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122章
作者:酱吵吵  |  字数:750873   |  更新时间:2020-11-26

不知道几个人怎么突然将话题转到了她的头上,只听叶钦文开口道:“默默,上次忘记问你了,你父亲叫什么?我打算将你父亲记入木家的族谱里。”

木子默有些疑惑道:“族谱?”

顾萧在旁解释道:“是木家的族谱,你母亲家的,以前是个大家族,后来一点点凋零了。”

木子默“哦”了一声,又摇了摇头:“我母亲没有跟我提过我父亲的事情,也不让我问,我一问,她就会哭,后来就不敢问了。”

叶钦文“哦”了一声,安慰道:“那也没关系,你看什么时间有空,去一趟G城,去祭拜一下你外公,你也要入族谱的。”

顾萧搂住她的腰道:“到时候和我一起回G城吧,你也要去祭拜祭拜我爷爷和我爸妈。”

木子默点了点头,低对他道:“我想去G城的婚房看看。”

顾萧眼睛一亮,笑得有些不怀好意:“好啊。”

木子默天天对着这个男人,看到他现在脸上的表情,就知道他想歪了,瞪了他一眼,没再说话。

顾萧喝了两口茶,就起身,走到萧邦国跟前,恭敬道:“外公,我打算和木子默元旦的时候办婚礼,我已经打电话和我叔叔婶婶说过了,他们没有什么意见,本来打算去您那跟您说的,今天您在这里,就先跟您说一声。”

萧邦国看了眼木子默,又看了眼叶薇薇,笑着道:“我也没什么意见,之前也没有想到默默是木家的孩子,所以才会问问她的家世,现在既然清楚了,你的事情你自己做主吧。”

木子默听到这声“默默”,挑了挑眉,之前还一直是木小姐呢!

顾萧还是恭敬道:“谢谢外公!”他顿了顿,又继续开口:“我母亲生前的那个翡翠手镯,她是想留给她儿媳妇的,所以过几天我去您那里拿一下。”

萧邦国愣了一下,才点头“嗯”了一声。

萧明波在旁提醒道:“那个,是大姐之前想留给叶二…”

他还没有说完,就被顾萧打断了:“我妈跟我说,那个手镯是留给我喜欢的女孩子的。”

萧明波看了眼叶钦文,见他脸上表情不太好,便不再说话了。

叶薇薇拍了拍叶钦文的手:“爸,你没事吧?事情过去那么久了,不要再胡思乱想了。”

木子默也关切道:“姨父,您是不是身体不舒服?要不要去医院检查一下?”

叶钦文摆了摆手道:“没事,已经**病了。”

然后脸上又挂上慈祥的笑:“对了,我还没有恭喜你们呢,默默父母不在了,只有我一个长辈,我得把嫁妆准备起来了,哈哈哈哈哈!”

木子默脸上一红,还未开口,叶薇薇就笑着道:“那顾萧也没有下聘呀,不能便宜他!”

顾萧走到木子默旁边坐下:“好像是没有下聘,我会让叔叔婶婶回来一趟,准备准备聘礼。”

叶薇薇尴尬的咳嗽了一声:“我只是开个玩笑。”

叶钦文解围道:“你上次买了木之恋,叶之恋和木之恋是你阿姨为她们姐…”他突然停了一下:“本来就是为木家女儿设计的,默默是心愿的女儿,又随木姓,拿这个木之恋是最合适的了,你那些钱就算是聘礼吧!”

顾萧想了想,开口道:“我也不懂聘礼要注意什么,我回头问问叔叔婶婶。”

木子默听了许久才道:“结婚要这么麻烦吗?我怎么感觉自己像个物品似的,被你们在明码标价?”

顾萧轻轻笑了一下:“你就算是个物品,也标不出价。”

木子默疑惑的看着他,他宠溺的勾了勾她的鼻子:“你是无价之宝!”

木子默脸上泛起淡淡的红色,想到这里这么多长辈,他还对她做这么亲昵的动作,也不觉得害臊,真的是脸皮厚得无敌了。

最后,木子默没有和顾萧一起回G城,因为凌俊这两天要回国了,而且带来了一位Fan中国公司新的负责人。

那天上午,木子默回到Fan的办事处,参加了会议。

整个会议由凌俊自己主持:“公司由于业务的发展,对中国公司负责人进行了一些调整,重新聘请了沈先生做中国公司的负责人;木总还是负责手上原来和顾氏的合作项目,将不再担任中国公司的负责人,等发布会结束后,再慢慢将工作转交给沈先生,木总今后还是会负责法国总部的事物。”

木子默挑挑眉,她暂时没有回法国的打算呀!不知道凌俊这次为什么,事先也不跟她沟通一下,她到是不在意这个中国公司负责人的身份,但是如果要让她回法国,那个男人可能会要 了她的命。

凌俊看了一眼木子默,见她没什么反应,又继续道:“下面,请沈先生做一下自我介绍。”

沈崇光身材瘦瘦高高的,脸上没有什么特别大的表情,眼睛比较有神,让人一看就是个精明的人,他从位置上站起来,开口道:“我姓沈,大家可以喊我Jack,希望大家以后可以合作愉快。”

没有什么多余的介绍,大家还没有反应过来,凌俊已经领头鼓掌了,大家也开始鼓掌。

接下来是其他参会人员的自我介绍,沈崇光也只是尊敬的听着大家的介绍。

轮到木子默的时候,木子默也只是简单的介绍了一下自己,沈崇光却突然起身,向她伸出了手到:“木小姐,今后合作愉快!”

木子默快速疑惑的看了一眼凌俊,也伸出手道:“沈先生,合作愉快!”

凌俊脸上没有什么表情,只是向她点了点头。

会议结束后,凌俊和沈崇光有事相谈,木子默无聊的等在办公室外,拿着手机给顾萧发微信:萧哥哥,在干嘛?

等了两分钟,没有收到回信,又发了条过去:很忙吗?为什么不理我?

等了一会,还是没有回信,猜到他可能在忙,可是,人已经走了两天,除了到G城的时候,有发信息给她报平安,到现在都没有听到他的声音,她开始有些想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