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168章
作者:酱吵吵  |  字数:750873   |  更新时间:2020-11-26

“有一天,她带着sunny去秦恒那边吃饭,秦恒还问我sunny会不会是我的女儿。我当时没有回答他,但是就算全世界的人都认为孩子是我的,也只有我自己知道,那个孩子,根本不可能是我的。

我思考了很久,其实也不是很久吧,反正都快把我给折磨坏了。

我明明那么想要得到她,却因为一个孩子,就要放弃她,我真的有些不甘心。

而她,自始至终和我保持着普通陌生人的距离,即使当初明明相爱,也表现不出还有什么感情,这种态度,更是让我抓狂。

我见不了她和其他男人亲密接触,更无法想象她和别的男人在一起是个什么样的场景,最后,我还是跟自己妥协了。

在多次调查都查不到那个男人之后,我相信她肯定是遇人不淑,我不能让她就这样一个人带着个孩子生活,我必须要把她留在身边,所以即使在知道女儿不是我的情况下,我依然想方设法的让她留在了我身边。

所以,你们觉得,我连她有别的男人孩子这件事都不介意,你们能怎么破坏我和她的感情?

更不要说,她的处子之身,就是给的我!”

顾萧回到房间,木子默窝在沙发里,耳朵里戴着耳机,手里捧着一本书,认真的看着。

顾萧走过去,在她身旁坐下,又将她抱坐在自己腿上,手圈住她的腰,下巴搁在她的肩上,呼吸喷在她的颈间,有些酥**痒的,让木子默不自禁的躲了躲。

“他们都走了?”

“嗯。”他干脆就直接在她的颈间亲吻了起来。

木子默用手挡住他的唇:“别闹,我看会书。”

“老婆,你是不是生气了?”

“没有,我为什么生气?”声音有些闷。

“你不生气的时候,都不会拒绝我的。”

“…”

“我好像经常会拒绝你吧?”

“…”

“你那是欲拒还迎,和这种不一样。”

“…”

“有没有什么想问我的?”还不待木子默开口,他又继续道:“算了,我自己老实交代。交代的好,你就给点奖励。”

“…”

“Sunny受伤的时候,你在医院语无伦次的说她被虐待过,我后来问了宋曼知,她跟我说了一些你们那个时候的事情,但是对你有实质伤害的,她可能怕我担心,并没有说。

我听了之后,很是生气,这个事情被凌俊封的太死,我一开始并没有查到。听她说了之后,才开始慢慢调查的。

但是我晚了一步,他已经被人给弄出来了。

我查到是纪闵文把他给弄出来的,就知道他肯定是要对付你,其实对付你,就是对付我。

但是查sunny血型和我不吻合的这件事,我不知道,我原本以为他只是打算用吴中生这个事的,没想到他还提前走了一步棋。

出轨风波既然是第一步,那吴中生肯定是后招,我不知道他手里到底有什么,也不知道他什么时候会出招,那段时间,我天天陪着你,可能让他一直没有机会出手,于是,在国外给我整了点麻烦,让我离开。

我就将计就计离开了,我装作离开,原本打算到那边再回来的,飞机飞一半的时候,知道他晚上会行动,所以才赶了回来,紧急做了部署。”

木子默刚想开口,他就一只手指按住了她的唇:“我知道你想说我为什么不提前告诉你,为什么总是要在事后才说。

第一,我其实根本就不知道他什么时候会动手,所以我离开的时候,还千叮咛万嘱咐的让你保护好自己,还和玉琛阿煜都打好了招呼。

第二,我知道那件事,你一直压在心底,很辛苦,你不跟我说,我其实也不敢问,怕你一冲动,就要离开我。

Sunny住院开始,你经常晚上做噩梦,梦里就在不停的哭,有时候拳打脚踢,有时候喊着‘不要虐待sunny’之类的话,我知道sunny受伤,又让你重新想起来那个时候的事情,你没有宣泄的口子,我怕你真的会出事,所以才想让你去尝试面对这件事,其实真的不是什么大事,你不要一直憋在心里。”

木子默声音有些闷:“我真的有做噩梦吗?我怎么不记得了。”

顾萧叹了口气:“所以说,你这个问题很严重,你知道吗?我有问过医生,你再这样下去,很容易变成精神分裂的。”

“你才精神分裂呢!所以,你就把我一个人丢在那里,被人骂?”

“我也没有想到他们能无耻到那种程度,我差一点就要冲进去撕掉他的嘴。”

“差一点,还不是没有嘛。”

“老婆,如果我那个时候就冲进去了,就不能知道他们到底要做什么了?”

“那你就把我一个人丢在那里?交代不满意,今晚睡客房!”说着,就要起身。

顾萧拉住她,将她转了个方向,面对面的抱坐在大腿上,在她脸上都吻了个遍:“老婆,我知道错了。”

木子默抬手擦了擦脸:“一脸的口水,你脏不脏?”

“都被我上了那么多次了,现在来嫌我脏,是不是太晚了,嗯?”

木子默用手去推他:“下次不许这样亲我。”

“那你这样亲我,我喜欢。”

“…”

“你不亲我,那我还这样亲你。”

木子默无奈,不知道男人怎么越来越无赖,对着男人的唇,亲了一下。

她原本只是表面上碰一碰的亲,却被男人扣住后脑勺,加深成了一个心跳缠绵的吻。

一吻结束,木子默有些有气无力的趴在顾萧怀里,她其实很想问他,如果当初她不是个处,他现在还会不会这样相信她。

但是这些现在看来,都只是如果,即使他的回答是肯定的,也是因为没有发生那个如果,并不能代表那个如果背后的事,能让她真正的释怀。

她知道自己不应该去钻这个牛角尖,但是,有时候,负面的情绪真的是不会受主人的控制。

虽然大多数的时候,他们都很甜蜜,但是,越是爱他,就越容易患得患失,就越容易把自己放进一个可悲的角色里,更何况,他现在对她那么好,她害怕他们的未来,是她承受不了的结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