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六十一章 豁然开朗
作者:铁怎练  |  字数:832894   |  更新时间:2020-11-26

这天晚上,黎少钦、陈小白和李子通三人坐在报亭里侃大山。

李子通的脚伤已经完全好了,几人难得逮着这么轻松写意的时光,自然不会放过。

李子通提议道:“好久没喝酒了,要不咱们仨出去喝两打呗?”

陈小白摇了摇头,说道:“等期末考试结束了再去吧。”

李子通一脸讥讽看着他,说道:“你小子好像压根儿就没在乎什么期末考试吧?你看过书吗?呃,我指的是课堂上用的书。”

陈小白则一脸不以为然道:“我的意思是等杨勇一起,你忘记了我们四兄弟一条心吗?”

李子通顿时为之语塞。

忽然一个高大的身影出现在报亭前,对这三人打了个招呼道:“嘿嘿,三位好啊!”

李子通大喜道:“队长,怎么是你?”

陈小白也嬉皮笑脸起来:“伍队长,什么风把你吹到本店来啦?”

伍景龙对陈小白点了点头,说道:“陈店长,你好!”

接着又看向李子通,笑道:“小伙子精神不错嘛,看来伤势已经好了啊。”

李子通笑道:“彼此彼此,队长你不也是活蹦乱跳的在这里吗?”

伍景龙哈哈一笑,最后把目光落在黎少钦身上,见后者正在打盹,笑道:“你小子别装睡啦,我就是来找你的。”

李子通和陈小白二人的目光顿时落到了黎少钦身上。

黎少钦睁开双眼,看着伍景龙笑道:“找我什么事情啊,伍队长?”

伍景龙忽然收起嬉皮笑脸的模样,正容说道:“有个人要见你。”

“哦?”黎少钦一怔,隐约猜到了这个人的身份。

“跟我来吧。”伍景龙说完与陈小白、李子通二人打了个招呼,便转身离去了。

黎少钦犹豫片刻,也与两人打了个招呼,离开报亭跟了上去。

两人一路沿着校道行走,很快伍景龙便带黎少钦来到校园的人工湖旁,他伸出手来,指着对岸说道:“雪菲就在那边,你自己过去吧。”

说完伸出手在黎少钦的肩膀上拍了拍,而后径自转身离开了。

黎少钦听着伍景龙渐渐远去的脚步声,轻轻呼了口气,此刻他的心中有些忐忑,想了一会,抬头望向了对面,最终迈步走了过去。

来到了伍景龙指示的地方,一个妙曼的身影出现在了眼前,她背对着黎少钦,正静静地望向湖水中央,似乎在沉思着什么。

这是一个娇小玲珑的女孩,她身穿浅黄色的羽绒服,头上戴着一顶粉红的小尖帽,此刻她亭亭玉立地站在池塘边,听到身后的脚步声,女孩忽然回过头来,一双美眸落在了黎少钦身上,紧紧地盯着他。

黎少钦早已经敞开了心怀,此刻看见她,就像看见一个老朋友一样,迎上去笑道:“雪菲,能够再次见到你真好!”

伍雪菲见他说得如此自然,脸上不由露出了一个好看的笑容,说道:“黎少钦,你变得成熟了。”

黎少钦听到她的声音,心中不由得一阵激荡,往事如烟,在脑海中飘过,最终化为了眼前的现实,他憨笑着道:“雪菲你也变得更加漂亮咧。”

伍雪菲白了他一眼,转过脸去,露出一副娇羞的神态说道:“你怎么还是以前那副无赖的样子。”

黎少钦对她还是很了解的,见状便知她并没生气,又说道:“我见到了你,心情忽然好了很多,人也就变得活跃了些。”

伍雪菲忽然怔怔看着他,过了一会,才轻声说道:“哥哥说的没错,你真的已经放下了过去的事情了。”

黎少钦一愣,没想到她忽然会说这么一句话,伍雪菲又回过头来,看出了他心中的疑惑,说道:“傻子,从你刚刚见到我的眼神,我便已经看出来啦。”

黎少钦恍然大悟,咧嘴笑道:“那雪菲你不也是一样嘛,看你依旧这么漂亮,我也就放心啦。”

伍雪菲被他逗得莞尔一笑,接着却叹气说道:“过去的事情就让它过去吧,我们曾经都是傻子,其实人的思想就像一捆绳子一样,困扰就像结一样打在这捆绳子上,如果你不花时间去解开心中的结的话,那么这些结就会越积越多,最终使你精神崩溃,不过幸好,你解开了心中的这个结。”

