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六十章 卑鄙手段
作者:铁怎练  |  字数:832894   |  更新时间:2020-11-26

当夜,黎少钦睡了个安安稳稳的觉,第二天一大清早,却被一阵来电铃声吵醒,他迷糊中拿起手机一看,是陈小白打来的,这小子现在每天一大早都得起来,因为他要去报亭打理生意。

这么早找自己干什么呢?黎少钦怀着心中的疑惑,接通电话放在耳边,只听得陈小白焦急的声音传来:“少钦,赶快到报亭来,出事了!”

还没等黎少钦问清楚发生了什么事,他便挂了电话,整个过程都显得相当仓促。

黎少钦一个激灵爬起床来,心中涌起一阵不祥的预感,他连忙穿好衣服下床,见李子通正在床上打着呼噜,考虑到他脚伤还没好,便没吵醒他,径自出门去了。

来到陈小白的报亭,看到不少人围在四周,对着报亭指指点点,黎少钦心中暗叫不妙,连忙加快脚步跑了过去,在向报亭跑去的过程中,他远远便闻到一阵浓烈的油漆味。

拨开人群,黎少钦走到里面,顿时看到了令他难以置信的一幕,只见报亭四周的铁皮墙上,到处都洒满了鲜红的油漆,也不知是谁泼上去的,那血红的颜色显得分外刺眼,旁边还散落着几只丢弃的油漆桶,桶里还剩下一些未干的油漆。

黎少钦马上找到了陈小白,只见他叼着一根烟,低垂着头站在店门口处,并没有把门打开。

黎少钦转过身去,大声对着人群吆喝道:“今天大家都散了吧,没什么好看的,我们现在有些事情要处理,请大家明天再来吧。”

众人一听,都知道这里出了状况,于是陆续开始散去了。

黎少钦来到陈小白跟前,沉着脸问道:“知道是谁干的吗?”

陈小白吐了一口闷烟,摇了摇头,没有说话。

黎少钦忽然想起昨天林峰的话,知道商会正在秘密张罗着一次大清扫行动,料想这事十有八九是商会的人干的,只是没想到他们的行动这么迅速,手段这么卑劣。

看着陈小白消沉的模样,黎少钦把手放在他的背上,安慰道:“别难过啦,只要没弄脏店里的书刊报纸就行。”

没想到陈小白却忽然用双手抱住头,一脸痛苦的模样,说道:“怎么会这样啊?我到底得罪了谁!”

黎少钦看了他一眼,并没有把自己的猜测说出来,而是岔开话题说道:“淡定些好吗?你上次不是说,刘静文加入了一个什么街头涂鸦协会的么?”

陈小白闻言抬起头来,疑惑地看了他一眼,说道:“是啊,怎么忽然说起这个?”

黎少钦对他露出一个笑容,指着墙上的油漆说道:“我们叫她来添上一些别的颜色,把这里都做成涂鸦墙,你这报亭不就变成一个前卫的艺术品了吗?”

陈小白听得两眼渐渐焕发光彩,末了狠狠一拍大腿:“对啊,还有这么个主意!”

他一把拉过黎少钦的手,笑道:“你在这里等一会,我去去就来。”

陈小白走后,黎少钦走进店里坐了下来,低头皱眉沉思起来,他有些不愿意相信,难道商会真的已经沦落到了这种地步吗?

如果只是因为别人不愿意加入他们,他们便采取如此偏激的报复行动的话,那只能说明这个商会已经没有任何值得依赖的地方了,难道传言中的商会会长夏龙巩,只是一个腹黑小人而已吗?

可是为什么别人却又对他倍加推崇呢?一连串问题在黎少钦脑海中打转。

不一会陈小白便喜滋滋地回来了,后面跟着身穿大红羽绒服的刘静文。

此刻刘静文一手拿着一代吐司面包,一手拿着一盒牛奶,看来是正吃着早餐的当儿被陈小白拉过来了,两人来到报亭前面,刘静文看到报亭墙上醒目的油漆,惊得张大了嘴巴,问道:“谁这么缺德?”

陈小白对她笑道:“呵呵,静文同学啊,现在不是追究这个问题的时候,我这次请你来,是有件事情要你帮忙的。”

刘静文白了他一眼,幽幽说道:“我正奇怪你今天怎么那么好心请人家吃早晨,原来是有求于人家。”

陈小白尴尬一笑,偷偷地看了一眼黎少钦,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刘静文没再继续追究他,说道:“说吧,有什么可以帮你的。”

陈小白则对黎少钦说道:“还是你来说吧。”

黎少钦闻言站起来,笑着对刘静文打了个招呼,说道:“听说你最近加入了一个街头涂鸦协会,你看看报亭现在这个样子,看能不能把它四周的墙重新涂鸦一遍,变成一幅艺术作品?”

刘静文闻言眼睛一亮,接着又皱眉思索了一会,然后退后几步,开始静静地审视起整间报亭来。

陈小白则一脸紧张地看着她,生怕她说出一个“不”字,那真的完蛋了。

刘静文看了一会之后,便点头说道:“应该没有问题。”

陈小白高兴得差点要拉她的手了,他一脸兴奋地问道:“真的吗?那真是太好了!要多久,可不可以马上开始?”

