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176章
作者:酱吵吵  |  字数:750873   |  更新时间:2020-11-26

木子默真的被折磨坏了,更是气恼这个男人的恶劣,哪一次不是他按着她来的,这个时候居然顾虑她的感受了,她说不要,他真的就会这样放过她吗?

显然不会,他只会更加的折-磨她,寻着她的敏-感点,一波一波的挑-逗她,让她情-迷失控,毫无思考能力,最后被折磨的都快哭出来了,顾萧才在她耳边引-诱道:“想要吗?”

木子默媚-眼如丝的看着他,点了点头:“想要!”

顾萧邪魅一笑,拉着木子默的手往他身-下引:“想要,就带我进去。”

木子默根本就没有了害羞的能力,被他蛊惑着牵着手半握住身-下那处已经膨-胀到最大化的石-更物,顺着他的引导,一点点往身-下引。

木子默突然有些害怕,还在思考手中这东西这么大,要怎样进去这样的问题时,男人几乎是在一碰到入-口,就迫不及待的挺-了进去。

除了第一次他以为她生过小孩,没有多加考虑,也因为他自己是第一次,闯-进去的时候几乎要多蛮横就有多蛮横,差点将她生生撕-裂。后来,他都有耐心引导,慢慢进去,等待她慢慢适-应。

已经很久没有这么迫不及待的一下贯-穿到底了,即使做足了前-戏,木子默的身-体已经做好迎接他的准备了,但是他过-大的尺-寸,如此直接贯-穿,虽不至于像第一次那样,但是还是让木子默疼的蹙起了眉头。

男人满足的闷-哼一声之后,在她蹙着的眉心上口勿了口勿:“真是个折-磨人的小东西,都快被你折-磨坏了。”

木子默心想,到底是谁折-磨谁啊?还不及开口,就被他凶-猛的撞-击将到口要说出的话撞得细碎不堪。

顾萧在这种事情上,一直都比较猛烈,偶尔会顾及木子默的感受,两个人一起到达巅-峰,多数时候,都只顾着自己的感受。

没尝这种滋味的时候,他知道要顾及两个人的感受,但是理论就是理论,真的尝到了,他什么都顾不上了。

虽然他们做这个事情的时间不是很久,但是除了没有办法做的日子,比如惹木子默生气,比如顾萧出差等等,其他时候,顾萧几乎不会落下任何一天,每天都要把她给整到个大半夜才罢休,所以算起来,次数还是挺多的。

但是,不管经历了多少次,男人一直都是拼了命的横冲直撞,直到撞得自己身心愉悦了才会放手。

虽然木子默常常招架不住,但是基本上也是在进行第二次或者第三次的时候了,第一次基本上都能忍着去承-受他。

可是,今天,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只有他们两个人,还是最近烦心的事情太多,今天又一切都明朗了。

反正不管什么原因,今天的顾萧,就是那么肆无忌惮的一次次撞-击到底,翻来-覆去的换了好几个姿-势,把木子默里里外外折-腾了个遍,都没能满足男人的一次兽-谷欠。

木子默再求饶都不停,甚至在木子默尖叫的时候,还侧着耳朵去听,鼓动她叫得再大声些。

木子默是第一次深深感受到了男人的劣根性,真的比他们的第一次还恶劣。

“这一个月,你别碰我,我不会再让你进去了!”

顾萧拍拍她还有些潮-红的脸蛋:“乖,还要造小宝宝呢!”

“都造了两三个月了,也没有造出来,也不在乎多这一个月了。”

“不是还有两天才来大姨妈吗?说不定就不来了呢。”

自上次领证没有算好她的小日子,导致新婚夜她来大姨妈,不能洞房,这件事,让顾萧郁闷了很久,所以他现在已经记住了她的小日子,而且,他们也决定要个小孩了,所以更要关注她的身体状况。

“如果真的有了,被你这一折腾,也没有了。”

他们一起看书的时候,看到书上说前三个月是危险期,要禁-谷欠,这个事情,顾萧也知道的。

顾萧低头在她唇上咬了一下:“不许乱说话,我一边要播种,一边还要禁-谷欠,这不自相矛盾吗?何况,你马上要来大姨妈了,一来,我就要禁-谷欠一周,如果不来,我得禁-谷欠三个月,就算过了危险期,也不是天天都能做的,你也要为我考虑考虑。”

木子默咬牙切齿道:“你能再不要脸一点吗?哪次你要,我没有给你的?我还没为你考虑吗?”

顾萧看着女人快到爆发的边缘了,赶紧哄道:“知道你对我好,乖啦,洗个澡,好好休息一下,我去做饭给你吃,吃完去接sunny。”

木子默听到他要去做饭,又有些不忍,这个男人,虽然从小没了父母,但是生活上一直优渥,起居都是张叔张婶伺候着的,何曾进过厨房那样的油污重地。

他在部队的那几年,虽然不满10岁,但是接受的都是身体上的训练,因为年纪也的确很小,最多也就是整理一些个人内务之类的,根本不用为生活起居操心;出国读书,也是有钟点工负责打理生活起居的,吃饭基本上都是在外面餐厅吃。

说起来,怎么轮,也轮不到他进厨房。

“不用做饭了,打个电话让阿煜差人送些吃的来吧。”木子默拿起毛巾,擦了擦有些打湿了的发尾。

“你想吃海鲜?早上我让人买了,家里应该有。”

顾萧拿起旁边的浴袍,给她穿上,自己也拿了件浴袍穿上,再伸手拿过她手上的毛巾,帮她擦头发:“上次头发不是弄长了吗?为什么又剪掉了?”

上次发布会,为了搭配衣服,特地去接的头发,后来两个人冷战,她嫌长发难打理,就又去拆了假发,所以现在头发虽然比回国的时候长长了一些,但是还不及肩部。

木子默看着镜子里,顾萧将她的头发拢到一起,然后用毛巾裹住,认认真真的擦着。

“顾萧,我爱的是你这个人,你做你自己就好了,不要为我改变太多。”

顾萧脸上的笑容一点点晕染开:“那你爱我什么?还一直死心塌地的为我守着身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