黎少钦静静地被她的这番话深深打动了,若有所思说道:“我说我怎么经常会心烦意乱,原来是这个原因,幸好听到你这番说话,不然我以后的困扰也会越积越多。”

伍雪菲眼中露出一抹赞赏之色,接着幽幽说道:“你真的变啦,以前的你,不会这么轻易听得进别人的话呢,而现在你却能放下面子虚心听教,这是一种难得的品质,很多人一辈子都毁在了自己的面子上。”

过了一会,她忽然抬起头,对黎少钦说道:“本来我这次来,是想帮你解开我们之间的那个心结的,现在看来,却是多此一举啦。”

黎少钦抬起手来搔着后脑勺,笑道:“嘻嘻,这主要是你哥的功劳,当然也因为我本人比较聪慧啦。”

伍雪菲没好气地说道:“你这人,才没夸你两句,你又变回了以前那副赖皮模样了。”

黎少钦讪讪笑了几声,忽然正起容来说道:“其实变得最多的是雪菲你才对,现在你身上再也看不到以前的调皮样子咧,刚才一番话说得字字珠玑,句句在理,让我的思维都一下子清醒了许多。”

伍雪菲把头一偏,眨着眼睛做了个俏皮的样子,说道:“谁说我没有以前的样子啦,还有,难道哥哥没告诉你,我是学哲学的吗?我从书上照搬几句道理出来糊弄你这呆子,还是可以轻松办到的。”说完她自己都忍不住笑了起来。

黎少钦也被她逗乐了,笑道:“女哲学家,那请你再为我排除一个困扰吧,现在正有一件事让我无从下手,不知道该做还是不该做。”

伍雪菲看了他一眼,没有立刻回答他的问题,而是再次把目光投向湖面,静静说道:“知道吗?人活在这个世界上,每做一件事都是有规可循的,法律、道德、需求等等都会成为一个人衡量做与不做的标准,当然,也有很多事情是无法用这些外在的标准来衡量的,比如自己的朋友向自己借钱的时候,当人们遇到这些事情的时候,便会对做还是不做感到迷茫,就像你现在这种情况。”

黎少钦被她说得一愣一愣的,自己都还没说出是什么问题,她居然已经一针见血地指出了结症所在,果然不愧是学哲学的,果然有两把刷子。

自己这段时间一直都在纠结是否帮助林峰组建联合会这个问题,这跟她所举的例子恰好有着异曲同工之处。

伍雪菲又道:“当我们面对无法用外在规则去衡量的事情时,就要制定自己的个人规则,也就是自己做事的原则。”

“原则?”黎少钦心中一动。

伍雪菲点了点头,继续道:“迷茫来自于抉择,一个有原则的人,是绝不会对做与不做感到迷茫的,因为他的原则会决定他必须选择其中一个。”

”想反,那些常常犹豫不决的人,都是没有原则的人,有些事情他们可做可不做,可成功也可失败,这些人根本没法取得别人的信任和支持,更别谈成就大事了。”说完又转过头来,静静看着黎少钦,那目光仿佛在问:你明白了吗?

黎少钦被她这么看着,感觉背脊间凉飕飕的,伍雪菲这番话毫不掩饰,直指自己的本心。

他明白自己之所以犹豫不决,正是由于自己事先没有确立这做事的准则,才会对眼前的困局感到烦闷不堪。

其实对于林峰当初的提议,自己一开始就应该给出明确的答复,要么支持,要么反对,无谓因为面子上的问题而欲拒还迎,徒费双方的时间。

又想起刚刚伍雪菲所说的那句“很多人一辈子都毁在了自己的面子上”,顿时感到冷汗簌簌直流,。

他沉声道:“雪菲这番话教训得好,我正是因为没有自己的原则,才会这般犹豫不决,以后绝对不会啦。”

伍雪菲眼中露出欣慰之色,笑道:“你明白就好啦。”

过了片刻,她忽然又低声问道:“对了,黎少钦,你现在找到女朋友了没有?”

黎少钦被她问得一滞,脑海中同时浮现出了与自己关系暧昧的白静,他犹豫了几下,最终还是摇了摇头。

伍雪菲眉头舒展开来,说道:“好啦,今天能够再次见到你,我很开心,我这就要走啦。”

“这么快?”黎少钦有些诧异地看着她。

伍雪菲幽幽说道:“你以为人家不想多待几天吗,明天是我奶奶的七十大寿,我和哥哥今晚就要赶回去了。”

黎少钦顿时释然,点头道:“那我送你们一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