刘静文又白了他一眼,说道:“哪有你这么性急的人,人家要回去准备一下,到时候叫上协会里的人一起过来,估计半天时间就可以完成。”

黎少钦笑着点了点头,说道:“那就麻烦静文同学啦,你们放心,材料的费用有我们来承担。”

刘静文点了点头,又看了陈小白一眼,便转身离去了。

中午时分,刘静文带来了两个男生,听她介绍,这两人都是跟她一个协会的,是街头涂鸦艺术爱好者,那两人看了报亭一眼,二话不说便开始忙活起来了。

果然如刘静文所说的一样,三人只用了一个下午便完成了。

陈小白邀请几人一起吃晚饭,不过两个男子却拒绝了,也许在真正追求艺术的人眼里,艺术是无法用其他东西来衡量的,黎少钦对这个也很能理解,最后向他们付了材料的费用,二人便告辞离去了。

陈小白满意地看着自己的报亭,对刘静文道:“静文同学,今天真的很感谢你,一起去吃个晚饭呗。”

出乎意料的是,刘静文也拒绝了陈小白的邀请,说有事不得不马上离开,临走前忽然又回过头来,小声地对二人说道:“最近S院那个黄电化,一直不停地打电话给小萱,小萱这妮子心思简单,我怕她会吃亏,你们有空的话,也帮忙留心一下吧。”

“黄电化?”二人脑中浮过那张时刻带着阴笑的脸,对望一眼,均看出了对方眼中的惊讶。

泼油漆的风波不到一天便平息了,南校区报亭反而因为四周的涂鸦而成为了人们津津乐道的话题,学校报社甚至还专门派了人过来,对这间报亭的创意进行了一场专项报道。

报亭的生意不但一如既往的好,甚至还展露出了蒸蒸日上的势态,不少人把这里当做了一道风景,站在报亭前面拍照留念,真可谓一大校园景观了。

青之岛商场四楼的总经理办公室,李金雷坐在办公椅上,双手紧扣,叶万齐恭敬站在一旁。

李金雷侧过脸看着自己这位得力干将,问道:“查清楚了?”

叶万齐点头道:“查清楚了,那些油漆就是高天明叫人泼上去的。”

李金雷把头转回来,稍微思索了一会,忽然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高天明啊高天明,没想到你沦为丧家之犬后,连几个毛头小子都搞不定啦,哈哈哈。”

接着他又小声对叶万齐道:“你得想个办法,让这则消息传到夏龙巩耳朵里去。”

叶万齐点头恭声道:“是!”

与此同时,学校商会大楼,会长办公室内,暖气充斥了每一个角落。

此刻室内坐着三个人,分别是一个高大的穿着纯黑色西装的男子,一个瘦削的穿着西式衬衫,戴着眼镜的男子,还有一个人穿着绿色T恤和休闲裤。

如果黎少钦和陈小白在场的话,一定会认出绿色T恤的男子就是前两天来报亭帮忙做涂鸦的其中一人。

绿色T恤男忽然开口说道:“夏龙巩,你找我来这里到底有什么事?”

高大西装男微微一笑,说道:“际羽,不要用这种语气嘛,咱们几兄弟这么久不见面,我和小聪都挂念你呢。”这个高大西装男子便是夏龙巩。

夏龙巩说完,转头望向衬衫眼镜男,笑道:“小聪早就提议咱们三个一起去吃顿饭,可惜我一直没时间。”

被称为小聪的衬衫眼镜男伸手扶了扶眼镜,看着绿色T恤男,说道:“际羽,人各有志,这两年你一直热衷于西方艺术,后来还搞了个什么涂鸦协会,这些我和夏老大都是支持的,希望你以后也能对我们放下成见,毕竟大家兄弟一场,有什么放不开的呢。”

绿色T恤男冷哼一声道:“你两个别再蛊惑我啦,说了这么多还不是为了劝我回商会,我早就跟你们说过,有你们的地方,我是永远不会去的,尤其是你,夏龙巩!”

夏龙巩与小聪对视了一眼,笑道:“际羽,别对咱抱那么大的成见嘛,不过这次你是猜错了,我千辛万苦请你来,不是为了劝你加入商会的。”

绿色T恤男一脸诧异看着夏龙巩,问道:“不是?除了这个,你找我还有其他事?”

夏龙巩慢慢走到他身后,把手搭在他的肩膀上说道:“是关于院里毕业季实习的事情,教授让我找你商量一下,不过在谈正事之前,我先问你一件事,前两天你不是帮南校区报亭做了一幅涂鸦作品吗?现在那里已经火了起来,没想到你的艺术造诣已经这么高了。”

绿T恤男听他称赞自己的作品,一直绷着的脸终于舒展开来,说道:“你不用赞我了,这其中也有我两位学员的功劳。”

“噢!”夏龙巩点了点头,接着道:“在报亭上涂鸦算是一个了不得的创意,我可没有白赞你!”

绿T恤男摇了摇头,说道:“这个可不是我的创意,听我的一个女学员说,那报亭先前被人泼了油漆,后来那店主的朋友才想出了这么个主意,我听我的女学员叫过他的名字,好像叫做黎少钦吧。”

“黎少钦?”夏龙巩抬起头来,眯起眼睛又说了一句:“了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