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115章
作者:酱吵吵  |  字数:750873   |  更新时间:2020-11-26

周小雨见她真的不像说谎的样子,开口道:“如果给你看监控,你能认出那个人吗?”

“我不知道,但是我可以试试。”

高峰上前,带着服务员去看监控了。过了一会才回来,对着顾萧摇了摇头:“总裁,那个时间段,的确有人跟她说过话,但是那个人是有备而来的,借了摄像头的死角,没查到人。”

顾萧不耐的挥了挥手,他知道事情不会这么简单,既然别人是有备而来的,当然是做全了准备,否则也不会破坏了摄像头。

他心里有些烦躁,看了眼微微有些发愣的木子默,见她神情有些不对,走到她跟前,关切道:“怎么了?”

木子默抬眸看向他,压住心底蹦出来的想法,尽量平静道:“那杯水是在我后来补妆前送进来的,是吗?”

顾萧听到他的话,脑袋里的想法变得愈加真实起来,他忽的将她扯入怀中,没有说话,只是紧紧的抱住她。

一旁的宋曼知似是突然想到了什么,震惊道:“难道那杯水本来是送给你喝的?”

木子默从顾萧怀里退了出来,摇了摇头:“我不知道,我做完造型出去的时候,那里没有水,而我后来进来补妆,那里就已经有一杯水了。但是,我进来补妆纯属意外,要不然,我是不会再进来的。”

陆小溪突然惊出了一身冷汗,有些急促的开口道:“不对,默默,你会再进来的,如果那两个人成功将酒泼你身上,你肯定要进来换衣服的。”

顾萧听到陆小溪的话,声音已经有些冰冷:“有人向你泼酒?”

木子默也是被陆小溪的话吓出了一身冷汗,她下意识的点了点头,又被自己否决掉:“可是,我不一定会喝那杯水的。”

陆小溪道:“这是一个赌局,你有百分之五十的几率会喝。”

陆小溪话音刚落,顾萧突然松开木子默,在房间里走了几步,似是在思考一般,忽的,一脚踹掉身旁的椅子,椅子直接被踹裂开,他扯了扯领口的领带,像是极力在隐忍,却还是暴露了此刻的怒意:“查,给我查到底!”

那个时候,如果她真的进来换衣服,那些人准备的这么充分,肯定有办法让她喝下那杯水。而那个时候,他还在公司,他不在这里,也不太会有人注意到木子默的踪迹。

他真的无法想象,如果真的是木子默在他眼皮底下受了伤害,结果他会是怎样的心情,他一定会让所有人付出代价!

众人皆是被顾萧的气势吓到了,愣了几秒钟,才反应过来,高峰立刻离开去做调查。

木子默愣愣的看着顾萧,突然全身像失了力气一般,腿上一软,差点跌坐在地上,被宋曼知眼疾手快的给扶住了。

所以,那杯水真的是给她喝的,周楚楚只是误喝了别人给她的水?想到这里,她看向周楚楚,心里翻江倒海,如果不是陆小溪及时将她拉开,又提醒了她,那她肯定是要进来换衣服的,可是,她真的不一定会喝那杯水,除非,有人会强迫她喝,想到这里,她心下又是一惊。

但是,最后是周楚楚喝了那杯水,遭遇了这一切,不管最后结果怎么样,木子默都过不了这道坎。

虽然说起来,她会跆拳道,只要不喝下那杯水,她还是有希望的,但是如果她喝了那杯水,她今天肯定是在劫难逃了。

她对着周楚楚道:“对不起,我不知道会发生这样的事情,真的对不起。”

说到最后,声音低的只能自己能听到。

顾萧走过来,扶住她,对着门口道:“阿煜,进来。”

唐辰泽和唐辰煜一直在走廊上等着,发生这样的事情,他们两个大男人不好呆在休息室里,只能在走廊里等着。

唐辰煜走了进来,顾萧看向他:“帮我送她回去。”

说着低头对木子默,温柔道:“我会查清楚的,会给她一个说法,你回去,什么都不要想,好好的休息一下,我处理好这边,就回去。”

木子默这会,心情说不出来的滋味,知道自己留在这里,也没有用,反而会激起周楚楚对她的恨意,她点了点头,又对周楚楚道:“对不起,真的很对不起。”

顾萧在她眉间吻了一下,安慰道:“事情已经发生了,没有办法退回,我会尽量补救的!”

木子默知道不管怎么补救都无法抚平周楚楚心底的伤痛,但是,正如顾萧所说的,已经没有办法退回了,能做的,只能是尽力补救。

顾萧转头对一直站在沙发旁的顾倩儿和温依依道:“倩儿,先带依依去我那里休息。”

木子默一行离开后,顾萧才对站在门口的宋曼知和陆小溪道:“让你哥和秦恒去找玉琛,帮他一起应付一下今天的宾客。”

顾萧交代完,靠在椅子上,捏了捏眉心,良久才道:“薇薇,送楚楚去医院取证。”

周楚楚身体颤抖了一下,却也没有拒绝,顺从的跟着叶薇薇和韩雨诗离开,顾萧对周小雨示意了一下,周小雨也跟了过去。

待人走的差不多了,高峰才将白星找了过来,那个不知名的小明星被赶了出去,这会已经让人去找了。

顾萧是知道白星的,他从唐辰泽那里拿了跟烟,点燃抽了一口,眼神凌厉的看向白星:“做这些事,对你有什么好处?”

白星有些慌张,但也是个经历过大风大浪的人,当下调整了一下情绪,不明所以道:“不知道顾总说的是什么事?”

顾萧没有直接理她,而是转头对高峰道:“把冷修找过来!”

说完,垂眸看了看对面女人握紧的双拳,才气定神闲道:“别说我没有给你机会,像你这样的女人,我动动手指,你就会万劫不复,我劝你还是想清楚了再说!”

白星心底一颤,看了一眼梳妆台上的玻璃杯,深吸了一口气,才道:“我真的和这件事情无关,我承认我是想泼木小姐一身红酒,我只是嫉妒她今天太美,我有今天的地位,并不容易,我知道什么样的事情能做,什么样的事情不能做!”

和这件事情无关?泼红酒?原本的确没什么关联的事情,从她口中说出来,倒是有些关联的感觉了。顾萧眯眼盯着她许久,才收回目光,弹了弹手上的烟灰,没有说话。

白星只觉得他这样的眼神犀利无比,似是能将人看透,可是,她们的计划天衣无缝,她不相信这么短的时间,他能查出来什么,她又快速的看了一眼梳妆台上的玻璃杯,便垂眸站着。

休息室里一时无声,但是气氛却冷的让人胆战心惊。

不一会,一个身材高大的男人,带了个鸭舌帽走了进来,到顾萧跟前低声道:“爷,您找我?”

顾萧再一次抬眸看了眼白星,似是没有听到来人的声音,在思考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