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173章
作者:酱吵吵  |  字数:750873   |  更新时间:2020-11-26

顾萧自然知道她有镜头恐惧症,面对那样的记者招待会,她心里必然会不舒服,顺手握住她的手,安慰道:“既然你决定了,我明天会安排记者招待会,我会一直陪着你。”

木子默其实整个人都是比较放松的状态,回握住他的手道:“你不用担心我,我会处理好的,不过,你如果在我身边,我会更安心。”

“傻瓜,你是孩子妈,我是孩子爸,怎么能让你单方面澄清呢?”

顾萧只是随口安慰木子默的话,听在陈若琳耳朵里,却是另外一层意思。

“我也可以澄清的,我会为我之前犯的错道歉,会退出圈子,我…”

还不待她说完,木子默就冷冷的打断了:“我已经说了,没有必要牺牲所有人的利益,就算你承认了又怎么样?让sunny回到你身边?你一个人带着她?当初生她的时候,既然已经做出了选择,现在说什么都没有意义。更何况,我和顾萧可以给她一个完整的家,你能给她什么?”

一段话,说的陈若琳的脸色更加惨白,她喃喃低语:“我当初并不是选择不要她,是我父母告诉我她没有保住,我不知道她还活着,我真的不知道。”

她说着,捂着脸,痛哭了起来。

温玉琛心疼的不行,起身走到她身边,将他揽入了怀里:“都是我不好,不怪你的。默默说的对,没有必要牺牲所有人的利益,这次,先按默默说的这样做好不好?等sunny慢慢可以接受我们了,我们再多陪陪她。”

陈若琳没有说话,只是哭得不能自已。

宋曼知担忧道:“如果公开承认了sunny不是你亲生的,sunny以后可能会被攻击,这个你想到了吗?”

她怎么也没有想到sunny会不是木子默的亲生女儿,她一开始只以为那个报告是错的,是有心人故意作假弄出来的,直到刚刚她才知道,sunny真正的身世。

她刚刚一直处在震惊中,这会才回过神来。

以前,她们在国外,sunny没少被攻击说没有爹地这个事情,现在连妈咪都不是亲生的,更不知道会被攻击成什么样?

木子默只是莞尔一笑,看着sunny道:“sunny,你怕不怕?”

Sunny从顾萧怀中抬起脑袋,坚定道:“不怕,而且有爹地在,爹地不会让人欺负sunny的,如果有人敢欺负sunny,sunny就欺负回去。”

顾萧满意的给她竖起个大拇指:“对,谁要敢欺负你,你就把他打得爹妈都不认识,打不过,就找保镖叔叔,让保镖叔叔帮你按住他。”

众人听到顾萧的话,脑袋都竖起三道黑线,宋曼知没好气的白了顾萧一眼:“有你这样教小孩的吗?”

“怎么?你觉得我女儿没有这个资本?”

宋曼知撇了撇嘴,没说话。他的女儿,当然有这个资本,更何况,现在在加上个温玉琛的身份,恐怕整没什么人敢对sunny不利了,她的担心就是多余的,真是没事,瞎操心。

这个事情,就这样商定了。

下午茶之后,几个人转到院子里休息。

陈若琳多次想接触sunny,都未果,最后在温玉琛的劝说下,只能放弃,为避免尴尬,就先行离开了。

Sunny对温玉琛倒没有表现出很大的敌意,可能是由于温玉琛本身为人就比较温润,也可能是sunny其实对亲生母亲的认知更加具体一些,毕竟和木子默一起这么久,从木子默那里得到的母爱越多,对母亲的依赖也就越大,从而越不能理解为什么亲生母亲不能陪伴在她身边。

其实从另一方面也说明了,sunny并不是真正的那么讨厌陈若琳,只是有些接受不了,有些期待式的抵触,就是那种想要,又不敢要的矛盾。

更何况,木子默在和她的交谈中,也多次跟她解释过陈若琳和温玉琛的事情。

木子默其实也不是很清楚整个事情,只是说了个大概,她虽然一开始以为是陈若琳不要sunny的,但是也不可能直接这样跟sunny说,而是给他们找了个合理的借口。所以在听到陈若琳说当初以为sunny没有保住之后,她心里多少也是有些安慰的。

不过再合理的借口,也抵挡不住5年时间的不闻不问,好在sunny并没有过分纠结,其实木子默也不知道她是不懂,还是已经明白,只是不愿意表达出来。

这个事情,解释的再多,都没有用,只能看sunny的接受程度,如果她全部都能接受,那就算不解释,她也可以接受;如果接受不了,那解释再多也没有什么用。

不过正如顾萧说的那样,多一些人疼sunny,木子默应该开心,而不是故意去阻挠或者反对sunny与亲生父母相认,只要sunny是承认她的,就可以。

以后不论sunny跟着谁,大家都可以经常相聚,她完全可以经常陪着sunny,更何况,如果她不愿意,没有人可以从她身边抢走sunny,有了这样的认知之后,她整个人都舒畅多了,也不会再去钻那些乱七八糟事情的牛角尖了。

十一月初,S市在连续的几天秋雨后,天气已经开始转凉,但是比起内陆,正是个秋高气爽的好时节。

今天虽然没有下雨,但是也没有太阳,温度不高也不低,很是舒服惬意。

木子默和宋曼知陪着sunny在院子里玩了一会捉迷藏,小人儿因为中午没有午睡,又疯闹了一会,这会有些困意。

木子默抱着她坐在秋千上,宋曼知有一下没一下的推着,看着长廊上坐着喝茶的两个男人,不解道:“你们上午在顾萧那边谈了些什么?我哥回来,整个人脸色不太好。”

宋清澈是个温文尔雅的豪门公子,虽然气质上和温玉琛有些相像,但是温玉琛那是从里到外,都是一副温润的模样,而且因为之前一直从事的是外交官的职位,所以待人接物都是一派的温和,彬彬有礼。

宋清澈不一样,年纪上,比他们要年长一岁,也早一些就进入家族公司里担任要职,表面上一副温顺无害的样子,谁都不得罪,骨子里,却是很腹黑的,就是那种惹了他,你什么都察觉不到,就会被整治一番,到头来,你还不知道下手的是他的那种。

所以,他是那种真的平时很少看到他变脸的人。

木子默有些摸不着头脑:“我在的时候,还好好的呀,后来顾萧回来之后,我就上楼了,我不知道他们聊了什么。”

宋曼知意味深长的“哦”了一声,也没再说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