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八十三章
作者:酱吵吵  |  字数:750873   |  更新时间:2020-11-26

顾萧从浴室出来,女人已经不在床上了,电视被点了暂停。他环视了一圈,最后听到阳台上的说话声,才拉开窗帘,发现女人窝在阳台上的吊篮里打电话。

这个房间的设计,还是用的木子默5年前的设计,这个吊篮从一开始装上,他从来没有坐过,倒是木子默,住进来之后,经常会在傍晚时分窝在里面,看庭院里的风景。

这处房产是新建的,整个庄子里的花草树木都不够高大。不过,张叔张婶倒是喜欢折腾的性子,没事就喜欢在院子里捣鼓,在院子里开发了一片蔬菜地和小花园,旁边还搭了葡萄架,倒是很田园的感觉,也算有点大隐隐于市的感觉。

蔬菜地里种的都是当季时蔬,小花园比蔬菜地大,种了一些各个季节的花朵,这样,四季都可以赏花。这个季节,正是绣球花开的正好的时候,一团团,紧紧的簇拥在一起。

这个点,只能借着院子里的灯光才能看清一些院子里的景色,只是那个葡萄架,因为张叔在上面装了小霓虹夜灯,现在看起来,倒有些味道。

木子默看到顾萧走了过来,说了几句便挂了电话,起身和他擦身而过,进了房间。

顾萧挑了挑眉,小女人好像在生闷气?他们这次和好,好像和以前上学时的恋爱有些不一样了,不知道什么地方出了问题,他也说不出来,他对她,好像变得比以前容易动怒了,一点小事,他都能在心里咀嚼出不一样的味道,总是容易生气,不知道是不是她当初一走了之的后遗症,导致他有些胡思乱想,不够理性。

他捏了捏眉心,叹了口气,女人还是要宠,最好宠的恃宠而骄,让别人受不了,就不会有人来觊觎了。

木子默拿起吹风机,径自吹了起来,她虽然头发短,但是头发又多又厚,所以想自然风干还是有些困难。

顾萧走到她跟前,直接夺过她手中的吹风机,帮她吹起来,木子默没有直接拒绝,跪在床上,整理了一下薄被,然后又盘腿坐下,离了顾萧手中的吹风机,将电视调成播放,又乐滋滋的看着综艺节目。

顾萧看着使着小性子的女人,不知道为什么,之前阴郁的心情一下消散了大半,他可能有受虐心理,非要女人不理他,他去哄才高兴。

单膝跪在她身旁,帮她将头发吹的差不多了,才将吹风机收了起来,坐到她身边,搂住她,陪她一起看节目。

木子默挣扎了一下,他也没有放开,但是也一句话都没有,她就真的恼了,直接关了电视,背对他躺下睡觉。

他侧身,在她颊上吻了一下,有些好笑的看着她:“告诉我,在生什么气?”

木子默狠狠的擦了一下被他亲的地方,继续不理他。

顾萧眼眸收紧,直接将她的身体掰正,压在身下,狠狠的吻了下去。

木子默用力挣扎,苦于被男人压制着,一点作用都没有。她想到这个男人只有在床上的时候才对她百依百顺,心里顿时恼羞成怒,又发作不了,还被这男人这样欺负,突然眼泪就不受控制的流了下来。

顾萧察觉到不对劲,睁开眼就看到女人眼泪顺着眼尾滑落,心里一紧,赶紧帮她擦去眼泪:“宝贝,怎么哭了?”

木子默双手握拳,捶打在他胸前:“我讨厌你,讨厌你,你离我远一点。”

顾萧捉住她的手,稍稍离开了她一些:“宝贝,不要说气话,告诉我,我怎么惹你了?”

木子默眼睛哭的红红的,双手握拳撑在他胸前:“顾萧,我不是你的宠物,想理我的时候,就过来逗几下,不想理我的时候,就将我推开,我也不是你发泄的工具,不要什么事就用那种手段来对我!”

木子默越说越委屈,声音开始有些抽噎。

顾萧轻轻在她微肿的眼睛上吻了吻,又吻掉她未干的泪痕:“傻瓜,怎么会这样想我?我们刚和好,你就要去周小雨那边,还说是因为周小雨希望你和我在一起才回到我身边的,我难道不应该生气吗?如果我不生气,才真的是把你当宠物玩呢!还有,我是爱你才对你有欲望,和心爱的人做a是天经地义的事,我又不是那方面有问题,为什么要憋着自己?我什么事都不想做,就想一辈子像在酒店那三天一样,过无数个那三天。”

他终于知道古代为什么会有那么多昏君,他如果在古代,他也可能是个昏君,把木子默一起带过去,做一个只有一个女人的昏君。

即使这些日子被男人在床上调-教了无数遍,从男人口中说出这么直白的话,还是让木子默红了耳朵,娇羞道:“可是你现在一点都不在乎我,sunny也是,你是不是背着我做了什么事?她现在喜欢你比喜欢我还多。”

顾萧嘴角抽了抽,这个女人真是什么人的醋都吃,不过,好像自己挺喜欢的,勾唇道:“sunny一直没有爹地,可能现在突然有了个爹地,所以比较兴奋,整天粘着我吧!”

女人真是爱胡思乱想,可是最近,他好像也喜欢胡思乱想,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完全变得不像自己了,有些小鸡肚肠。不行,绝对不能这样继续发展下去,整天胡思乱想的,这日子以后还要不要过了?

反正人回来了,也绑在身边了,其他的只能慢慢图之,先扯了证,再来个娃,还怕她不把心定在这里吗?

他想了想,眸底闪过一丝幽光:“宝贝,下个月集团35周年庆,你作为女主人,给我主持事物好不好?”

虽然集团周年庆,事情很繁琐,会很累人,他只是想让她顶个名头而已,其他杂事全部推给高峰,他也懒得管,他现在最主要的事物便是陪木子默,将人绑住,不让她有逃离的机会。

看着顾萧认真的表情,想拒绝的话说不出口,瞪着黑亮的大眼睛:“我不知道我能不能做好,我没有做过这样的事情。”她想说她还不是女主人,可是她知道,要真说出口了,男人没准会翻脸。

“没事,有我。”她只需要挂名就可以了,他的女人不需要很有能力,长这么美,还有一双大长腿,如果再能力强,不是变相给他招情敌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