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205章
作者:酱吵吵  |  字数:750873   |  更新时间:2020-11-26

大家开始你一言我一语的关心起顾萧,大致就是让他多注意身体,不能拿身体开玩笑。

木子默想到这个男人明明身体这么虚弱了,刚刚还差点在这里做了那种事情,脸上微微染上了一些红晕。

顾萧看着木子默,就有种想一口吞下去的感觉,不能吞,至少也可以抱着亲着,总比什么都做不了好。

转眼又环视了房间一圈,见这么多人在场,有些影响发挥,心里有些不爽,面上却不动声色道:“叔叔婶婶,叶叔叔,我没什么事了,你们不用在这里陪着,有木子默陪我就好了。”

众人知道他这是在下逐客令,都识趣的陆续离开了。

木子默将人送到了电梯口,才返回病房,护士刚好过来给顾萧挂水。

她站在病房门口,没有直接进去,微微的闭了闭眼,努力的将这些天的那些阴霾从心里驱走,才装作一副轻松的样子走了进去。

护士走后,木子默才注意到桌上另外的一个保温桶:“这是你妹妹给你送的午饭,要不然你先垫一些?”

说着打开,看到里面是丰盛的饭菜,才诧异道:“你之前已经可以吃饭了吗?”

“不是,我只是不想再喝粥了,让家里准备了饭菜。”他突然想到了什么,问道:“宝,你是不是还没有吃饭?”

木子默讪讪道:“好像忘了!”

顾萧脸色沉了下来,木子默赶紧道:“谁让你这么不让人省心的,我是担心你。”

顾萧的脸上还是没什么变化:“以后不许这样不吃饭,每顿都必须按时吃。”

他知道胃病的痛苦,所以更不想让她也有这样的痛苦。

木子默见他真的生气了,讨好的在他唇上口勿了口勿:“那我把保温桶里的饭菜都吃掉,好不好?”

顾萧脸色这才有些缓和,指了指自己的唇道:“不够。”

木子默无奈,又低头去口勿他,被他一只手扣着脑袋,加深了口勿。

口勿了好一会,顾萧才放开她:“先吃饭吧。”

木子默吃的差不多的时候,家里的佣人才送来顾萧的食物。

喂他喝完粥,一瓶点滴刚好挂完,护士过来准备给他换另外一瓶,被顾萧阻止了:“我想睡一会,等会再来。”

“顾总,挂水不影响您休息的,我会看好时间过来的。”

顾萧淡淡的看了她一眼,但是眼神里的冷冽还是让小护士心惊了一下:“是不影响我休息,但是会影响我抱老婆。”

护士脸一红:“不好意思顾总,我没有想到,那等您睡醒了,您按铃,我再过来。”

说着,收拾完药品,迅速离开了。

木子默收拾完,从洗手间里出来,看到顾萧的点滴已经被收走了,有些诧异道:“不是要挂两瓶吗?”

顾萧张开双臂:“老婆,来,陪我睡会。”

“你睡你的就好了,我可以给你看着药水的。”

“可是我想抱着你睡,好久没有抱着你睡了。”

木子默白了他一眼,没好气道:“你怎么越活越像个小孩了?”

话是这么说,人还是走到了他跟前,被他抱进了怀里。

他在她唇上口勿了口勿:“小孩能把你干哭,嗯?”

木子默已经不会像一开始时候那样,听他说几句荤话就脸红,现在已经差不多习惯了,在他怀里翻了个身,背对着他,闭上眼睛道:“睡觉!”

顾萧想趁热打铁,趁着木子默心疼他的时候,让她解除掉上午说的不让他碰那件事,但是他现在身体真的虚弱的没有那个能力,只能等补足了精神再说。

而且他最近真的太累了,现在能抱着心爱的女人睡觉,也很满足了,没一会就睡着了。

感受到男人平静的呼吸,木子默才睁开眼睛,看着窗外灰白的天空,眼睛又胀又涩。

到底坚持和他在一起,是对的还是错的,她真的无法知道,她能做的就是在自己离不开他的时候,不离开!

顾萧在医院住了一个星期,木子默陪了一个星期。

顾萧出院后,直接带木子默回了S市,一切仿佛都回到了原来的状态。

顾萧除了上班时间,其他时间几乎是一步不离的粘着木子默。

木子默也显得似乎真的原谅他了,除了不让他做那最后一步,其他的也不会拒绝他。

而原本应该在婚礼中担任花童角色的sunny,因为担心她来回折腾受不了,一直留在S市,准备直接去婚礼现场的,所以在木子默和顾萧呆在G城的这段时间,原先被安排在宋家。

但是后来陈若琳每天去陪着她,两个人的感情也是急速升温,最后被陈若琳接去了她那里,木子默和顾萧会S市,才将她给接回来。

就这样,到了元旦,顾萧带她回G城,参加叶钦文为叶笑笑准备的宴会,大致是想向各界介绍叶笑笑的身份。

木子默原本并不想参加,但是叶钦文也郑重邀请了她,而且他也不放心顾萧一个人去参加,所以也跟了过来。

宴会是自助的酒会,待来宾来的差不多了的时候,就开始了舞会。

开场舞当然是由叶笑笑来跳,木子默当时因为有些不舒服,去了趟洗手间,回来的时候,就看到昏暗的大厅中央,一束光打在叶笑笑和顾萧的身上,两个人默契的在人群中旋转,她只觉得眼睛有些酸胀,悄然的转身往大厅的角落走去。

属于他们的音乐结束,又换了另一首音乐,众人纷纷领着舞伴滑入舞池,只有不多的几个人三三两两的坐在外缘的餐桌旁。

顾萧找了一圈,才在最角落的落地窗前找到了木子默。

木子默穿了一件黑色的礼服,背对着大厅,抬头看着落地窗外的星空,背影看起来落寞而苍凉。

他心里一紧,快速走了过去,从身后抱住了她。

“怎么一个人站在这里?在想什么?”

木子默看着落地窗上倒映的两个人的身影,压制住胸口的闷疼,努力的扯出一丝笑意:“那边太吵了,你不用管我,自己去玩吧!”

“是不是因为我和笑笑跳了支舞,你生气了?”

木子默抿了抿唇,没有说话。

“她当着那么多人的面邀请我跳支舞,我不好拒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