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116章
作者:酱吵吵  |  字数:750873   |  更新时间:2020-11-26

约莫过了1分钟,高峰才进来道:“总裁,那个小明星叫胡月月,我们的人去她的住所找过了,人不见了。”

顾萧又点了根烟,抽了两口才道:“人不见了是什么意思?”

他的语气不怒而威,高峰不自觉的缩了缩脖子:“有人看到她,去了火车站。”

“挖地三尺,给我把人找出来!”

高峰答了声“是”,转身要走,被顾萧叫住了:“去找那个小服务员,把那个水壶带到医院去化验一下。”

白星听到他的话,刚刚因为男人盘问胡月月的事情而松掉的拳头再次握紧。

“总裁,要化验那水壶?不是…”他转头看向梳妆台上的玻璃杯。

顾萧将白星的举动收在眼里,不紧不慢道:“虽然水壶现在是空的,不过只要里面装过水,就能查不出水的成分的。”他顿了顿,目光转向白星,“顺便让警方验一下壶上的指纹,玻璃杯当然要验,但是玻璃杯里肯定有**的成分,这是毋庸置疑的,除了这一点,玻璃杯上应该验不出其他东西,毕竟只是个幌子而已。”

白星一听,脸色开始有些惨白。

顾萧这才像是看到身边的男人,指了指白星道:“带下去,让她说实话!”

白星双腿一软,差点瘫坐在地上:“顾总,我说的都是实话,您放了我吧!”

“就你这点功力,还想在我跟前蒙混过去,你大概是不知道我的手段。”

白星不知道自己哪里露了破绽,只当他是在诈她,坚定道:“我说的都是实话,不管顾总想怎么折磨我,我只有这些话。”

顾萧冷笑了两声:“跟我玩心理,你还嫩了点!”说完,不愿再多说一句,挥了挥手,让冷修把人带了下去。

待人都走了,唐辰泽才开口道:“你真的要娶她?即使她很可能是那个人的女儿?”

“我问过她,她说她不认识,而且就那几张照片,也看不出两个人像是认识的。”

“她有可能是在说谎呢?”

顾萧看向他,似是思考了一番,才道:“这辈子,我只要她,即使万劫不复,我也不会放手了!”

唐辰泽没有说话,点了跟烟,抽了起来,直到一支烟还剩一半,才幽幽开口道:“即使是牺牲四大家族的利益?”

“我不会牺牲谁的利益,但是也不会放开她。”

“希望你的选择是正确的,否则,我不会做事不理!”

顾萧转眸,看向他,缓缓的开口道:“不管未来发生什么,都不要伤到她。”

唐辰泽没有说话,将烟抽完,转身离开。

顾萧赶到医院的时候,周楚楚已经做完检查,在病房休息,周小雨已经打电话将事情跟家里面的长辈说了一下,现在正在安排家里人来S市。

顾萧直接去了医生办公室,两个警察已经在医生办公室里等着了,见他过来,起身道:“顾少,那个人显然做了措施,没有提取到证据。水壶上的指纹,我们已经安排同事在处理了。”

顾萧点了点头:“你们将指纹提取出来就可以了,其他事情你们不用管了,当事人不愿报警,我自己会处理。”

警察应了一声,才匆匆离开。

医生上前,恭敬道:“顾总,水壶已经化验过了,里面的确有**的成分。”

顾萧“嗯”了一声,离开办公室,去了周楚楚的病房,叶薇薇和韩雨诗还在安慰周楚楚,见他过来,叶薇薇才问道:“查到什么了吗?”

顾萧摇了摇头。

“他们真的是冲着默默去的吗?”

顾萧沉思了几秒:“大差不差!”转头对着周楚楚道:“我会让公司给你解封,你想休息多久都可以,娱乐圈的路,我会帮你铺,你如果想退出来,也可以,我会给你瑞天10%的股份!”

周楚楚听了,瞪大了眼睛,瑞天10%的股份意味着什么,外人不知道,他们旗下的艺人是知道的,她想不到,他为了木子默,居然会给她10%的股份,当下心里也不知道什么滋味。

她黯然道:“给我这些有什么用?我以后还怎么见人?”

顾萧看着她,眼眸沉了沉:“你有什么要求可以提,只要不是过分的,我会尽量满足你。”

叶薇薇在旁安慰道:“楚楚,这件事情你是受害者,错不在你,你不要在意别人的看法,你要是真不开心,我陪你出国散散心!”

周楚楚看着叶薇薇,有些欲言又止,又像是想到了什么,开始低声哭了起来:“我以后要躲到国外了吗?”

“不是,就是出国散散心,你要是不愿意,那我们在国内也一样。”

顾萧深深看了周楚楚几眼,才道:“这件事,木子默也是受害者,我希望你不要牵连到她!”

韩雨诗在旁听不下去了,愤怒道:“这才是你来医院的目的吗?你那么护着她,还在乎其他人的感受吗?现在受到伤害的是楚楚,你居然还能说出这样的话,你怎么这么冷血?”

顾萧眸光一沉,犀利的射向韩雨诗:“我冷血你是今天才知道?”说着,看向周楚楚,语气没有刚刚的冰冷:“我知道,我现在说什么都没有用,但是我一定会查出事情的真相,还你一个公道,但是,你如果想从木子默身上讨回什么,我只能跟你说声抱歉!”

说完,他就转身离开。

顾萧回到别墅,进了房间没有看到木子默,他心下一慌,打开浴室也没有人,他轻唤了一声:“宝贝!”

木子默听到声音,从阳台的摇篮上跳了下来:“查到了吗?”

顾萧看到人,心口才定了下来,快速走过去,将她按进怀里:“宝贝,不管发生什么事,都不要离开我,我只要你,不管怎么样,我都要你!”

木子默没有想到他会说出这样的话,心里说不出的感动:“顾萧,你知道吗?就刚刚,我还在想,我是不是不应该回来,要不然就不会发生这样的事情。一个女人,要怎样,才能过掉这道坎?”

顾萧听她这样的话,呼吸倏地一紧,抱着她的手臂更加加大了力道,像是要将她揉进自己的骨血里:“我不许你有这样的想法,你如果敢再离开我,就是要我的命,没有你,我活着毫无意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