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九十章
作者:酱吵吵  |  字数:750873   |  更新时间:2020-11-26

“吃过了。”张婶看了一眼顶楼,“少爷起了吗?”

木子默脸红,尴尬道:“还没。”

张婶好笑的看了她一眼:“张婶是过来人,有什么好害羞的,少爷是我从小带大的,虽然我们这样的身份攀不上,但是我是真将他当做自己儿子一样的。”

“张婶,您别这样说,他也一直当您和张叔跟亲人一样,我也是,以后不许您说这样的话。”

张婶有些感动,感叹道:“少爷这些年过得很不容易,你不知道你刚走那会,少爷整个人。。。”她叹了口气,“自从老司令过世后,整个人就越发的孤僻,常常几天都听不见他说一句话,有时候甚至几天都住在公司不回来的,只有木小姐回来之后,少爷才算是真的活过来了,如果老司令知道少爷和木小姐重新在一起了,肯定会很欣慰的。”

木子默想到顾老爷子,一生正派,虽然平时有些不苟言笑,但是5年前,木子默呆在顾宅的时候,老爷子每天晚上都会拉着她一起散步,木子默偶尔作画的时候,老爷子也会在旁指导。那个时候,顾家的叔叔婶婶忙着他们的婚礼,顾萧整日忙着工作,算起来,那段时间,她和顾爷爷相处的时间最长。老人家军人出身,浑身散发的气场令人敬畏,一开始木子默还有点怕他,后来发现,他这是多年在部队养成的习惯,其实私下,就是个和蔼慈祥的老人。想不到一别数载,老人家已经仙去,她想到那个时候,顾萧肯定很难受,心里也漫起淡淡的忧伤来。

“顾爷爷过世的时候,他是不是很难过?”这个问题很多余,他必然是难过的,可是那个时候,她没有陪在他身边,她一厢情愿的觉得他不爱她,被现在看起来很可笑的替身论主导着,丢下他,不仅让自己,也让他经历了5年的痛苦时间。

张婶叹了口气:“哎,少爷足足把自己关在房间里面关了一个月,有勋先生劝了很久,才将少爷给劝出来,后来少爷就将家搬到了这里,有勋先生说换个城市,至少可以让少爷重新开始,所以我们也跟着过来照顾少爷。”

木子默似乎都能想象那个时候,顾萧是怎样的颓废,光想着就很是心疼,如果那个时候,她能陪在他身边,至少,他们可以一起面对那些痛苦的时刻。

张婶说完,看了木子默一眼,知道她心疼了,便又叹了口气,进了厨房。

木子默在沙发上看了一会电视,就见高峰拎了两包东西走了进来,看到木子默,微微愣了一下,道了声“木总”,便走了过来,将手中的一只袋子递给她:“这是您要的文件。”

木子默一直是个不太使唤人的性子,接过他手中的袋子:“谢谢你,工作这么忙,还要你跑一趟。”

高峰笑笑:“都是分内事,我也要过来和总裁汇报工作,总裁在书房吗?”

木子默尴尬的笑了笑:“额,我们先看一下周年庆的计划吧。”说着从袋子里抽出周年庆的计划书,看了起来。

高峰在旁介绍道:“这次周年庆,是刚好35周年,所以总裁的意思是要大办,计划是集团广告部出的,木总可以看看,有什么需要修改的,直接告诉我就可以了。”

木子默打开第一页,看到上面的主题要求是浪漫梦幻,有些诧异道:“浪漫梦幻这种风格,不适合周年庆这样的主题吧?”

高峰咳嗽了一下:“这个主题是总裁定的。”

木子默脑门竖起三条黑线,这个男人脑子怎么想的?脑袋也太跳脱了吧!

木子默大概了解了一下当天的流程,流程分成两部分的,一部分是对内的,一部分是对外的。

对内的就是公司内部的事务,上午是公司领导层级的内部会议,会议分主会场、次会场以及海外会场,主要是各大体系的近些年的工作汇报及展望,会议顾萧全程参加,最后会总结性讲话,由于顾氏产业巨大,整个会议时间横跨一整天,大概到下午17点结束。而员工在其中所能体会到的,怕只有当天丰盛的午餐、下午茶和晚餐了。

对外的,则是公司的重要环节,会在公司会议结束的后开始,主要就是名人们玩的那套宴会。大概下午16点开始入场,晚间19点左右,正式开始晚宴,晚宴没有采用自助式酒宴,而是以中国传统的宴会方式举行,并且会有明星助演。

木子默大致都看了一遍:“明星助演都是公司的明星吗?”

“不全是,有邀请一些其他明星。”

“哦,那宴会的邀请名单以及邀请卡都有做好吗?”

“名单已经整理好了,需要您过目一下,名单没有问题了,就可以制作邀请卡了。”

“等会名单你直接给顾总过吧,我对这些都不熟。”木子默顿了顿,惊讶道:“这个宴会会视频直播?”

“是的。”

“好吧,好盛大的感觉,那那些邀请的名人不会有意见?”

高峰心道:谁敢有意见,顾氏好不容易主办一次宴会,大家恐怕争破了脑袋都想进来走一趟,更别说到时候直播,还能让世人看到他们和顾氏的关联。他虽然心里这样想着,表面上却没有什么波动:“不会有意见的。”

木子默心想,这些人,不是最不喜欢抛头露面吗?怎么会没有问题?不过这也不是她担心的,她仔细想了想,自己和顾氏合作,也算是半个顾氏员工吧,怎么感觉员工福利好少:“如果做一批周年庆的周边,员工人手一个的量,能在周年庆之前赶出来吗?”

“这个我会跟生产那边联系,应该没有问题。”

说话间,高峰抬头看到顾萧一身家居服从楼上走了下来,脸色似乎不太好看,高峰被顾萧看了一眼,心里有些打颤,他总觉得总裁最近总是有些喜怒无常,和之前完全不一样的感觉。

以前的总裁虽然整个人比较冷,但是不会轻易的将情绪表露在外,遇到不顺眼的人,直接手段整治一番,并不会随意动怒,对待任何人和物,都是一样的态度,可是最近,他越来越不知道怎么伺候这座大神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