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八十八章
作者:酱吵吵  |  字数:750873   |  更新时间:2020-11-26

到了客房,敲了敲门没有人回应,见门虚掩着,就直接推开了进去。房间里没有人,行李箱打开摊在地上,里面的衣服还没有收拾,今天的购物袋随意的丢在角落里,床上放着一个手提电脑,电脑正是打开着的。

木子默去浴室看了一下,见人不在,准备离开,转身的时候,瞥见刘莎莎放在床上的手提电脑上的画面,心里涌出一丝怒意。

她走近了看,是刘莎莎的私人相册,正打开的是一张顾萧的照片,顾萧站在一列计生用品的货架下,正在挑选商品。木子默仔细看了看,照片上没有时间,但是这张照片保存在这个电脑上的时间显示的是顾萧去G城出差的那段时间。

虽然木子默很想去翻她的相册,但是出于对别人的尊重,在确定了这张照片只是别人偷拍的之后,便出了客房。

顾萧回到别墅,就接到高峰的电话,有个紧急的邮件需要他处理,虽然他原本打算直接回房间的,但是今天笔记本没有带回来,只能用书房的电脑。

他正在处理工作,响起了敲门声,他以为是木子默,头也未抬只说了声“进来”。

门口处刘莎莎穿了身黑色的真丝吊带睡裙,有些害羞的喊了声“顾叔叔”。

顾萧抬头,看到女孩的打扮,微蹙眉心,沉声道:“什么事?”

刘莎莎怯怯道:“我可以拿几本书看吗?”

顾萧“嗯”了一声,便没再理她。

刘莎莎在书架前磨蹭了良久,挑挑选选,后来甚至端了个椅子,站上去看高处的书。眼角瞥到顾萧起身,急着从椅子上下来,一下没踩稳,直接跌到了男人的怀里。

顾萧想第一时间推开她,但是又怕她真的摔到了,只将她稍稍推离自己的身体,虚扶住她:“怎么样?没事吧!”

刘莎莎痛苦的拧眉,摸了摸脚踝:“好像扭到了。”她抬眸看向他,有些委屈道:“顾叔叔,你可以送我回房间吗?”

顾萧淡淡的“嗯”了一声,便扶着她往外走,走到门口,打开虚掩着的房门,便看到木子默靠在门边,抱胸看着他们。

木子默原本是想来和顾萧道一声晚安的,结果就不小心,借着门缝,看到了刚刚精彩的一幕,她嘴角微微勾起,冷哼了一声,转身就走。

顾萧感觉右眼皮跳了一下,看了眼身旁的小女孩,黑眸微深,也没有直接去追木子默,而是转身送刘莎莎回房间。

刘莎莎回到房间,有些不太好意思看顾萧,低着头,像个做错事的孩子:“顾叔叔,木阿姨是生我的气了吗?”

“没有,她只是生我的气,跟你没有关系。”

“可是,她好像误会我们了。”

顾萧目光一沉,低声呵斥道:“瞎说什么,你这么小,有什么好让人误会的。”

刘莎莎有些不死心:“可是,木阿姨像我这么大的时候,已经在和你谈恋爱了。”

顾萧紧紧的盯着她,周身散发出的冷意,让人有些胆战心惊,他看着她的眼神有些阴鸷,看得刘莎莎整个人有些微微发抖。

良久,他才沉声道:“不管你有什么样的想法,都给我收好了,不要触碰我的底线,我可以保你一世无忧。否则,你知道有什么后果的。”他顿了顿,“在我这里,谁都不会有例外,你也一样。”除了木子默。

刘莎莎被男人的气场震撼到,直接跌坐在床上。他因为以前的事故,一直对她有求必应,她一直认为自己是个不同的存在,可是现在,她突然有些害怕,怕这个男人以后会不理她。

她装出一副可怜巴巴的样子,声音有些颤抖:“我知道了,顾叔叔,我会记住的。”

顾萧回到主卧,房间的门果然被锁了起来,他敲了敲门:“宝贝,开门!”

木子默回到房间,发现男人没有追过来,本来并不是很生气的心情,突然一下子崩不住怒意,她就不相信,那个小姑娘的那点伎俩,他没发现。在房间里转了好几圈,才听到男人的敲门声,立即拿了睡衣,进了浴室,将男人晾在门外。

顾萧在门口敲了几次,发现里面没有什么声音,猜想她可能在洗澡,便转身离开了。

木子默原本想好好的泡个澡,舒缓一下最近的疲累,结果被这么一折腾,已经没有什么心情了,洗了澡出来,门口的声音已经消失了。她冷哼了两声,真是没有诚意,不知道当初怎么就心软,让他得逞了,现在想想,被他得到的太容易了,所以定然不会珍惜,男人都是这样,得不到的才是最好的,得到的就晾一边了。

木子默越想越生气,现在看着这个房间的摆设,倒有些碍眼了,干脆直接关了灯,眼不见为净。

木子默半夜是被咬醒,若不是对于男人的气息太过熟悉,险些拿起床头柜上的相框给砸下去了。

她将男人往外推了一些:“你怎么进来的?”她记得她把所有钥匙都收起来了。

男人埋首在她胸前:“爬窗。”

木子默愕然,还带这样的,她怎么也想不到这样高高在上的一个男人,会半夜爬窗进一个女人的房间。

顾萧在她胸上咬了一口,木子默痛呼出声,借着窗外透进来的路灯光线,瞪着眼睛看着他。

男人像是一头蛰伏在夜色中的野兽,唇角勾着一抹似有似无的笑意:“做好准备了吗?”

木子默有一瞬间的茫然,待反应过来,男人已经开始攻城掠地了。

于是这一夜,木子默都未能成眠。天亮的时候,顾萧才放开她,满足的描摹着她的眉眼:“我发现这样也挺好的,以后多把我关在门外,这样我就可以不遗余力的惩罚你。”

木子默还未停止抽噎,想抬手打他,发现自己连手指都动不了,嗓子已经哭哑了,干干的有些疼,也不想说话,干脆闭上眼不理他。

顾萧看着被折磨惨了的女人,又开始有些心疼,叹了口气,紧紧将她搂入怀中:“我知道这段时间把你折磨的很累,但是我也控制不住,你不在身边的时候,从来没有想过这种事,你在身边,就时时刻刻想的都是这件事,不是已经把你按在床上,就是在想着怎么把你按在床上,永远都觉得不够,最近工作都没有什么心情,只要你不在身边,就觉得缺了什么,每天不吃个几遍,浑身不自在,就想这样抱着你,到天荒地老。”