知道自己哪里来的勇气,也许只是有些不甘心,她勾住顾萧的脖子,在他头转过来的一瞬间,口勿上了他的唇。

顾萧只是愣了一秒,随即紧紧的抱住她,将这个口勿加深。

叶笑笑在旁有些崩溃的大哭,用力去推木子默:“不许你口勿他,不许你碰我萧哥哥。”

木子默没有搭理她,只是更用力的抱住顾萧的脖子,身子也越贴越紧。

叶笑笑见推她没用,又去推顾萧:“萧哥哥,你放开她,你不能这样对我,你不如让我死了算了,为什么要接我回来?为什么还要我活在这个世界上看着你和别的女人亲热?”

顾萧身体僵了僵,没有在继续这个口勿,但是木子默还是不肯放开他,努力的口勿在他的唇上。

他只是呆呆的站在那里,任凭木子默亲口勿,却不再做任何回应。

叶笑笑趁机,直接将两个人推开。

木子默悲凉的笑了两声,眼睛里的痛苦无处藏匿,声音有些哽咽道:“顾萧,我们到此为止了。也许五年前,我没有真正的给那段感情做个了结,今天,就让我来结束这个早就该结束的错误的感情,我们分手了。”

说完,再也不看两人,扶着墙,艰难的挪动双腿。

顾萧想向前,被叶笑笑拦在了中间,他只抓住了木子默的几根手指,被木子默直接甩掉了。

本来只有几米远的电梯,木子默像是走了一辈子,连站在电梯旁的叶薇薇她都没有注意到。

她进了电梯,叶薇薇也跟着进了电梯,有些心疼的唤道:“默默。”

木子默揉掉要溢出来的眼泪,看向她,露出一个自嘲的笑容:“我是不是很傻?我怎么能和叶笑笑比,我居然想在叶笑笑跟前证明他对我是有感情的,他对我说的话都是真的,我到底抱着什么样的希望?为什么要一次又一次的自己找罪受?”

叶薇薇心疼的抱住她,让她靠在她的肩上:“想哭,就哭出来吧,哭出来就会好受些。”

木子默眼泪再也控制不住,大颗大颗的滚落下来:“姐,我真的好难受,心口好疼好疼,我感觉自己快要熬不住了。”

这是她第一次喊叶薇薇“姐”,却让叶薇薇更加的心疼。

她是卸下了心里所有的防备,真正的把她当作姐姐来依靠。

可是,她却什么都做不了,她眼睁睁的看着笑笑破坏他们,却无力上前阻止,他们亏欠笑笑的,不比顾萧少,不知道如何弥补笑笑,更不知道如何阻止笑笑。

出了电梯,她将木子默扶坐到长椅上,让木子默靠在她的肩上,手轻抚着木子默的背,温柔道:“好妹妹,一切都会过去的,都会好起来的。”

顾萧回到病房,看到桌上有个保温桶,又看到收拾整齐的文件,还有他早上刚换的,已经被打包好的脏衣服,胸口像堵上一块大石,让他有些喘不过气。

他想到她刚刚最后说的话,心底升出一抹绝望,他又一次伤害了木子默,而这一次的伤害,他不知道要用多久可以哄回她。

他虽然根本没有在意她说的什么分手不分手,他们已经结婚了,分开并不是那么容易,更何况他根本就不可能同意分手。

他刚刚只是不想刺激笑笑,她在A国受了很多的伤害,有些自残的倾向,如果再受刺激,难保不会出事。

他要偿还或者弥补笑笑,就必须尽可能的先让她的心理慢慢的康复,他必须要先照顾好笑笑,才能有更多的机会和木子默在一起。

他知道他放任木子默离开,只会让她更加的死心,可是,当时他并没有更好的办法,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她离开。

她今天来看他,明明已经做好原谅他的打算了,可是,他却又往她的心里扎了一刀,他越想越是烦闷,一脚踹碎了沙发前的玻璃茶几,又将桌上的东西全数砸掉,最后准备摔掉保温桶的时候,才似是想起了设么。

他将保温桶打开,里面装的是清淡的白粥和一碗清炒的青菜,虽然很简单,但是他知道这是木子默做的,家里的厨师至少会准备三种以上的配菜。

虽然木子默做的简单,但是他知道木子默木子默喜欢用明火熬粥,那是非常费精力的一种方式,需要一直在旁盯着,否则就容易过了火候。

他看着这些,心口痛的连呼吸都有些费力,木子默离开时踉跄的身影在他眼前回放,他只觉得自己要去找她,不能让她就这样离开,他会失去她的,他真的会失去她的。

他冲出病房,叶笑笑还站在病房门口,有些害怕的向房间里张望,见他冲了出来,就赶紧跟着他,却不敢叫住他,因为他现在全身的气场,可以将一个活人活活冻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