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八十章
作者:酱吵吵  |  字数:750873   |  更新时间:2020-11-26

他还是有些担心:“就去看一下,我安排好,不会有人笑你的。”

木子默嘟起小嘴:“反正我不去,要去你自己去,我严重怀疑你内分泌失调,导致某些方面需求过剩。”

顾萧被她完全没有医学常识的逻辑逗笑了,摇了摇头,无奈道:“不去就不去吧,但是有什么不舒服,一定要及时告诉我,知道吗?”

木子默点了点头:“我们能不能好好谈谈,你不能总是这样对我,我会受不了的。”

顾萧好笑的看着她:“那你想怎么样?”

木子默想了想:“一个星期做三休四。”

顾萧轻笑了一声:“宝贝,谁给的你勇气,这样跟我谈判的?”

木子默知道他不可能同意的,但是谈判肯定是将筹码压的越低越好啊,再低,这个男人可能会发飙,所以就折中了一下,她已经想好了,他不同意,就给他的利益点多一些:“那做四休三?”

顾萧没有搭理她,只是起身走到衣柜前,拿了套休闲服出来,自顾自的穿着:“你在家休息,我带sunny去游乐场!”

木子默竖起两只手指:“我的底线就是双休了,拒绝加班,你不能压榨我。”

顾萧捉住她的两只手指:“一个月,我已经让你休息一个星期了,你只有四天的周期,我给你放宽到一周,已经很仁至义尽了,你也不能总是剥夺我的权利,现在还有几个男人像我这样,27岁才开始有xing生活的?你也应该为我考虑考虑,我真的已经很可怜了。”他想了想,继续道:“我最多答应你以后会尽量控制好自己,不折腾你,这已经是我最大的让步了。”

木子默微微皱眉:“顾萧,你不觉得你越来越强势了吗?”

顾萧见她这个表情,知道是要在爆发的前夕了,赶紧在她旁边坐下,搂住她,哄道:“在你这里,我哪敢强势?你看,我们才好多久?我也就是刚尝这滋味,有点把控不住,后面慢慢会好的。”他顿了顿,紧盯着她,“你如果非要按周算的话,那你例假期间怎么算?你给我吗?”

木子默不可置信的看着他,咬牙切齿道:“我从来不知道,你这么无耻!”

他在她面颊上啄了一下:“不是我无耻,是你太诱人了。”

木子默还想说些什么,顾萧有些危险的看着她:“你确定还要继续和我讨论这个话题?”

木子默看着他似乎下一秒就会扑上来的眼神,推开他,掀开被子起身,从衣柜里取出一件白色T恤和一件牛仔短裤,拿到浴室里换。

顾萧看到被关上的浴室门,突然有些不爽,他刚刚在她跟前直接换了衣服,被她看了个精光,她却躲着他换衣服,这不公平!

他走过去,敲了敲门,直接拧上把手:“宝,你刚刚看了我的,我也要看回来。”

木子默刚脱了睡衣,就听到男人的敲门声,然后男人走了进来,她下意识的抓起睡衣挡在身前,听到男人的话,不由得起了一声鸡皮疙瘩:“能不能好好说话,谁叫宝?”

男人好笑的看着她,伸手去夺她挡在身前的睡衣:“昨晚喊了一夜,你不知道我喊谁?”

木子默这才想起,昨晚他情到深处时,低沉暗哑的嗓音一遍遍的在她耳边念着“宝,我爱你”,她那个时候大脑是不做主的,只是觉得当时他动情的情话,一起融入到他的撞击中,将她带入到云端。

她脸不由得一红,手上不由得用了些力。顾萧没想到她会这么用力的抓住睡衣,再使了些力气,睡衣直接被撕裂。

木子默“啊”了一声,看着已经残破不堪的睡衣,有些羞恼。

顾萧自己夺过她手里的那部分睡衣,顺手直接丢到旁边的垃圾桶里。木子默顺着他的动作一瞥,看到垃圾桶里那团黑色的布料,昨晚浴室里香艳的画面又在脑中闪过,完全没有注意到男人已经得手。

男人抱着她,在她身上啃咬了一番,才放开她,帮她穿上衣服。若不是顾虑到她身体上的不适,此刻肯定是要大干一场的。

他垂眸看了看她不盈一握的纤腰,这细腰细胳膊细腿的,要好好养养了,要不然他稍微失控一些,她就经受不住,最后受苦的还是自己。

两个人下楼,张婶和张叔带着sunny去公园里玩儿了,木子默进了厨房,今天早上的早餐好像是面条,所以都是现下现吃的,这会张婶不在,木子默便自己下手了。她从冰箱里拿出了一块瘦肉,再拿了些蔬菜,开始着手早餐。

顾萧坐在沙发上看了一会报纸,发现木子默还没有从厨房出来,他突然想到前段时间,陆小溪住在木子默那边的时候,朋友圈晒的早餐的照片,他忽然有些安耐不住,像厨房走去。

厨房里,木子默系了个围裙,向锅里丢了一把面条。他走过去,从身后拥住她,唇落在她颈间。

木子默也回头在他脸上啄了一下:“这里油烟大,你先出去,马上就可以吃了。”

男人没有动,木子默将火调小了些,转过身,将他推出厨房:“不许进来,影响我发挥厨艺。”

顾萧低头笑了笑,在她发上吻了吻:“快些,我有些等不及了。”

“嗯,马上就好,乖乖去桌上等着。”

顾萧坐在桌前没有两分钟,木子默就端了碗面条到他跟前,又进去端了一碗出来,坐下,拖着腮道:“快,尝尝看怎么样?”

顾萧低眸看了看面前形色俱佳的面条,有些食欲大动,低头喝了口汤,味道鲜美,口齿留香,唇角的幸福再也掩饰不住:“宝贝,谢谢你让我如此幸福。”

木子默突然有些心酸,顾萧因为从小跟顾老爷子在部队里生活了很长时间,所以对食物什么的,从来不挑,她至今没有见过顾萧不吃的东西。这本来是好事,但是却让木子默有些心疼,他那么小就没有了父母,自然比不得那些在父母的关怀下长大的孩子,多少会有些孩子心性,总有一些喜怒哀乐,而顾萧,从小就习惯隐藏自己内心的真实想法,只会在她这里才会露出一些真实情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