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141章
作者:酱吵吵  |  字数:750873   |  更新时间:2020-11-26

顾萧听到她的话,一下子就急了,也顾不了其他,第一个反应就是去口勿她,口勿她的额头,口勿她的脸,口勿她的鼻尖,口勿她的眼:“宝贝,不许说那样的话,你这是要我的命,知道吗?”

木子默眼泪再也控制不住的流了下来,这几天郁结在胸口的那些委屈,泛滥成灾:“顾萧,我求求你,如果不能真心待我,不要困着我,我一个人也可以活得很好,不对,我还有sunny,我这辈子已经很知足了,最多就是难过的时候会想想你,其他时候,都是好的,可是,现在你在身边了,我反而越来越不好受,我没有什么特别高的要求,我只想要一份纯粹的感情,你给不了我,能不能我们就此别过,以后各自生活?”

顾萧想不到她有这样的想法,一股难以言说的疼痛密密麻麻的爬上心头,他试图擦去她的泪水,可是却越擦越多:“宝贝,你怎么能对我说出这么残忍的话?我是真的很爱你,我不能没有你的,我知道我不该给自己找借口,我也不想给自己找借口,你生气可以,打我也可以,但是不要再说这样的话,好不好?”

“你的真心到底有几分,你自己知道,不管什么事,你第一个的选择永远是叶薇薇,而我,什么都不是,这样的真心,我要来有什么用?别再欺骗自己了,我永远只是个替代品,是个永远达不到正品标准的次品,我不恨你这样对我,但是我恨你一次又一次的用花言巧语来蒙骗我,我真的太蠢了,一次又一次的着了你的道,你每次在我身-上的时候,脑子里面想的是不是也是叶薇薇?是不是她的身-体根本承受不了你,所以你才转而求其次?你们这么久,是不是已经做过?还是她在你心中,是无法触碰的神圣?”

木子默真的是气坏了,不管不顾的一股脑胡言乱语了一通,其实也是她最近经常胡思乱想的事情,可是,听在顾萧耳朵里,却是胆颤心惊。

他不知道她怎么会有这些乱七八糟的想法,但是他绝对不能让她这样乱想,要不然指不定还会给他增加多少罪名。

他从她身上翻身下来,语气有些讨好道:“我知道你最近心情不好,爱胡思乱想,要不然我们一起出去散散心,我们好久没有一起出去旅游了,以前我们不是说好,每年至少要去一个陌生的城市吗?我们去国外好不好?亚洲的一些旅游小岛,你肯定没去过,我们就去这些好不好?”

她把心理的郁结一下吐了出来后,心理也没有那么难受了,但是还是拒绝了他的提议:“我为什么要换个地方被你虐?”

“宝贝,我知道我现在说什么你都不信,但是我还是要说给你听。我真的很爱你,只爱你,我对其他女人真的不感兴趣,而且不管你信不信,我看到其他女人的裸-体,会吐,真的会恶心我,所以…”

“你见过其他女人都裸-体?”木子默抓住了重点,直接打断他。

顾萧微微愣了一下,才举手发誓道:“我承认,我看过其他女人的裸-体,那是唐辰煜安排的,我事先根本就不知道,我一进房间,她就在那了,我只看了一眼就吐了,绝对没有看第二眼。而且,我后来把整个房间所有的装修又重新换了一遍,而且把阿煜丢去了非洲一年。”

木子默听到这里,心里才稍微舒畅了一些:“我不管你以前有过几个女人,以后不可以有其他女人。”

他立刻抱紧她:“宝,不许你这样怀疑我,我有洁癖,要不了两个女人,自始至终只有你,你的第一次,也是我的第一次。”

“那你为什么要对叶薇薇那么好?”

顾萧像是想到了什么,忽然没了声音,良久才叹了口气道:“我欠叶家的恩情,这一辈子都还不清,所以只能无条件的对她以及叶家好,只不过,我真的不能接受和不喜欢的女人在一起,所以只能更加加倍的对她好。”

“所以你要对她好,就要牺牲我?”她说着,又开始委屈起来。

他赶紧在她唇上口勿了口勿:“在我看来,我们是一体的,我牺牲你的同时,难道不是在牺牲我自己吗?我也不想让你难过,但是有些恩情,我这辈子恐怕都难以还完,你难过,我一点都不比你好受。在遇见你之前,我就已经欠下了恩情,我们在一起,势必会让我欠下的那些恩情也转嫁到你身上,可是,我真的舍不得放开你,我知道这一点上我很自私,我绑着你和我一起经历这一切,甚至有些时候顾及不上你,但是你知道吗?如果可以,我甚至想用自己的命偿还掉这一切,以后,就不用再让你受委屈,不用再让你伤心难过了,可是,如果我不在了,我就没有你了,我不想没有你,我只想好好的和你在一起。”

他说到最后,语气越来越慢,甚至越来越伤感。

她捂住他的嘴:“不许你胡说八道这种事情,更不许你有这样的想法,没有人不想和自己的爱人在一起,不能在一起的必然痛苦一生,我不想我们是痛苦一生的那种,我爱你,我希望我们可以永远在一起!”

顾萧紧紧的将她抱进怀里:“宝贝,以后不要再说离开我的话了,我真的不能没有你。”

木子默没有说话,只是脑袋往他怀里蹭了蹭。

顾萧无声的叹了口气,两个人就这样抱着,在床上躺了一会,顾萧才放开她:“等会吃完饭,我要回公司一趟,玉琛今天有事找我,晚上有时间大家一起吃饭,我让司机来接你,其他时候,尽量不要出门。”

木子默这才像想起什么道:“那件事,你好像一点都没有生气?”

顾萧身体微微僵硬了一些,翻个身将她压在身下:“你是不是早就发现了?”

木子默故意做出努力思考的样子想了一会,才道:“发现什么?”

顾萧也不气恼,微微笑了一下:“小妖精!”手已经伸-进她被他撕坏的家居服里。

木子默去拉他的手:“也不看看现在什么时间,发-情跟要命似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