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170章
作者:酱吵吵  |  字数:750873   |  更新时间:2020-11-26

两个人刚吃完饭,院子里就响起来一阵车子的引擎声,然后院子外一片嘈杂声。

早上,自从事情曝光之后,就有很多记者围在了别墅外。

基本对于个人的事情,,顾萧从来都是不回应不处理的态度,把一群人晾在别墅外,两个人也几乎门都不迈出去。

这会突然这么大的动静,木子默抬头往门口看了一眼,就见陈若琳走了进来。

她头上一个黑色的棒球帽,脸上戴着黑超和口罩,一件黑色的风衣将她整个人裹了起来。

进门,就径直向客厅的沙发走了过去,木子默和顾萧自然也跟了过去。

她先取下帽子,再摘了口罩,最后摘下了眼镜。

木子默看到她的眼睛红肿一片,知道她没有少哭,手指下意识的握紧成拳,嘴也用力的抿成一条直线。

顾萧看着她,手轻轻的握住了她握成拳的小手,看了陈若琳道:“你听玉琛说了?”

“我没接他电话,现在这个事情,网上已经沸腾了,还需要他跟我说吗?”她说话的时候,声音里有微微的鼻音。

“我以为你们会好好商量一下,毕竟这件事对你们俩的前途影响都很大。”

“孩子是我怀胎十月,辛苦生下来的,跟他有什么关系?”她说完,才意识到不妥,看向木子默。

木子默垂眸,看不到她有什么情绪,脸上也没有什么表情,嗓音淡得疏离:“所以,你会跟我抢sunny?”

陈若琳捏着手中的包,没有说话,似是默认般,转头看向窗外。

木子默二话不说,直接起身,也不是很生气,但是很肯定:“你走吧,我们没有什么好说的,sunny我不会给你。”

陈若琳转头看向她,张了张嘴,还是没有说话。

木子默也没有理她,转身往楼梯走去。

顾萧看也没有看陈若琳一眼,赶紧追了上去。

陈若琳呆呆的坐在沙发上,再次看向窗外,手指紧紧的捏在包上,包里的手机不停的震动她也没有管,耳朵里还能听到男人渐行渐远的轻声低哄:“不要生气,你要是不愿意谈,我们就不谈,嗯?”

随着一声关门声,男人的声音也消失在耳旁,眼泪就这样无声无息的流了下来。

那一年,她19岁刚进演艺圈,因为接了一部制作比较精良的古装剧,虽然只是个配角,但是却让当时的她小有名气。

接了个代言,飞去A国拍摄广告,晚上,在一场酒宴上,遇到了他。

他温文尔雅,脸上的笑平和却不失温度,让人如沐春风,又能心花怒放。

开口跟她说话,声音好听的似一片落花,飞舞进她的心房,没有很大的动静,却激起一波又一波的涟漪。

他如她剧里的男主一般温润如玉,如翩翩浊世佳公子,是她所在的圈子里没有的温暖阳光。

幸运的是,她一见倾心,他也一见钟情。

似乎并没有什么追求的过程,两个人就自然而然的在一起了。但这种在一起,并不是光明正大的在一起。

她作为一名新人,肯定不能让恋情曝光,而他作为一名事业正在上升期、最有前途的年轻外交官,也不适合曝出和一个戏子的恋情。

是的,她那个时候不懂门第之见,只当他是配合她,不能曝光恋情。

因为是外交官,他很会说话,也会照顾人,体贴人,虽然一个长居A国,一个全球到处跑,但是跟他在一起的每一天,都很甜蜜幸福快乐。

两个人在一起半年后,就被他家人知道了,之后的半年,他们几乎一直是在处理分手的事情,分分合合,痛苦不堪。

正式分手后,她才发现自己已经有了两个月的身孕,但是性格一向孤傲如她,又怎么会去告诉他?

她以身体健康为由,跟公司告了假,好在她的公司,就是他的朋友顾萧的公司。

可能也是因为顾萧知道了她和温玉琛分手了,也可能是温玉琛主动打的招呼,反正公司并没有为难她,还给了她一个无限假期。

整个孕期,都是她的父母陪着她在一个A国H市一个偏远宁静的小镇上度过。

她一开始有纠结要不要打掉孩子的,但是她还是没有办法打掉一个已经存在的生命。

她也知道,以她的身份,生一个小孩,会有什么样的代价,但是她还是义无反顾的生了下来。

她原本想生下孩子后,交给父母帮她照顾。

但是可能是她整个孕期太郁郁寡欢了,也没有什么胃口,所以营养没有跟上。

虽然孩子足月了,但是她却难产了,最后还大出血了。

等她整个人清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生完小孩的第三天,而她更接受不了的是,她做好了一切破釜沉舟的准备,却被告知孩子却因为难产窒息夭折了。

她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简直有些疯癫。

她那个时候的第一个想法就是,她和他之间唯一的纽带也没有了,痛苦几乎是一瞬间就席卷了她。

她分不清是因为失去孩子的痛苦,还是因为对两个人感情的绝望,或许潜意识里,她还是觉得分开不是两个人最终的结果,所以当失去孩子的时候,她才真正的意识到两个人再也不可能了。

只是,她没有想到,那个孩子活着,一直都活着,还很可爱,乖巧懂事。

她在看到网上的那份亲子鉴定报告的时候,丝毫没有怀疑的就想到了sunny是她的孩子。

那种感觉,就是一个作为母亲的直觉。

她因为失去孩子,做过很多公益,多数都是帮助贫困孩子和孤儿的。

她虽然很喜欢他们,但是就是看到可爱小孩的那种喜欢,和看到sunny不一样。

第一次看到sunny,院子里面那么多小孩,她却第一眼就看到了那个有些胖嘟嘟,像个漂亮洋娃娃的小姑娘,然后一种莫名的熟悉感就升上了心头。

后来每一次见到sunny,她都有这种感觉,所以越来越喜欢她,有时候甚至会很想她。

现在想来,那就是血缘关系的牵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