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155章
作者:酱吵吵  |  字数:750873   |  更新时间:2020-11-26

木子默点了点头,有些闷闷道:“我是不是总是给你惹麻烦?”

顾萧笑着吻了吻她:“总是?说说你都给我惹了哪些麻烦?”

“被人绑架让你不得不公开我们的关系,被攻击了一次;上次酒吧的事情,也让你丢了颜面。”

“如果我没有记错,这两次都是你被攻击了吧,我只是外界同情的对象。”

木子默想了想,好像也是这样,又有些气愤的捏了他一下:“对啊,如果不是和你在一起,我也不会老是被攻击啊。”

顾萧抱着他的手臂紧了紧:“宝贝,对不起,都是因为我才让你受那些无辜的攻击,以后会好的,我会处理好的。”

木子默拥住他的腰道:“那些事情的确是我做的,才会被攻击,其实和你也没有太大关系,只不过因为你的关系被放大了而已,以后我知道了,我不会再那么不小心了。”

第一次,顾萧觉得木子默是真正的想要和他在一起,他觉得一直以来的努力是有效果的,她可能因为从小生活在单亲家庭里,虽然被周小雨保护的很好,可能骨子里就不是很信任爱情这样的东西,所以她在亲情友情上都没有什么问题,只有爱情,让她无法承受。

这是顾萧想了很久才想明白的事情,所以他一直耐心的在引导她,一直努力的去迎合她,他要让她知道,他们是可以的,会天长地久的。

三天后,整个事情已经慢慢淡了下来,木子默还是在家里面陪着sunny,不敢出门,也不想出门。Sunny应该是知道了什么,小姑娘有时候显得很不开心,顾萧干脆就把工作全部都搬到了家里来处理,也可以多陪陪sunny。

其实出轨事件当天,顾氏集团官方微博特地发了声明,并没有太多的解释,而是放了几张顾萧的资料图,打上谣言的大水印,配着一张声明文件和几张寄给某些媒体机构的律师函。

而那几张打着谣言的资料图,并没有明确的指出哪些信息是错误的,但是每张资料上都有错误信息,而这几个资料,差不多涵盖了所有的血型,众人一时根本摸不清顾萧到底是哪个血型,再加上顾萧个人并没有正面回应为什么没有给sunny献血这个问题,所以大家一时都只是猜测,可是又不管胡加猜测,因为搞不好就能收到一张顾氏的律师函。

这天,宋曼知和陆小溪秦恒过来看sunny,半路上接到凌俊的电话,知道他已经赶了过来,便等他一道过来。

几个人的到来,让这几天都有些郁郁不乐的sunny一下开心了起来。

吃完午饭,三个女人陪着sunny在客厅玩凌俊给sunny买的新游戏,是与电视联机的那种,几个人玩得不亦乐乎。

秦恒因为临时有事,接了个电话,打了个招呼就离开了。

顾萧原本是想上楼办公的,但是看到一旁的凌俊,心里又有些不舒服,干脆就坐在一旁,看着她们游戏。

凌俊深深的看了他一眼:“顾总,找个方便的地方聊聊?”

顾萧没有说话,起身径直往偏厅走去,让张婶泡了两杯茶过来。

两个人坐下后,凌俊才开口道:“顾总对这次的出轨事件怎么看?”

顾萧抿了一口茶,头都未抬道:“小题大做而已。”

“到底是不是小题大做,顾总自己心里应该清楚吧?事情出了之后,你所有的资料信息都被封得死死的,我完全调查不到,我不知道你这样做,是不是有些心虚?。”

“你的意思是木子默真的出轨了?”顾萧冷笑了一声。

“我不是这个意思,我相信木子默不是这种人。我不知道这中间发生了什么问题,但是我不觉得一个男人能有这么大的容忍度,现在看来木子默是和你分开之前就怀孕了,你为什么不大方承认sunny是你的孩子,而是玩一些虚招?你这样让她要承受多少的骂名?”

顾萧第一次抬眸看向他,知道眼前这个男人是真心的为木子默好,但是想到那几年一直是他陪着她身边,他就是嫉妒的发狂。他不是玩虚招,他是不知道对手要玩到什么样的程度,所以需要留一些后招,而且,他也在准备sunny身份的事情,所以暂时并不方便回应。

凌俊见顾萧不说话,又继续道:“你留她在身边到底有什么目的?”

顾萧嘴角勾起一抹讥讽:“哦?沈崇光说了我有什么目的?”

“沈崇光的确跟我说了一些你们之间的事情,这是我当初决定留在国内和他合作的原因,但是我的目的是保护木子默不受伤害,但凡他有伤害木子默的行为,我都不会再和他合作。”他说着,抿了口茶,往椅背上微微靠了一些,继续道,“我调查了一些资料,从你和她认识开始,能调查的我都调查了,你告诉我,你为什么要让她去捐献骨髓?你为什么要去验她的DNA?你究竟有什么目的?”

顾萧忽的站了起来,周身开始散发出层层的冷意,几秒,他又觉得不妥,重新坐了下来:“你还调查到了什么?”

凌俊整个人也开始紧绷起来,这说明沈崇光跟他说的都是真的,而且他调查到的那些事情,也是真的,他手指紧紧的握住手上的茶杯,好一会,才轻吐出三个字“叶笑笑”。

顾萧脸色变得更难看了,眼睛微微眯起:“你想跟她说什么?”

“我暂时不会跟她说,我希望你在事情曝光之前,找个合适的理由,和她断了关系,虽然她会痛苦,但是我想她更不能承受的是背叛。”

“你想多了,这辈子,我都不可能对她放手,你如果真的不希望她痛苦,就管好自己的嘴巴。”

凌俊没想到这个男人,到这一刻还能这么理直气壮,如果不是顾虑客厅里的女人和小孩,他真想好好教训教训教训这个男人,怎么会有人把利用用得这么理所当然。

凌俊气得冷笑了两声:“这就是你所谓的对她的爱,欺骗?隐瞒?你知道如果她知道了,会有多难受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