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162章
作者:酱吵吵  |  字数:750873   |  更新时间:2020-11-26

但是,他不想因为这个事情,再多得罪一个宋家,虽然宋家和顾萧的关系一直很好,但是他和顾萧的个人恩怨,还没有到要其他家族来一起对付他的地步。

现在宋曼知站了出来,这并不是他意料中的,这种事情,是个人都想着躲开,而且之前她也走了,想不到还要回来淌这趟浑水。

宋曼知冷哼了一声:“有什么不光彩的?我和木子默都是受害者,难不成还要给对我们施害的人让步不成?”

木子默拉了拉她,让她少说两句。

宋曼知其实刚离开了,并不知道吴中生把整个事情都颠倒了黑白,他能对她颠倒黑白,也能对宋曼知颠倒黑白。

吴中生刚准备开口说什么,被纪闵文给拦了下来:“今天的戏,已经差不多了,剩下的,等顾总回来继续。”

说完,他对木子默露出了一个不怀好意的笑容,让木子默觉得他们的计划,远远不是这么简单的。

木子默还没有想明白他们究竟想怎么样,大厅的大门突然被打开了。

木子默看着门口走进来的男人,有些许的愣神。

男人一身剪裁合体的纯手工定制墨色西装,里面是简单经典的白色衬衫,配一条深蓝色的领带。

是木子默熟悉到不能再熟悉的面容,此刻冷峻的让她觉得有些陌生。

她本来以为这个时候,他来到她身边,她应该会很开心很高兴。

可是此刻,她的心里除了更多的难堪和尴尬,没有了其他情绪,直到被男人拥进怀里,她都一直面无表情的压制住想逃离的那颗心。

男人捧起她的脸,什么话都没有说,直接吻了起来。

木子默心底一点都不好受,她刚刚在镜头前,被吴中生说得那么不堪,她没有办法为自己洗清,现在网上应该是对她骂声一片。

而他又当着镜头,这样吻她,只会让她觉得自己更不堪。

顾萧吻了很久,才放开她,轻语:“累不累?是让高峰先送你回去,还是等我一起回去?”

木子默没有回答他,抓着他的衣角道:“你不是去A国了吗?”

“嗯,自己的飞机,飞到一半,又回来了。”

“你看到直播了吗?”

他点了点头,木子默捏着他衣角的手指,不自觉的加大了力度,直到骨节有些泛白,才慢慢松开了手。

顾萧拉过她的手:“如果不累的话,陪我一起好不好?”

还不待木子默回答,耳旁就响起了清脆的鼓掌声:“顾总真是重口味,就这样的女人,都能让你如此死心塌地,你是有多缺女人?”

顾萧转身,眼里闪过一丝嘲讽和鄙夷,没有看纪闵文,而是将目光转向了程菲,嘴角似有若无的噙着一抹看不太明白的笑意:“你过来。”

程菲没有想到顾萧会喊她过去,有些愣神,却抵不住男人嘴角的诱惑。

待走近了,顾萧捏着她的下巴,左右转了转:“疼不疼?”

语气没有什么温度,但是对于从来没有被他正眼看过的女人来说,已经很是温柔了,程菲也没有在意男人的另一只手还紧紧的牵着木子默,像是受到了蛊惑,委屈道:“好疼!”

“想做我的女人?”

程菲下意识的点了点头。

“纪总没让你爽?”

程菲尴尬的想逃脱他的钳制,顾萧就顺势放开了她,转身走到自助台旁,抽出了一张湿纸巾,擦了擦刚捏程菲的手指,一连擦掉了五张湿纸巾,他才抬头看向木子默:“老婆,脏了。”

程菲的脸一下子白了,她有这么脏吗?

木子默本来看他碰程菲的时候,是有些不高兴,但是现在看他那个样子,又一下子没了气:“算了,擦干净就好了。”

顾萧才又抽了张湿纸巾,继续仔细的擦了一会,才将湿纸巾丢进一旁的垃圾桶。

全场所有人都看着他的动作,没有一个人敢出声。

顾萧迈步走到木子默身旁,重新将她揽入怀中,在她发上吻了吻,才看向纪闵文,有些漫不经心的道:“纪总是想看我什么样的反应?你说出来,我配合你,毕竟今天的宗旨就是配合你演戏。”

感受到怀里的女人身体轻颤了一下,他收紧了手上的力道,眸间不经意的渗出了些冷意。

纪闵文毕竟是被顾萧整过的人,心底深处对他其实是有一定的忌惮的,他对旁边的吴中生使了个颜色,吴中生立刻会意。

上前两步道:“这位先生,你不要被这个女人的外表给蒙蔽了,她有过多少男人,我看双手双脚都数不过来。”

顾萧没有什么表情的看了他一眼,眼中泛起冷冷的寒意,声音也是莫名让人有些不寒而栗:“就是你开的黑店,禁锢了她们母女,还虐待sunny来逼迫她下海?”

吴中生也算是在江湖上混的久的人了,可还是不可避免的被这个男人的气势吓得退后了两步。

顾萧冷冷一笑,对冷修使了个眼色:“真是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你闯进来。冷修,带下去!”

木子默从他的怀里抬起头,拉着他的衣角低声道:“有直播。”

顾萧转头了看了一下四周摄像头,低头安抚道:“别怕,有我在。”

“我不是怕,你不要太明目张胆,到时候被人抓了把柄。”

顾萧轻笑着在她唇上啄了啄:“我有分寸。”

两个人膩的让人有些脸红,却又觉得很是羡慕。

冷修过来带人,被纪闵文和他的人给挡了下来。

纪闵文看到冷修,就有些不好的预感了,这个男人,他们刚刚明明已经拿下了,这会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他今天是有备而来,带了不少人来,一部分留在大厅,一部分就是去控制顾萧的那些人。

顾萧看着两边僵持的人,眉头微微皱了起来:“纪总,是要包庇一个罪犯?”

纪闵文看向他,脸上早已没有了欺负木子默时的那种笑意:“他虽然是犯过罪,可是已经在法国坐过牢了,现在是正常途径出来的,他的罪,他已经弥补了。”

为了以绝后患,他是费了很大的功夫,才把吴中生从牢里以正常的途径给捞了出来,所以不可能这么轻易就让他被顾萧给带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